《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499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简兰芬道:“我当时无处可去,想到一切都是因为娘娘殿而起,便回到娘娘殿里来。我恨这送子娘娘,既然送我一个儿子,为什么又给收了去?我回娘娘殿里以后,把这里原来的庙祝给赶走了,自己做了庙祝。我还改了娘娘殿的规矩,必须是男人来才能求子,还愿的也须得是男人。”
  我道:“就是为了出一口对你丈夫的怨气,对吧?”
  简兰芬道:“是的,就是因为我师兄说的那句话,所以我必须要让男人来。”
  陈根楼苦笑了一声,道:“我来到娘娘殿以后,找到了兰芬,但是兰芬怎么都不肯原谅我,也不愿意跟我回去,我道歉也无用,劝的很了,她还要自杀,我不敢勉强,只能下山去了。”
  简兰芬道:“师兄下山以后没有多久,王麒、高全、刘双、金科、卢巧、苗珍六人便都上山来了。他们六人是我们夫妻的弟子,其实平时传授他们本事的都是师兄,我太懒散,根本没有教过他们什么,跟他们关系也不怎么亲近。他们上山找到我的时候,我一开始还以为是我师兄让他们来的,他们说是他们的师父心有怨恨,无处发泄,迁怒于他们,把他们都给逐出了师门,无处可去,只能来投奔我。我听说以后,也信以为真,再加上当时我要办事,正缺人手,所以就留下了他们。”

  日期:2016-11-23 21:57:00
  王麒道:“其实是师父故意让我们这么说的,因为师父料到如果让我们上山来保护、照顾师娘的话,师娘不愿意承师父的情,必定是不会接纳我们的,所以才假说是逐出了师门。而且,师父当时在撂儿洼租了一间房屋,就长住了,仍旧是暗中守护师娘。”
  简兰芬握住陈根楼的手,道:“师兄,你苦心安排,我一概不知,还无时无刻不怨恨你,我真是太可恶了。”
  陈根楼道:“咱们夫妻之间,不须说这些。”
  我问简兰芬道:“你要找人做事,便是做那些偷盗孩子的事情?”

  “是的。”简兰芬道:“我当初来娘娘殿求子,结果生了儿子,忘了来还愿,后来儿子死了,我就觉得是因为我没有还愿,所以送子娘娘故意惩罚我。后来,我在这里当了一年多的庙祝,也见有些人来这里求子,怀了孕,生了子,却不来还愿,但他们仍旧是好好的,儿女也不见夭折,我便觉得不公。”
  我道:“所以你就替送子娘娘行‘道’?”
  “嗯。”简兰芬道:“我让来求子的人都登记好姓名和籍贯住址,若是他们来求了儿女,到后来生了儿女不来还愿,那我便派王麒、高全、金科他们去偷了孩子来。不然,我的心中如何能平衡?凭什么我不来还愿,儿子就要死,他们不来还愿,儿子就没事?”
  日期:2016-11-23 21:59:00
  我忍不住愠怒,道:“你怎么知道你儿子的死是你没还愿,送子娘娘责怪的?你又凭什么迁怒于旁人?就为了你自己出一口气,得害多少人家?!”
  简兰芬垂下了脑袋,说:“我现在已经知道错了,不是我不还愿才害了儿子,是我作恶太多,才害了儿子。”
  我道:“那些被你们偷来的孩子,都被你们怎么处置?”
  简兰芬道:“偷来的孩子,我看了以后,就让卢巧和苗珍在撂儿洼里找个地方先养着,一个月后,再还回去。”
  “好叫师娘知道,其实并没有放一个月。”卢巧笑道:“偷来的孩子,当天就被我们给送回去了。”
  简兰芬吃了一惊:“怎么?你们不是说在撂儿洼养着的吗?”
  陈根楼道:“你不用怪他们,是我吩咐他们这么做的。咱们儿子没了之后,我知道那有多伤心,别家的父母也一定是一样的,孩子被偷走一个月不见踪影,说不定会闹出人命来。”
  我听了陈根楼这话,才稍稍平息怒气。

  老二道:“陈根楼啊,你倒是个好人,你媳妇干坏事,你背后擦屁股,累不累啊?”
  陈根楼道:“换得今天夫妻重聚,做多少事情,都不觉得累了。”
  老二道:“我也是服气了。”
  日期:2016-11-23 22:03:00
  陈根楼道:“陈少族长,我们夫妻把一切都交待了,原原本本,绝无隐瞒。还请少族长看在我妻子凄苦,也没酿成什么大错的份上,不再追究了吧?我前些日子见到曹步廊,他对我说起过少族长的大名,说您宅心仁厚,对人极好,纵然是坏人恶人,只要诚心悔过,您也会不计前嫌。这一次,陈少族长帮我们夫妻重聚,莫大恩德,我们夫妻绝不敢相忘,回去之后,肯定不会再做任何对不起他人的事情了。”

  我稍稍诧异道:“你认识曹步廊?”
  陈根楼点点头,道:“曹步廊是木工大师,这娘娘殿修缮的时候,他来出过力气,从撂儿洼经过的时候,我们彼此见了。我的傀儡多有木偶,因此跟他也算是半个同行,有很多话可以聊。他还带着个徒弟,叫郑国彬,也是个木工能手。”
  原来这娘娘殿修缮的时候,有曹步廊师徒出过力,怪不得我瞧着这殿堂的手艺如此精湛。
  我沉吟了片刻,道:“你妻子太任性使气,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实在是不可理喻。如果我就这么放你们走了,你们回去以后,再生什么气了,你妻子又迁怒于旁人了,接着出来祸害人,那怎么办?”
  简兰芬道:“陈少族长,我修炼这许多年,一口真气的罩门全在天枢穴上。”
  我道:“那便怎么了?”
  日期:2016-11-23 22:04:00
  简兰芬也不说话,突然伸出手来,我瞧见她指缝中毫芒闪动,知道她捏的有针,正不知道她要干什么,却见她在自己的小腹上猛然一刺,陈根楼急伸手来阻,却已是来不及了。
  简兰芬惨呼一声,脸色瞬间煞白,额头上的汗水已经涔涔而下,上半身匍匐在地上,几乎已不能动弹。
  王麒、高全、金科、刘双、卢巧、苗珍也都失声惊呼。
  那“善财童子”问道:“师娘是怎么了呀?”
  老二问我道:“她,这是自废道行了?”
  我点了点头,又叹息了一声,道:“数十年的功夫,毁于一旦,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简兰芬嘶声说道:“我这身本事,留着也没有用,简家的传承,以后都在我师兄一人身上。我在家会老老实实的相夫教子,当然,老天慈悲的话,能再让我为师兄生下一个儿子……”
  陈根楼扶着简兰芬起来,柔声说道:“你这样悔改,老天必定能看得到,以后我们肯定还会再有一个儿子,我连名字都想好了,将来生下儿子,就叫木朗。姓简也罢,姓陈也好,都听你的意思。”

  “木朗……”简兰芬道:“好名字,自然是要姓陈,陈木朗才好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