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397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涂小明和包飞扬来说,虽然不怕什么丨警丨察,但是毕竟身份特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不惊动丨警丨察,还是不惊动丨警丨察为好!RS
  因为是周日,华夏流行的休息日,包飞扬一行人也没去上班,涂小明让杨文浩订了两张返回粤海的机票,几个人又跑到一家歌厅吼了一下午。
  本来打算留在西京多住几日的唐恬儿因为上午的一闹腾,也没理由在住下去,就和孟爽直接回了粤海。八点多钟,一行人吃了点饭,包飞扬和涂小明开车把两人送到机场,孟爽就回去处理污水处理厂的建设事情去了。
  八一造纸厂这边,申奇钟在一直在琢磨如何在西京市拿到建设污水处理厂用地的事。
  粤海方夏陶瓷化工集团的孟总这次回去,是要召集污水处理厂的建设人员,临行前还给自己打了电话,说是十天半月就会带着大批人马再来西京,那时候,八一造纸厂的改制方案就会出来了,新投建的污水处理厂也得加快建设步伐。到那时候,就是万事俱备,只欠建场用地这个东风了。时间如此紧迫,要是自己这边掉了链子,就显得有点太没诚意了。到时候如果方夏陶瓷化工集团孟总那边有了什么想法,那就不利于双方合作的推进啊!

  不过呢,军区用地,要有个合理的名目,才好和政府做好沟通,按照正常手续,首先先是部队拟定征用土地方案,由市人民政府按照《土地管理法》规定的批准权限,经土地行政主管部门审查后,报人民政府批准。其中征用农用地,农用地转用和征用批准权属于省级人民政府的。省级人民政府同时批准农用地转用和征用土地;农用地转用批准权属于省级人民政府,而征用土地审批权属于国务院的,先办理农用地转用审批,后报国务院批准征用土地。

  如果申奇钟老老实实地按照这个正常的程序去办理,这些中间环节之繁多,手续之繁琐,需要的过程必定是相当惊人的。再者说来,本来省军区八一造纸厂的效益就不好,现在突然间要建一个污水处理厂,省政府那边实权部门的大爷们也不不一定会顺顺利利的批下这块地  。
  最后。申奇钟决定采取争取上级支持的方式来运作这件事情。
  简单的说。就是让楼天涯出面以省军区后勤部的名义向省环保厅打一份报告,报告的内容就是说八一造纸厂准备建一个工业污水处理厂,并邀请省厅领导前来指导。
  只要这份报告打上去,到时候由楼天涯出面到省环保厅邀请到乐功成乐厅长来八一造纸厂视察。乐功成和楼天涯既是老战友。又刚刚化解掉心结。本身又想尽早解决好八一造纸厂的污染问题。楼天涯既然要邀请,必定会欣然应承下来。
  省厅厅长要到市里视察,那市环保局肯定要有人相陪。市里面对于柳浪河的治理呼声也是很高。很可能会派人专门负责此事,到时候,按照对等的原则,省厅厅长既然下来,即使市长秦世章没有时间,主管环保的副市长一定会亲自参加的。
  只要乐厅长到了八一造纸厂表扬几句,说之前八一造纸厂的造纸企业偷排的问题曾闹上了新闻,现在建一座对污水进行统一处理的工业污水处理厂是很必要的,并表态省里会进行政策支持,还要求市里要尽快上马这个工程。

  不管乐厅长说的支持是不是真的,但是只要乐厅长这么一表态,那市里和军区后勤部自然都要跟着表态。毕竟他们对环境保护都有责任,八一造纸厂的环保工作上去了,对他们也没有坏处。这样一来,如果市政府不给八一造纸厂建设污水处理厂批地皮的话,那么以后八一造纸厂污染的问题,就要由西京市政府承担了。
  再退一万步,即使西京市不怕背着这个黑锅,硬是不肯批地皮,那申奇钟就再去找楼天涯,或者去找包飞扬。反正要先想办法把地拿到。只有拿到了地,然后对工程进行了设计规划,并预估出大概要花多少钱后,才好去找军区和环保部门要钱嘛。
  虽然这样“逼”楼天涯,会让自己以后的工作增加压力。但反正以前楼天涯让自己刁难乐功成也是事实,现在他们已经和好,再逼楼天涯用一次脸面又能如何?
  而且以包飞扬如今在环保厅里的形势,他如果要想干成工作,建场用地这件事,关系到他们家族利益,想他不会做个甩手掌柜。
  现在申奇钟是没有和包飞扬亲近的资本,但只要能配合包飞扬干成这件大事,他在包飞扬面前也算是有了点说话的底气,如果包飞扬在郭伟全面前美言几句,自己的职务就很可能再进一步,然后他可以坚定不移做包系中的一员。

  而现在,申奇钟所要做的便是抓紧一切时间搞定污水处理厂建设用地。这是基础,因为他要想进步,想拥有进一步和包飞扬接近的资本,就必须要拿出点诚意来。
  而且申奇钟也知道,只要他所用的方式不出格,并且站在有利于方夏陶瓷化工集团的一边,就是西京市就没办法干涉他。因为只要赵成斌干涉,申奇钟就毫不客气地像包飞扬挑明。
  也就是因为这点,所以申奇钟坚信只要乐厅长来了,并且鼓励八一造纸厂建一个工业污水处理厂,那么西京市就只能给八一造纸厂一块地。因为申奇钟知道自己这是站在了包飞扬的一边,就是楼天涯,也不想驳乐功成的面子。
  这和当时包飞扬当时动用公丨安丨局抓了八一造纸厂的供货商逼八一造纸厂停产的情形是一样的。谁动作快,谁就能得到主动。那个时候,自己不也是像只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吗?
  申奇钟既然计划好了,那就要实施  。于是,他让厂里赶紧联系西京市环保局,联合写一份关于八一造纸厂要兴建工业污水处理厂的报告,然后以市环保局的名义报给省环保厅。

  报告第二天就出来了。交军区后勤部审阅过后,申奇钟想给包飞扬打个电话。
  这个电话应该要等到报告递到环保厅后再打,或者申奇钟亲自把报告送过去一趟也行。不过,无论采取哪种方式,都必须要见包飞扬一面。于是他叫上车来到了环保厅。
  包飞扬来环保厅一个月,相继解决了两件常人认为不可能解决的事。一个是天元楼大酒店的排污超标,一个就是眼下的八一造纸厂,两家单位都是钉子户,可是包飞扬出马,却是一帆风顺。特别是八一造纸厂这件事,包飞扬不但让八一造纸厂乖乖地缴纳了排污费,还搂草打兔子,捎带着为西京市招商引资工作出了点小力。
  有了这两件事,监察总队那些人看包飞扬的眼神都有点怪,可能就是平时大家所讲的羡慕嫉妒恨吧。
  这就是业务单位和政府部门的区别了。在业务单位,人脉关系是一方面,而业务能力也是一方面。如果你只会搞政治,但一点业务都不懂,那在业务单位也混不开。因为人家说的专业姓的东西你都不懂,那你怎么管事?
  包飞扬见到申奇钟后,也是很客气的笑道:“申厂长,有事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