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307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庄峰脸上虽然没有冀良青这样愤怒的表情,但同样的,他也感到华子建有点自不量力,就你一个排名第四的人,也敢在常委会大放厥词,真的很有点自以为是了吧。

  不过没等他们说话,华子建又说了:“今天是常委会,在这里每个人都是平等的,对不对。”
  没有人在这个时候来接他的话,当然,华子建也不需要别人来回答,他停顿了一下,慢慢的眼中就积蓄起了一股寒意,这是一种让人望而生畏的目光,如利剑,如冰雪,咄咄逼人而又充满的坚定。
  所有人都让华子建这样的气势压住了,华子建猛然的散发出来的强大的震慑力,使每一个人都感到了压抑。
  在这样的气氛中,华子建继续冷冷的说:“基于以上的原因,所以我才敢于说出刚才的话,我是希望,大家以大局为主,现在新屏市的很多工作都将近瘫痪,在这样下去不要说别人,我自己就会到省委去请求调动,离开这里,把这个新屏市留给你们做战场吧。”
  华子建说完,看看冀良青,看看庄峰,想从他们的眼中看到一丝的惊慌来,不过庄峰脸上有那么一点慌乱,冀良青却是深如潭水般的平静,华子建一点都看不出他此刻到底是一种什么心态来。
  但这都是表象,真正的冀良青心中还是有巨大的惊讶的,华子建的话说的太直白,也太露骨了,像自己和庄峰这样高层之间的斗争往往是袖里乾坤,暗箭伤人的,就算你看懂了,看清了,但谁也不会说破,这就是常言说的看破不说破的老话。
  可是华子建再一次突出奇兵,他不按常理出牌,他几乎把自己和庄峰同时得罪了,也就是说,他把新屏市的人几乎都得罪了,他为什么这样?他到底倚仗的是什么?什么才能让他如此无所顾忌呢?
  连续不断的自问让冀良青生出了很多疑惑来,这些疑惑又加倍的发酵,膨胀,让他对华子建的思路也全然摸不清,看不懂了。
  自己和庄峰斗,你华子建应该最高兴啊,为什么你还要出面制止,难道坐山观虎斗,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种事情华子建不会?

  扯蛋!他不会,他华子建要是不懂这些,世界上就没有权谋之术了。
  既然他懂,可是他为什么还要这样做??
  冀良青越想越有些紧张了,而庄峰也好不到哪去,华子建的话更让他惊讶,他几乎和冀良青一样的在设想着很多为什么,唯一不同的是,他没有听到省委王书记对冀良青说过的那些关于帮助,支持华子建的话。
  华子建也没有在说什么了,他点上了一支香烟,也没有去看周围那些让他唬的神情紧张的常委,可以这样说吧,这些常委几乎都是老常委了,他们参加过的常委会比起华子建在新屏市要多的多,但他们从来都没有见过,甚至都没有想过,一个普通的常委敢于对市委,政府的两位一号人物说出如此充满威胁的话。
  更没有人想象过,一个副市长,敢于来制止正在针锋相对,互相攻击的两个老大,这确实让人感到匪夷所思,闻所未闻。

  华子建就敢了,而且还这样做了,这不佩服都有点说不过去。
  他们一会看看华子建,一会看看脸色变换不断的庄峰,在瞅一瞅阴冷着脸,稳如泰山的冀良青,谁都不敢说话,谁都不敢大口喘气了。
  这样过了许久,许久,突然之间,冀良青爆发出了一阵笑声了:“哈哈哈,这华子建同志啊,你真该去做个商人,好好好,都依你吧,这样可以了吧,对了庄市长,你怎么看?”
  庄峰让冀良青的大笑震懵了,呆呆的愣了一下,他已经明白了冀良青的意思,他知道冀良青的问话就是一种让两人暂时偃旗息鼓的信号,他有点不大情愿,但又无可奈何的说:“行吧,我同意华子建同志的提议。”

  其他人也都附和几句,他们带着从来没有过的感受和眼光,都使劲的看了一眼华子建,这小子牛!真的很牛!
  确实华子建很牛,就在会议开完的第二天,庄峰就开始陆陆续续的给市委这面划拨资金了,而冀良青也停止了对政府这面的打压,新屏市在一阵喧嚣争斗中,逐渐的趋于平静了。
  那个张检察长也被停职了,公车私用依然在进行,不过这里面再也没有了公丨安丨和检察院的人,华子建使用的方式也很简单,发现娱乐场所的公车,只是登记一下车牌,照张相,第二天通知这个车辆的主管领导,到整顿办公室来,个人缴纳三千元罚款,不得报销,并在政府和市委的院内每天张贴上罚款单位和主管领导人的姓名。
  至于车是不是这个领导开的,那无关要紧,这个领导你回去自己骂人去,反正钱是你领导个人出,榜单上的名字也是你领导。

  也有个别很不服气的单位领导,在整顿组张牙舞爪的,看着那些组员比自己级别低,就扯皮,耍赖,指桑骂槐的,不想交钱。不过在组员们准备请示华子建的看是不是算了,不罚他的钱的时候,不管这个人平常多牛,都会一下偃旗息鼓,赶快的把罚款交上来了。
  因为他们知道,这个华子建比他们还牛。
  这一下就为整顿组挣了很大一笔钱回来,除了给每天出去登记,照相的同志发几十元的补足之外,其他的钱华子建让平分给了政府和市委的后勤,让他们给伙食上补足了。
  没想到,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整顿组的人就彻底的闲了下来,在各大娱乐场所,再也见到了小排号的车辆了,这让整顿组的人很郁闷,他们甚至提议,是不是给各单位邀请一下,让他们出来活动?
  当然,这是个笑话,既然无车可罚,这个整顿组存在的意义也就不大了,再过几天,他们都疙瘩疙瘩散散,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
  其实华子建也知道,这根本起不到多少作用,完全是一个治标不治本的整顿,要不了多久,一定还会恢复到过去的样子,但谁能有办法呢?
  华子建在新屏市这难得的平静中,更忙了,四月的天气让人暖暖欲睡,可是华子建没有时间去睡觉,最近他对几个厂矿加大了整顿的力度,特别是新屏市的酒厂,华子建已经把它纳入了第一批改制的名单中。
  这个酒厂按现在的情况,只能是勉强应付员工的工资,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它对新屏市的财政毫无帮助,不过作为本土的地方企业,能有这样的状况已经很不错了,所以过去一直没有人对他动过手术,认为只要能养活职工,职工不闹事,那就先混着。
  华子建为什么要对这个酒厂动手,他有他的原因,这个酒厂生产的高度白酒,而且厂子是几十年前的老厂,员工人数很多,设备也很老旧,唯一的一点优势就是它在新屏市占有一定的市场份额,特别是在农村,由于新屏大曲价格低廉,在很多婚丧嫁娶中就成了农村消费的主流,但仅此而已。

  这个厂长很保守的认为这就不错了,他试着短暂的搞了几次高中档酒的生产,也因为知名度不够,销售不畅,就匆匆忙忙的放弃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