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616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气氛有点沉闷了,过了两秒钟,木槿花又看了张文定一眼,才淡淡地说道:“市里的调整,要看省里的意思……做好你该做的事。”
  听到这个话,张文定松了口气,木书记刚才没有生气,或者说生气了气又消了。以木槿花的身份,跟他说出这个话,那就表示没把他当外人。
  他觉得木槿花刚才的话里,似乎还是有点让他去省城走一趟的意思,要不然的话,完全可以说“市里的调整,省里会通盘考虑”,而不是说出“看省里的意思”这样的话了。
  对于木槿花心里真实的想法,张文定还是不敢肯定。

  毕竟,现在这个时机太微妙了,以他那点政治智慧,要能够短时间之内猜得透木槿花心里的真实想法,那才是怪事了。不过,不管能不能猜透,张文定都要把自己的想法表达出来。
  他点点头道:“书记的指示很及时,我一定会认真做事……这次去省里,还有些工作没有做到位,我准备再去一趟。”
  木槿花只是市委副书记,平时跟最心腹的下属在一起,下属要么叫她领导,要么叫她老板,但却没有直接叫书记的,她也不可能允许别人那么叫,太犯忌讳了。
  张文定当然也知道这个忌讳,但现在陈继恩明显是不会回来了,而木槿花似乎又要让他去省里走动走动,那他麻着胆子借“书记”这个称呼来试探一下木槿花的心思,应该不会让木槿花怎么生气的。
  张文定赌对了,木槿花仿佛没有注意到他把对她的称呼从“领导”变成了“书记”,只是盯着张文定看了两秒,然后微不可觉地点点头,淡淡然道:“去忙吧。”
  张文定站起身告辞,刚走到门口,木槿花又说了句:“小鲁要去安青了,你跟她也是老同事,看着点。”

  “嗯。”张文定转过身,对木槿花郑重地点了点头,道,“我知道的。”
  木槿花摆摆手,张文定这才离开。
  紫霞山的游道上,张文定和武玲二人手拉着手轻轻迈步,山风拂过,秀发飘扬。张文定时不时看一眼武玲,只觉得她现在这样子,很有点飘飘欲仙的味道。
  从木槿花办公室出来,张文定并没有急着去白漳,而是奔上了紫霞山。
  他已经想通了,不管木槿花是什么意思,他跑到省里去,也只能用一个办法,那就是面见武贤齐,跟武贤齐讲自己在随江受了木槿花的颇多照顾,至于武贤齐会怎么想、怎么做,那就不是他能够左右得了的了。

  或许,木槿花只是怕武贤齐反对她出任随江市委书记呢?
  毕竟,木槿花是文家的媳妇,而文家跟武家之间,关系那是相当的不亲近啊。谁知道武贤齐会不会力阻木槿花这个文家的媳妇在随江当老大呢?
  说不定木槿花的的打算是不求武贤齐的支持,只求武贤齐别从中作梗。这是张文定最后得出的结论。
  张文定知道,这个事情如果牵涉到两个家族之间的利益,他在武贤齐面前根本就说不上话,必须要拉着武玲一起去。他不想为自己的事情求武贤齐什么,但为了木书记,他就算再不愿意,也得去,因为木书记对他恩重如山。

  不过,张文定和武玲说了这个事情之后,武玲是好一会儿都没发表意见。从房间里走出来,走到这里,足足走了十几分钟,这一路上,他们也沉默了十几分钟。
  突然,武玲停下脚步,看着张文定问:“你真要帮她?”
  张文定点点头,认真地回答道:“不是我帮她,我也帮不了她,只是觉得,应该做点什么。如果没有木书记,我在随江不可能有现在这个样子。”
  武玲很想说有四哥在石盘省,就算木槿花不照顾你,还会有别的领导照顾你。
  不过,看到张文定脸上坚定的表情,她没有说出那个话,继续往前走,边走边感叹道:“木槿花也是好胆色,在随江居然敢那么维护你,而你也没让她失望,关键时刻肯为她赴汤蹈火。”
  张文定笑了起来:“士为知己者死。再说了,我这个跟赴汤蹈火可差得远了。”
  武玲脸上露了丝奇怪的笑,不冷不热地说:“士为知己者死?哼!”
  张文定知道自己帮木槿花说话,武玲可能也有些不舒服,所以听到她这个话,他也不去想她要表达个什么意思,更不接话,只是握着她的手更用了些力。
  武玲便叹息了一声,收起心里那丝不愉悦的感觉,摇摇头缓缓说道:“你如果现在跑到我四哥面前去说木槿花的好话,那就是赴汤蹈火。别说你和我还没结婚,就算是结婚了,你敢跟四哥那么说,四哥肯定会发火。说不定,他还会反对我们结婚。”
  张文定还真没想到这一层,不过武玲这么一说,其中的原因也不用再详细解释,他就听懂了,也总算明白了木槿花在办公室的时候为什么会对他是那个不冷不热的态度了。
  那不是木书记觉得他不肯帮忙,而是木书记怕他为难,索性不作明确指示,也没给什么好脸色,那样子的话,不管他是真没听懂,还是听懂了之后觉得难度大不想帮忙而装作没听懂,都可以推得理直气壮一点——领导的意愿其实不是那么强烈嘛。
  张文定认为木书记的冷淡,是为他考虑,所以他就觉得更应该帮木书记了。
  只是,武玲说的情况他也不得不重视。

  本来武玲的四个哥哥,就只有武贤齐一个人没有反对他们的婚事,如果搞得武贤齐也反对,那问题就严重了。在武家老爷子不支持不反对的情况下,就算武玲不顾哥哥们的反对,和他结婚了,那他也会心里有愧。
  他从来就不认为爱情会高于亲情,如果为了爱情而不要亲情了,那爱情又有什么意义?
  他深吸一口气,道:“其实我只要尽力就行了,就跟你四哥说一说,你四哥……完全不用在意我的意见。”
  “只要你一说,四哥就会发火。”武玲摇摇头,苦笑了一下,道,“行了,这事儿你别操心了,我去跟四哥说。”
  “你怎么说?”张文定苦笑了一声,道:“这个事情是我的事,你去说,他肯定觉得我没担当。这点胆子都没有,还怎么娶你?”
  “这个跟胆子大小没关系。”武玲摇摇头道,“这个事情,还是要讲策略,讲究个方式方法。怎么,不相信我吗?”

  话说到这个份上,张文定也只能点点头道:“行,那,那就麻烦你了。”
  “跟我说什么麻烦?”武玲看着他,嘟起了嘴巴。
  张文定就轻轻抱住她,脸在她头发上轻轻摩挲着,不再说话。山风吹得更猛了一些,路上有游客往来,却也没有对他们过多注目。
  下午,张文定和武玲去了白漳,然后张文定在酒店住下,武玲一个人前往省委五号院,面见武贤齐。

  其实这个事情,只要武玲一个人去白漳就行了,然而张文定想来想去,还是一同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