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811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到父亲亲自给自己“上火”,楚天齐赶忙伏下*身,把烟卷对准了火苗,点着了。
  接着,楚玉良也点着了香烟。
  顿时,一股高级香烟味道弥漫开来。楚玉良又用劲吸了一口,满足的说:“这家伙倒是比旱烟好抽的多,就是太软了,也不禁抽。”
  “爸,要都像旱烟那么硬,得多少天抽一根呀,那烟厂还不得塌了?”楚天齐笑着说。
  “是,是,市场经济嘛……咳,咳……这家伙也呛人呢。”肯定是边吸烟边说话的原因,父亲楚玉良连着咳了好几声。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同时还伴着妞妞的喊声:“大舅,大舅,你和姥爷在说什么悄悄话,怎么把门都插上了?我要进去,我要进去……”
  爷俩对望一眼,楚天齐马上下了地,奔房门走去,嘴里说着:“别敲了,别敲了。”
  门一开,妞妞就快步闯了进来,双手叉着小腰,气势汹汹的嚷道:“两个大男人嘀嘀咕咕的,像什么话?背人没好话,好话不背人。哼!”她边说,还边跺着双脚。
  “哈哈哈……”楚天齐爷俩都笑了起来。
  今天已经是腊月二十九,因为是小月份,其实就是大年三十了。
  家里该买的也买了,对联也贴了,做饭有母亲和大姐操持,楚天齐就是陪着父亲说说话,还有就是被妞妞缠着,陪她玩。
  下午的时候,接打电话也占用了楚天齐好多时间。打电话的人很多,有村干部,有乡里以前的同事,有县里的同事、下属、朋友,连省委党校的好多同学也打来了电话。大家无非就是拜个早年,还有的也是祝贺楚天齐荣升双料主任。
  楚天齐也打出了好多电话,有给老师、同学的,有给县里领导的,也有给关系单位领导的,还有给省委党校教授的。当然一些帮过自己的,比如市农业局的钟科长,比如县发展计划委的龚科长,比如省委党校培训基地的汪处长,他都打去电话,送上了祝福。

  接听的电话,尽管有的提前没有想到,但大部分都在情理之中,稍微意外些的,就是孟玉玲了。孟玉铃也仅说了几句拜年和祝贺的话,楚天齐却从对方话中感受到了一丝凄凉,但也爱莫能助,只能从心里祝福对方了。
  将近下午五点的时候,楚家的年夜饭就要开始了,晚饭没有在炕上吃,而是用的放在地上的圆桌。
  有的地区是在午夜零点前后吃年夜饭,意即辞旧岁,迎新年。而在玉赤县,人们都把大年三十的晚饭视做年夜饭。
  大盘骨头冒着香气端了上来,各种炒菜摆了满满一桌,每人杯中也已倒上白酒或饮料。大家围坐在一起,就等着一家之主祝词开席了。

  楚玉良一改早饭时不苟言笑的状态,脸上笑咪*咪的,看看这个,又瞅瞅那个,说道:“都准备好了?”
  “姥爷,都等着你说话呢,我都馋坏了。”妞妞抢白道,“你要不赶紧说的话,我就替你说了。”
  “妞妞,别捣乱,听姥爷的。”楚礼娟瞪了妞妞一眼。
  妞妞冲着妈妈做了个鬼脸,吐了吐舌头。
  楚玉良端起手中白酒,看看一家老小,其他人也端起了手中大大小小的杯子。
  正这时,门口响起了摩托车的声音,众人不由得扭头看向院里。就在大家纳闷的时候,一个人影出现在院子里,紧跟着“蹬蹬蹬”声音响起,来人进到了屋子里。

  来人身穿羽绒服,用围巾严严实实包裹着头脸,只露出两只眼睛,眉毛和围巾的边缘有一层白霜。他一手提着大编织袋,另一只手提着一个大包,站在地上呼呼喘着粗气,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餐桌上的一个人。
  此时,楚天齐哥俩站了起来,楚天齐盯着来人问:“你是谁,要干什么。”
  来人把嘴旁的围巾向下拉了拉:“我是栓柱,我是……”
  “栓柱……”楚礼娟早已泪流满面,扑到来人身上,哭了起来,“你怎么才回来……”
  众人面面相觑,妞妞更是迅速躲到大舅怀里,惊恐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你还知道回来啊,怎么不死在外面?”楚礼瑞走前一步,推开姐姐,抓*住了来人衣领,恶吼吼的说:“我姐嫁给你七年,守了五年多活寡,你可把我姐害惨了。”
  来人急忙道:“礼瑞,都是姐夫不好,这不我紧赶慢赶回来了,到家不见你姐娘俩,就又让别人用摩托把我送这儿了,我……”
  “我姐没你这个男人,你干脆死在外面算了。”楚礼瑞眼睛瞪的溜圆。
  “我,都是我不好,我不是人。”来人说着,举起右手,不停的在自己脸上抽打着。
  楚礼瑞并不买帐:“给谁看?少来这……”

  “栓柱,别这样,别这样,我不怪你……”楚礼娟哭着,死拽着来人的右手,不让他再抽下去。
  楚礼瑞气的松开了来人,对着楚礼娟吼着:“姐,你怎么这么不给好人做主,你……”
  “呜呜呜……”楚礼娟抱着来人一个劲儿的哭了起来。
  “行了,吃饭吧。”一直看着的楚玉良说了话,“有话下来再说。”

  “对,对,吃饭,吃饭。”尤春梅抹了把眼泪,出去拿了副碗筷放到桌上。
  楚礼娟马上帮来人把头上围巾扯掉,又帮着他把身上羽绒服脱了下来,这个人大家都认识,正是楚礼娟的丈夫刘栓柱。
  刘栓柱坐到楚礼娟旁边,而妞妞却换到了别的位置,警惕的看着这个挨着妈妈坐的男人。
  刘栓柱举起酒杯说道:“爸,妈,我这些年对礼娟和妞妞照顾不周,多亏了你们接济,我敬二老……”
  “还没轮到你呢。”楚礼瑞不客气的打断刘栓柱,而是对着父亲说,“爸,你接着开席吧。”
  楚玉良站了起来,端着酒杯,扫视了众人一圈,脸上也有了笑模样:“今儿个又过年了,一家人团圆不容易,这要感谢党的好政策,感谢国家的经济快速发展。这第一杯酒,还是祝我们伟大祖国繁荣昌盛。干杯。”
  “干杯。”众人举杯碰在一起,然后一饮而尽。
  看着一旁闷闷不乐的妞妞,楚玉良抚着她的头发,说道:“妞妞,你怎么不提第二杯了?往年不都是你吗?”
  妞妞摇摇头:“没心情。”接着,又说:“让大舅提酒吧,他那么优秀。”

  楚天齐笑笑:“我?妞妞,你要不提第二杯的话,就让姥姥提,怎么样?”
  “也好,尊敬长辈。”妞妞点点头,挤出了一丝笑容。
  尤春梅端着酒杯,站了起来,她两眼噙着泪珠,缓缓的说:“今儿个都到一块儿了,不容易。我就想着大伙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团团圆圆的,就比什么都强。”说完,举起酒杯,仰头喝了下去。同时,她眼中泪珠顺着两鬓滚落下去。
  众人也跟着喝了第二杯。
  餐桌上楚礼瑞虎着脸,妞妞也是低着头,两个女人更是不停的擦拭着眼角,一时气氛有些压抑。
  “叮玲玲”,柜子上的电话响了。妞妞一下子扑到那里,拿起电话听筒,“喂”了一声,接着高兴的说:“舅妈呀……我们全家都好,你也过年好,嘿嘿,我大舅可想你了……我没有瞎说,真的。我大舅想你想的……”妞妞一边说话,一边冲着楚天齐做鬼脸。
  日期:2016-11-24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