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743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蒺藜公主笑了,说陆左、萧克明两人大名,誉满天下,小女子也是如雷贯耳,所以就想见一见两位,以解倾慕之情。
  说罢,她举手说道:“请入座。”
  陆左和杂毛小道并不介意,大方地入座了去,而我也跟在旁边,敬佩末座。
  这时有人过来上茶,蒺藜公主说道:“阿木那笨蛋太小气了,招待贵宾,却用寻常茶叶——这是我天山神池宫最为著名的雪莲冰茶,提神养颜,平心静气,效果十分不错,诸位尝一尝。”
  她笑颜如花,再加上人长得明丽娇艳,倒也让人生不出讨厌的想法来。

  我们端起茶盏,稍微饮了一下,顿时觉得茶香四溢,又有一丝莫名的甜苦之意,在舌尖流连,让人的心神莫名就是一松。
  好茶。
  我虽然品不出什么味来,喝茶如牛饮,但却也知道这茶的珍贵之处。
  茶方喝罢,那菜便陆续上了过来,我打量了一下,瞧见人家这菜式,应该比卫木宴请我们的那一顿档次要高过好几倍。

  这位蒺藜公主,当真舍得下工夫。
  然后还有酒,这酒的包装可比之前那瑶池玉液要厉害许多,竟然直接是一玉质的酒瓶,能够用这样的包装,说明人家的这酒,必然是价值千金的。
  果不其然,她给我们介绍,说是顶级的瑶池玉液原浆。
  啧、啧……
  待服务员离去之后,蒺藜公主亲自给我们斟满了酒,然后举起了酒杯来,说道:“第一次跟两位心中的偶像喝酒,着实有些激动,这一杯,敬在天山之战力挽狂澜的两位。”
  众人饮了,她又斟酒,然后举杯说道:“两位第一次来我神池宫,作为地主,我再敬两位一杯……”

  这个时候,陆左却没有端杯子,而是伸手拦了一下,说道:“公主,且慢。”
  蒺藜公主双眼仿佛能够说话一般,盯了陆左一眼,然后说道:“为何?”
  陆左说无功不受禄,您这般厚爱,让我们兄弟几人着实有些不安,我不习惯拐弯抹角,你用这样的手段将我们请过来,自有用意,还请如实相告,免得我这边筷子不敢提,酒也喝得不痛快,你说是不?
  他说话不卑不亢,尽显大家风范,那蒺藜公主听了,沉默了一会儿,又抬起头来,笑了笑,说小儿女手段,倒是让大家见笑了。
  说罢,她斟酌了一会儿话语,然后说道:“几位可别误会,我只是听说两位莅临我天山神池宫,不知道有什么事情,如果有需要帮忙的,我这边会尽量出手帮助……”
  陆左眯着眼睛,却并不说出真实的目的来,只是笑了笑,说听说神池宫的贸易大会天下闻名,又有许多好货,特地过来见识一二。
  哦?
  蒺藜公主笑了,说箫掌门的符箓之道,天下闻名,世间魁首,若是能够出手,想必会大放异彩。只不过以您的身份地位,摆摊卖货,实在委屈,我父亲名下的天一阁,是神池宫一等一的商家,您若是有些作品,我代表他以市价收购,你看如何?

  杂毛小道哈哈一笑,自谦地说道:“些许名声,都不过是同行之间的相互吹捧而已,符箓之道,在于静气凝神,我这里作品不多,就不露丑了。”
  蒺藜公主伸手一掏,摸出金丝秀囊来,放在桌上,说道:“我这里有一万贝币,且当做定金,如何?”
  哟呵……
  说到阔气,还是这位蒺藜公主出手大方,卫木给了五百,她就直接给出一万,这是要砸死人的架势啊?
  不过越是如此,越让陆左和杂毛小道生出惊疑之心,两人连忙找了一个借口,拒绝了此事。

  那蒺藜公主倒也豁达,我们不愿,她也不逼迫。
  当下便是喝酒聊天,谈些风月,不过大家的酒兴并不高,没一会儿饮宴便结束了,我们起身告辞,望着那满桌子的佳肴,许多都没有动过几筷子,我也没有提出要打包。
  离开了饕餮楼,行于路上,陆左微微一笑,说这个女孩子倒是挺有趣的啊。
  杂毛小道也笑了,说年纪不大,心眼不小。
  我有些疑惑,问到底怎么回事啊?
  这时不远处走来几人,为首的却正是雪峰未来主卫木,陆左笑了,说这事儿我们都说不得准,还得这当事人来说明。
  双方碰面,卫木走到我们跟前,匆忙说道:“我刚才去客栈找你们,他们说有人发请帖,以我母亲的名义让你们去饕餮楼赴宴,到底怎么回事?”
  陆左笑了笑,说不是你母亲,其实是蒺藜公主。

  卫木一脸骇然,说怎么是她?
  陆左说怎么不是她?
  卫木脸色惶惶,仿佛遇到了什么不可估量的事情,我们都为之诧异,问这是为何。
  他犹豫一会儿,还是告诉了我们:“这蒺藜公主,她是我未来的媳妇儿。”
  啊?
  我们都为之一愣,随后杂毛小道大笑了起来,说阿木,那女孩儿看起来可是比你大上一些啊。
  卫木苦笑,说可不是么,不过我外婆却还是坚持让她在我成年之后,与我成亲,而且她跟我母亲还有约定,说在这期间会考察我和她,谁若有才干,谁便是未来的神池宫宫主,而另外一人则专心传承血脉便是了。
  啊?
  我当下就是一愣,忍不住问道:“这蒺藜公主到底什么来头?”
  卫木说她父亲是我外婆夫家的侄子,当初我外婆夫家举起叛变,唯独她父亲旗帜鲜明地站在了我外婆这一边,对于这件事情,我外婆一直记在心上,而蒺藜公主自小便十分乖巧,颇得我外婆欢心,所以方才会有这样的狗屁约定。
  呃……
  我心中疑惑,这卫木所说的外婆夫家,不就是他外公么,但为什么会用这么古怪的一词语,来代替呢?
  不过天山神池宫乃极为神秘之地,这种古怪规矩也不是我们所能理解的;再说了,据说天山神池宫的此任宫主和前任,皆为女人,或许这也是传统。
  这会儿我们终于明白了蒺藜公主出面拉拢我们的原因,原来是为了与卫木竞争。
  她估计是以为我们是卫木的外援了,所以才会如此。
  她若是知道我们过来,是为了见上陶地仙一面,只怕不知道该如何想……

  卫木问我们,说她找你们,可是知道了陆兄和萧兄的身份?
  陆左点头,说对。
  卫木紧张地说道:“可谈了些什么?”
  陆左说她提出由她父亲的天一阁来收购老萧所制的符箓,并且还拿出了一万贝币的定金,不过给我们拒绝了。
  听到这话儿,卫木有点儿不好意思,说各位,我自小不管俗物,零花钱也有限,所以……
  他窘迫起来的样子十分好笑,我们都忍不住笑出声了,陆左说道:“好货不怕没人买,我说过,你给的钱,我会原封不动地还给你,而且我们还会大赚一笔的,这点儿本事我们都有,你不用太多担心——所以钱是收买不了我们的。”
  卫木说我倒是认识几个大商家,你们若是有东西出来,我可以帮你们推荐一下。
  我们都笑,又聊了几句,卫木说道:“既然这事情蒺藜知道了,我母亲估计也会得到消息,而我外婆虽然在百丈冰窟,但想必也不会太晚,这事儿我得提前做一些准备,免得她们到时候知道了情况,而不是我汇报的,会比较被动……”
  日期:2016-06-26 09:3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