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840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贺兰婷说道:“我只是叫你别吃这些饼干,我没说这些饼干下了毒。”
  是,她只是说,王燕在饼干中下毒毒了她们监室的人,而不是说这些饼干也下了毒。
  整死我了,搞得我胃里极为不舒服。
  我说道:“算你厉害。”
  贺兰婷说道:“比起你整我,我只是一点小意思了。”
  我说道:“我整你让你伤,让你痛了吗。”
  贺兰婷说道:“是,我是个女的,你能随随便便亲我吗。你是不是对每个女的都这样?”
  我说:“也不会,那些难看的我就不会这么样。你该庆幸你长得漂亮。”
  她也不生气,说道:“你再这么对我试试。”
  我说道:“不敢了,姐姐。我亲别人去。”
  贺兰婷说:“随便你。”
  我问道:“这王燕,怎么又下毒毒害自己宿舍的人了,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不想活下去了。”
  贺兰婷说道:“和室友关系不好,被室友欺负,给了一个刚来的管教五万块钱,把毒药带进来,在面包上下毒,请监室人吃面包。”
  我说道:“这是要把人弄死的节奏,我靠,这王燕神经病吧。她到哪个监室,都说人家欺负她。看样子,是真活该了。那现在她呢。”
  贺兰婷说:“被抓了。那刚来的管教,跑了。”

  我说:“哦,好吧,这王燕,不是什么好东西的,判死刑得了。”
  贺兰婷说:“你说判死刑就死刑,你以为你是谁。”
  我说:“我什么都不是好吧,你还想谈点什么。”
  贺兰婷说:“王燕和你不是有特殊敌情吗。”

  我说:“人家都说我和她有一腿,真的有吗?我跟你说,那天我完全是被陷害的,你又拿来说,那人家都说我和你有一腿呢,那我们有了吗。”
  贺兰婷说道:“没有。”
  我说:“这就行了,谣言而已嘛。好了还有什么要说的,我要去吃点东西。”
  贺兰婷说:“韦娜做了总监区长,最不放心就是d监区进去的你。”
  贺兰婷说道:“她会让她的人害你,你自己小心。”
  我说:“你关心我吗?你他妈关心我的话,就不会把我送进去那里面去了!”

  贺兰婷说道:“自己小心吧,就这样。”
  说完,她走了出去。
  离开了。
  我也离开了b监区。
  下午,开会,关于安全检查的会议。
  是总监区长韦娜主持,一口一个嗯,一口一个这样那样,官腔十足,听着就讨厌。

  说了一堆废话,都不知道开会到底说些什么,我在下面无聊的看着台上,眼睛都快睁不开。
  韦娜突然指过来:“那个那个,那个男的,站起来!”
  说我吗?
  我看看四周,都看着我,的确是说我了,因为只有我一个男的。

  我站了起来:“总监区长,什么事。”
  韦娜说道:“你很困是吗。”
  我说:“不是,我刚才眼睛有点不舒服。”
  韦娜说道:“狡辩!给我好好站着!”

  好吧,我好好站着了。
  站得高我看得远,看到沈月也好,徐男也好,c监区的范娟监区长也好,都是一脸很认真虔诚尊重端庄的态度看着台上的韦娜,认真的写着笔记,我看见沈月在笔记本上画着一头猪,但是表面非常的认真,听着总监区长说话。
  看来这帮家伙,斗争经验很丰富啊。
  就我一个傻帽,在那里昏昏欲睡,不过也真的没有办法,我真的是听着韦娜说话,都快睡过去了,眼皮都撑不起来了。
  终于,大半个钟过去,在都不知道开了什么会议说了什么会议内容的情况下,散会了。

  但是在散会前,还有的人说着,这个会议,在韦总的什么什么下,我们才能深刻了解认识到自己监区和自己的不足,希望以后能在韦总的监督下改进。
  拍马屁到家了。
  我打赌,实际上开会说的什么内容,她们一个都搞不清楚。
  我被留下来上了政治课,韦娜教育我,要懂得尊重领导,要学会做事认真,不能马马虎虎,为了广大女囚,一定要什么什么的。
  教育了我足足半个钟,然后放我走了。
  神经病。
  我只想这么评价她。

  回到了d监区,走到监区楼,我拖着沉重的脚步,慢慢走上去。
  在走到楼层,即将出拐角的时候,却看到有个人鬼鬼祟祟在我办公室门口东看西看,我忙躲了起来。
  是瓦莱。
  这家伙,作为我的助理,在干嘛。
  我看她用钥匙打开了我办公室的门,我办公室,都是锁着门的,没想到,她有备用钥匙。
  她开进去了,然后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我马上的轻手蹑脚过去,然后偷偷的从那开着一些的门外看进去。
  只见瓦莱轻车熟路的,翻着我办公用品,办公桌的抽屉,在看着我的笔记资料,看她这熟悉的样子,一定不是第一次那么干了。
  我估计,她是怕我查到了什么资料,还是要做出什么对她的老大们不好的事儿出来。
  瓦莱翻了一会儿,看了看一些笔记,没翻出什么特别的,就把东西放好,走出来。
  我赶紧躲了起来。

  她轻轻出来,然后关门,离开了。
  我马上跟踪过去,发现她去的,的确是丁佩监区长的办公室。
  看来我没有猜错,她根本就是丁佩派来监视我的人。
  我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点了一支烟,仰天长叹。
  好难啊。
  无从下手。
  做什么都被人监视着,我原本想查查小凌在哪,为什么不来上班的,可是,又怕我一查问,她们马上要搞鬼。
  所以,我不能在监区里问监区的狱警管教们,因为她们我都不知道是不是丁佩的人,我都信不过,就只能去问谢丹阳了,只希望查到小凌的资料,然后出去找到小凌。
  谢丹阳帮我查到了资料,小凌的资料。

  小凌资料上,留的地址是,她老家。
  她的老家是在离这里四百多公里的一个县份里,让我去她老家找吗?
  太远了吧,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在老家。
  可是她为什么请假了那么久呢。
  说是身体不舒服请假,上次问的那手下,还是看着那请假单上问的。
  资料上有号码,我打过去,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好吧,没前途了。
  我让强子去帮我找,但这也是需要时间的。
  在d监区,我也极少去监区里转,因为这里的女囚,更加的饥,怕引起骚乱。
  我见过在放风场上,不少女囚很老,头发都花白,估计已经关了很久了。
  一翻资料,都是重犯,杀人,贩毒什么的。
  王燕那家伙,真的是下毒害人,那帮她把毒带进来的管教,被抓了,王燕也被抓了,真是自作孽不可活,王燕估计不被判死缓也要无期了。
  人要是自作践走到这一步,神仙都救不了了。
  这天,我在办公室无聊着。

  瓦莱敲了敲我办公室的门,走进来了,说道:“张指导,你是我们监狱的心理咨询师,是吗。”
  我说道:“对,什么事呢。”
  瓦莱对我说道:“有个女囚,一直在闹,闹了好多天了,想自杀,听说她之前就有抑郁,这个你能治吗。”
  我心想,抑郁不就简单得很嘛。
  好,我就露一手给你们这帮家伙看看,我的本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