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388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对企业改制也有点理解。您也知道咱们西京市许多企业差不多都到了倒闭的边缘,不改是没有出路,因此在企业改制上,我们严格按照国务院下发的文件,积极尝试,通过招商引资、项目对接,工农互助,取得了一定的成绩,我们新建的着污水处理公司,当年投产,当年达效……”说话间,包飞扬将一个装着黑色水的瓶子放到了桌子上,拔去瓶塞,一股淡淡的恶臭飘扬开来,立刻吸引了大家的目光  。“把它办成西京环境治理的支柱企业,形成旗舰企业,带动相关产业的发展,不过,我想说的并不是企业发展问题,而是关于企业转型和改制,而所谓的改制不是将企业变卖,把企业做出一个比较低的价格,谁看好了谁拿去,对于职工安置,社会保障,下岗再就业等诸多的问题却没有人考虑,而企业在变卖之后,大多都是被推平,然后进行了房地产开发……”每一个区域都有着自己的特点,秦世章的意思是在执行企业改制中忽略具体的情况,搞的是一刀切,这种切法不能说不对,但必然会给地方上造成很大的损失,而即得利益者则是那些贪官污吏和无良开发商,这些情况置身于事外的其他政府官员和部队领导可能并不清楚。

  “各位领导,这让我产生了一个疑问,把企业当成包袱一般的甩出去,一卖了之,就是国家改革的目的吗,没有了企业的生产,国家的财富从哪里来,房地产再火再热,能支撑起国民经济的发展吗……”语不惊人死不休,话说到了这个地步,包飞扬也顾不上什么年少轻狂了,秦世章是西京市市长,满眼都是GTP,对于是好是坏无关大局的改制不感兴趣,但同样的情况落到了主管工业的副市长黄清河身上,问题可就严重了,既然当定主意要保住在西京的基础,那就免不了要跟秦世章一系发生激烈的碰撞,没有发展成果的支持,别说是秦世章这只小虾米了,就是田刚强这只大虾米都抗不住劲。

  包飞扬的疑问一针见血的揭开了当前的社会矛盾,犀利的反问直让秦世章沉默不语,而一直在倾耳聆听的西京市信访局副局王志晓突然眼前一亮,若有所思的沉声说道:“咳咳,市长,去年我们就信访稳定情况搞了一个调研,省信访局受理的信访案件中,企业改制和房屋拆迁问题居于首位,这从侧面印证了安平所说的问题,确实很严重,很严竣……”
  “改革是摸着石头过河,根本没有成形的经验來借鉴,所谓不破不立,破而后立,只有先把铁交椅打碎了,砸烂了,才能建立起全新的经济秩序来,首长们有决心,并且提出了指导意见,我们就得坚决执行,不过其中反映出的问题和矛盾,也是一个沉重的课题,值得我们深思,包主任的疑问提的很好啊……”包飞扬的话題很尖锐,触动了秦世章心中的犹豫,看向包飞扬的眼神中充满了赞赏。
  本以为包飞扬是来搞协调的的,年轻人好高骛远,不懂轻重,弄不好会狮子大开口,提出一些自己为难的事来,因为他是包国强的侄儿,听说也和这家粤海方夏陶瓷化工集团有点关系,碍于面子,秦世章已经做好了咬牙答应的准备,不想理解错了,包飞扬的志向不小,格局很高,远远超过了自己的想像,看来自己久在官场,把人心都想复杂了,这个包飞扬是好样的。
  西北省是老工业区,企业改制工作一直是重中之重,而田省长是又是推行企业改制的倡导者,在这上面有着绝对的话语权,而田省长也信心十足的喊出五年之内,完成全省企业改制的口号,在大势之下,秦世章明知道田省长借着企业改制在全省攻城掠地,但为了避免与田省长发生碰撞,就连涂延安也一直采取着退缩防守的姿态,直接推长了田省长的威望,这才有了他强势省长的称号。
  秦世章也知道,西京市所有企业都要深化改革,深度挖潜,这是大势,不改革没有出路,在党内已经形成了共识,但改革是摸着石头过河,没有一个系统的,全面的方案就盲目的推进,暂时来看,或者是成绩斐然,但从长远的角度看,后果很严重,影响很深远,这个问题不得不认真对待才行。
  当然了,这些情况秦世章心知肚名,却不可能跟包飞扬说,一方面是他的信心不足,另一方面怎么说他也是市之长,给一个孩子随便说说没什么,但通过包飞扬的嘴,反馈到市党政军一干领导的耳朵里,就有可能引发歧义,容易被人看成是发唠骚,甚至是置疑国务院的决议了,那问题可就上升到政治高度了  。
  说的口干舌燥,落到包飞扬这边却是轻飘飘的一句不破不立给遮掩了过去,直让秦世章郁闷不已,而就在包飞扬准备再鼓动一番的时候,赵成斌突然插进话来道:“市长,我觉的飞扬说的有道理,未雨稠谋啊,改革就要有一往无前的信心和决心,打烂了,砸碎了,建立一种全新的秩序,这无可厚非,但是,建立全新的秩序需要的是时间,现在旧有的格局被打破,全新的秩序尚未建立,若不能做好万全的准备,矛盾集中在一起,一下子爆发出来,那些职工您又该如何应对……”

  “对啊,就是这个意思,赵市长到底是研究理论的,比我想的更深入……”赵成斌的插话,直让包飞扬恨不得私下里给他发一个善解人意奖章,这个赵成斌的配合实在太到位了!包飞扬脸上露出一抹笑容,投向赵成斌的眼神中更是透着几分赞赏的接道:“现在八一造纸厂职工少,问题小,矛盾爆发出来很容易化解,可像其他大型国有企业,动辄上千人,怎么改,还要一刀切吗,秦市长,这有点,有点,以偏概全了……”

  包飞扬本想说不切实际,但看到秦世章的脸色有些不虞,这个时候再火上浇油,很可能会适得其反,因此话到嘴边,又换成了以偏概全,不过,秦世章的脸色变了,说明他已经意识到了问题的严竣性,给他一些时间,好好思考一下,不论从哪个角度看,他都会综合全面考量。
  包飞扬提问題,几个人在一旁帮腔,句句直指当前市里乃至西北省的矛盾,很棘手的难题,直接影响了秦世章原本良好的心情,更重要的是,包飞扬的身份特殊,他还是有点顾忌的,这番话说出来,把棘手的问题都摆出来,这由不得他不多想。
  不过,在沉思中,秦世章看到包飞扬嘴角微微地带着一抹笑意,仿佛是一只偷鸡得逞了的小狐狸般,怎么看都不像是为西京市着想的意思,这让秦世章又有些摸不到头脑,猛然间,秦世章想起了孟爽看包飞扬时那深情的眼神,似乎明白了什么。于是他就笑着说道:“小包主任,绕了这么大个圈子,跟我打起了埋伏,差点上了你的当,亏的我还把你当成了忧国忧民的好干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