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299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得已,季红用上了自己生平所有的手法,这样过了好一会时间,总算慢慢的庄峰有了一点反应了,勉强也能用用,这让季红心中大喜,但她不知道,此时的庄峰更是大喜过望,这几个月的颓废总算有了结束的迹象,他都激动的快哭了......
  季红忘记这一切,闭上眼睛沉迷在无比的幸福感里,庄峰这几个月来的抑郁寡欢终于彻底的抛弃了,他现在才知道,做回一个真正的男人是这样的愉快和自豪。
  再后来两人都软软的泡在水里,季红把自己工作上面临的困难和问题一一倒了出来,听了季红对工作毫无头绪的真诚而热烈的倾诉,庄峰不禁十分感慨,都说女人头发长见识短,真是至为真理,眼前的季红这个可人儿,还真的十分幼稚和不通官场事故呢!
  本着同条战壕的战友和同志之间互助的精神,他也要说教一番深入浅出的道理,好帮助季红怎样有效开展工作,当好办公室主任这个官。
  他想起了清朝那个著名的大官曾国藩说的那句话,“一个人如果当官都不会,那就什么都干不来的了!”

  庄峰忍住笑,他极其严肃和认真地问季红:“你会骂人吗?会指挥人吗?”
  骂人,指挥人,谁不会啊?季红清楚记得,童年时自己就是一副不服输的性子,同伙伴相处中,见谁稍微占了自己的一点小便宜,甚至别人都还没真正惹到自己头上,就能先快意淋漓地当头给人一阵痛骂,都使别人把自己怕的,远远躲着。
  至于指挥人,自己不从来都是伙伴里的头吗?
  她不解地偏着头,全身雾水地看着庄峰。
  庄峰笑着简要地告诉季红:“当官其实最是容易,你想做什么?只要你吩咐下边的人就可以了,他们都会一一为你办到的,如果谁不听话,收拾他就是。”
  他接着补充着反问:“你想,在我们中国,竟然还会有不听领导招呼的人吗?”
  再下来,因为看见季红依旧一副似懂非懂的样子,庄峰着实为了心上人着急,他耐着性子把领导一般工作程序和处理要点对季红讲了,比如怎样批阅文件,怎样作重要讲话,怎样临机应变地作重要讲话,怎样掣肘和驾驭下面的工作人员等。
  和心上人交谈就是容易吃透精神和实质,听了庄峰和风细雨、循循善诱的一番交流和指导,季红此刻顿时大有“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味道,已然觉得拨开迷雾见青天,自己已经完完全全换了一个人了,她已经有一种君临南区的向往和实在感觉。

  光阴的确易过,看看时间不早了,庄峰才依依不舍地催促季红:“我们还是回去了吧?”
  季红便小鸟依人般点了点头。
  庄峰也变得更为自信和霸气了,这来之不易的重新崛起,让他有了一种少有的骄傲。。。。。。
  在庄峰和季红约会后的第二天,华子建在办公室就见到了治安大队的武队长,武队长来的还相当的早,这到让华子建很奇怪了,问他:“你到政府来有什么事情吗?”
  武队长直愣愣的看着华子建说:“我来见你啊,有情况要给你汇报。”
  华子建吃不准他能给自己汇报什么,要说自己安排他的那件事情,只怕不会有什么消息吧,毕竟小芬还没有回来,华子建说:“是工作的事情?”
  武平点头,刚要说话,就见华子建的秘书进来了,帮着华子建添上水,又给武平倒了一杯茶,这个时候,华子建还在等武队长的汇报,但见他看着小赵就是不说话,华子建心中一动,莫非真的小芬有消息了?
  华子建也就不再催促武队长了,给他扔过去一支烟,自己也点上一支,抽了起来。
  等小赵关门离开之后,武队长才看看已经关上的木门,说话了:“华市长,我总感觉这个情况有点不大对头。”
  华子建也很认真的问:“嗯,什么情况,说来听听。”
  “是这还样的,前两天我到公丨安丨局办事,遇见了柯小紫,她正在安慰和劝阻两个老人,等我办完事到柯小紫那里去,随便聊了几句,才知道刚才那两个老人是小芬的父母,我就一下注意了,又问了几句,原来他们是到公丨安丨局来报案的,说自己女儿从过年到现在一直失踪,连家里人也没有联系过。”
  华子建想了想,也感觉有点不太对头了,自己也是在外面待过的人,那种对家乡的眷恋,对父母的牵挂,不管是谁都会具有,但为什么小芬就能了无牵挂的走了怎么长时间?而且现在本来就是一个信息发达的时代了,相信就算小芬的家里,也早都有了电话,小芬怎么可能不给家里去一个电话呢。

  这确实有点反常,如果单单是这一个问题,或许华子建还能把它归结于偶然的情况,但结合起小芬对自己公司都不愿意转手变钱的事情,华子建开始有点想不通了。
  华子建站起来,走到了武队长坐的沙发旁边,扶着沙发的靠背,犹豫了好一会说:“这不大合乎常理。”
  武队长连连说:“是啊,是啊,我也感到这里面总有什么地方不对路的,所以给你来汇报一下。”
  华子建点下头,又沉思了一会,说:“这样吧,你抽时间到这个小芬的家里区拜访一下,一个是问问过去小芬是不是经常和家里联系,在一个了解一下小芬可能去的地方。”

  武队长说:“这个简单,他不是报案了吗?我去探探问题不大,但我就想不通了,这个人会到哪去了,出国了?”
  这到提醒了华子建,华子建忙说:“对对,这个方向你也查一查,看看她有没有办理出国的手续,在一个,查查她的手机,看看最近有没有通过话。”
  武队长感觉华子建说的这些方向都很靠谱,他就开玩笑说:“华市长,你好像比我这个专业的丨警丨察都熟悉办案啊。”
  华子建不屑的看了武队长一眼说:“你也不照照镜子,你还真把自己当成一个专业丨警丨察了,你办过案子吗?你不要把那扫黄,抓赌给我算进来,那活动谁都能行。”
  武队长让华子建揶揄了两句,也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华市长,你小看我了,我们在治安大队有时候还是真办案子的,那年一个偷汽车的,就是我们办下来的,还有什么溜门撬锁的,敲诈勒索的,多了去了,你是不知道我们的工作性质。”
  华子建也是和他开玩笑的,逗了他几句,也就没再说了,只是在武队长走的时候,叮嘱了几句,让他一定要注意保密和隐蔽性,不要让别人,特别是不要让庄峰看出了自己调查小芬的意图。
  武队长连连的点头离开了华子建的办公室。
  这面武队长还没有查出什么小芬的情况,那面冀良青就对南区的区长周卫下手了,在华子建和冀良青从南区奠基仪式回来后的几天时间里,新屏市委的几个部门,都陆续的接到了南区很多知情人的对周卫的举报材料。
  这其中不泛很多有价值的举报,一个副区长实名举报了周卫在招商引资和转让土地中的很多问题,还有人举报周卫在用人上的很多违规操作,据说在南区已经有了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什么5千元冒个泡,3万元调一调,5万元跳一跳的用人规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