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298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庄峰正考虑着是不是也给眼前这个被自己弄去搞来的女人一点什么颜色看看呢,可天下男人毕竟都总如好了伤疤忘了疼的主儿,此时又突然的季红轻启动朱唇,来了一句轻飘飘的“哥哥”,又早把庄峰从心肝到骨头都鼓捣得酥了一般,有着说不出的舒服,快慰得无法形容,他连声说:“都依你,都依你。”
  季红便轻巧伶俐地坐上了一旁的副驾驶座,启动一片看来男人都喜悦的嘴唇,朝着庄峰刚才来的方向一指说:“向那边,往回走一点。”
  庄峰依言,同季红一道钻进了奥迪车,熟练地发动车辆后,此时天色向暮,车的玻璃是隐蔽色的,又戴着墨镜,庄峰根本不用考虑害怕别人发现自己,一路上,他左手把着方向盘,右手习惯地放在季红的腿上。
  季红坐在副驾位上,一边也是联想翩翩,当初听说是被分配到离新屏市有几十公里的小学当教师,不由的还是心存了一种怨气。
  可总归生存和工作第一,当时情况可以说是万分严峻,自己一个无权无势的小女生,一点社会根基都没有,不就是凭着爹娘给的那副肉架子,还算换来一个工作岗位的吗?于是硬着头皮来乡小学报到了。
  工作后不久,无法忍受学校猪食一般的食堂口味的季红,经常耍点借口和娇气,让男同事和乡里的干部带着自己四处换味道,改善伙食,便经常到外面的饭馆吃饭,就来到离学校一箭之遥的一个本地人开的腊猪脚饭馆。
  不想一吃,竟非常对自己的口,随之虽说不是自己掏腰包,凭了女人天生的优势,竟也成了常客。

  今天季红要带自己高官情郎来的,正是这家饭馆,两人说着情,打着俏,时间如没流淌一般,一刻间就到了,两人相互依偎着下了车,季红进门就熟练吩咐老板上菜。
  这个时候,正是家家炊烟四起时分,难得客人光顾,老板眉开眼笑的,答应着便利索地准备去了,他竟没有认出眼前来吃饭的这个男人会是本市第一的父母官,要不然他会不会象以前时代那般,皇帝不经意的到哪里吃顿饭,那饭馆便挂了御字招牌,添了无尚荣耀的,或许光线太过于昏暗,终归更怪他迟钝孱弱的了。
  趁这等待的此时,庄峰早已是难耐,将一双手往季红身上搂来,再不放过一点机会,抓紧时间如胶似漆的又粘合在一堆。她吃吃笑着央求说:“哥给我讲个笑话吧。”
  庄峰听得她这一说,便想起流传很广的那则笑话来,便扭了扭季红的脸,说:“我是锄禾,你是当午。”
  季红毕竟也是正经的专科毕业,只一听,全知道了情郎哥哥对自己的意思,便哈哈笑将起来,可这一忘形的大笑却让季红出了大洋相,原来也不知中午季红在县委的机关食堂吃了什么东西,体内存气过多,她这一忘形、一分神,竟“扑哧”、“扑哧”连连放出两声响屁,空气里顿时弥散着一股难闻的臭味,久久徘徊着,不能散尽。

  这凭空霹雳般震荡的响声将庄峰一时惊得遭了雷击一般,将奇异的眼神盯了季红几下,死死搂住季红身子的手也略微松了一松。
  季红突然的这样原形毕露,当然就只有继续扑在庄峰同志身上,抽身不得,释怀不得,羞惭得几乎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将头低了下来,再无刚才娇羞可怜情态。
  她也才猛然想起,就在今天上午的会上,冀良青刚走进会议室的时候,自己一紧张,自己也不合适宜的蹦出两声闷响,只是当时人多,容不得她自醒自怨,徒自夹紧了两腿了事。
  倒是庄峰宽容公正得很,他知道所谓女人,其实也就如男人一般,都是作为灵长类的一种动物而已,自是同男人一样,均是身上毛孔出汗、鼻孔流涕、眼睛挤眼屎、嘴出臭气、耳藏污秽的一种俗物而已,用了什么的“如花似玉”、“出水芙蓉”、“冰清玉洁”等这些无聊词语故做美艳来比喻女人,从来只是那些无聊文人的梦呓之语,再说,从人这种动物属性来说,既是吃着五谷杂粮,当然要放屁拉屎的,这心肝一样的季红突然不小心的下器就响了那么一回,说明她上下通气,乃是健康的表现嘛。

  他见季红一直低首埋头,脸红一时紫一时的不愿讲话,知她无地自容,便轻笑着将搂着季红身子的手又紧了紧,连说:“这有什么打紧?我也经常放屁呢?何况是你?”
  说是这样说,敏感的庄峰依旧觉得一股膻臭味道,淡淡的回旋口鼻之间,却好此时店家已将火锅端了上来,一向散漫的庄峰欣喜起来,拨弄了一双筷子递到季红手中,说我们吃饭。
  腊猪脚火锅的吃法,原是店家将一切腊肉都先自煮好,客人来了,爱哪个部位,吃多少,只消吩咐便成,依照了季红的吩咐,不一刻老板就把菜上齐。
  庄峰和季红虽说心理情义和生理欲~望到了十分,但此时也已经觉得饥肠轱辘了,吃饱这第一位,其他什么快乐的事情都干不成的,于是两人入座坐好,因为时间紧迫,环境也不怎么雅,两人便没有吩咐酒水伺候,简单了两碗饭,便开吃起来。
  吃罢饭,庄峰付了钱,季红嬉嬉笑着对庄峰说:“虽然你是一市之长,但未必什么好玩的地方都到过,今天我领你到一个地方去。”
  庄峰此时吃饱了饭,恢复了十分的精力,虽然男人的雄威还没有起来,但心中也是有点渴望的,听她这样说法,也是向往得很,依照了季红的吩咐,便驱车往了一个与乡政府相对的山坡上开去。

  山路宛如羊肠,又兼崎岖不平,只闻得豪华轿车底座时不时的就“坷蹦”一声,庄峰哪里在意,只兴趣盎然的往前直开,车行了十来分钟的样子,爬了四周围满松树的山坡,又象牛头一样低了下来,依旧轻巧沉静地躬身往下而滑行。
  突然听得季红欢喜地说:“到了!”
  庄峰便找了个地方停稳了车,待季红来挽了自己的手,他也兴味十足的抬眼四处望去,这正是一处温泉,在新屏市这样的小温泉也有几处,但规模都不大,只是一两泉的水,比起当初华子建在洋河县见到的那成片的温泉来,就相差太远了。
  庄峰打量了一下四周,此时黑色的巨大夜幕已将周围罩个严严实实,暮天碧树之下,四周一片寂然,正是揉情弄爱的好光景,见一个不大的温泉水池躺在原野上,宛如一个熟睡的柔静娴熟少丨妇丨。

  季红很觉欢喜,突然狂野放浪起来,说道:“我们一起泡泡温泉吧?”
  这里,庄峰听了建议,心里说道在水里鸳鸯一番,确实浪漫得很,于是快活地边答应边和季红一起各自脱衣解带。
  他侧身把季红搂住,只听得她吃吃浪笑.着建议道:“哟,我们是不是到水里玩一回,那样不更有味道?”
  季红就推开了庄峰,说:“外面冷啊,到水里去。”
  庄峰也感到外面很凉了,两人就卧倒在了温泉中,一下周身暖和起来了。
  在水中,季红就靠了过来,庄峰暗中努力着,想要突破那个春节晚上带给自己这长久的惩罚,但试了好几次,依然的没有反应,庄峰觉得英雄气短了,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却是无法进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