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613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鲁颜玉笑着说道:“你这不拐着弯在说嘛。花一旦开得正艳,马上就要面临凋谢了。”
  张文定不明白鲁颜玉的目的,也就顺着她这个玩笑话道:“呵呵,冬去春来,更有活力嘛。有句话怎么说的,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话说完,张文定又觉得这话太容易让人联想了,赶紧端起酒杯道:“来,鲁科长,我敬你,感谢你一直以来的关照。”
  鲁颜玉也端起杯,道:“你这么说我真是不敢当,以后还要张县长多多关照我呀,我对安青可是两眼一抹黑啊。”
  “嗯?”张文定虽然心里已经有了鲁颜玉可能会外放的准备,但还是作出了一个惊讶的样子,然后问才面带疑惑地问,“你要,下乡镇?”
  鲁颜玉点点头道:“我一直都在机关里呆着,基层工作方面了解得还不够透彻。还是下基层锻炼锻炼比较好,实践出真知嘛。老板也是这个意思。”

  张文定从她这句话里听出来了,她本意还是不愿离开木槿花身边的,不过,应该是木槿花表示出了这个意思,她也只能听从领导的安排了。
  什么叫老板也是这个意思?哼哼,本来就是老板的意思好不好?
  “哦,下基层好呀。”张文定点点头,然后眉头一挑问,“那,现在老板身边?”
  鲁颜玉眼中闪过一道复杂的光芒,然后笑着道:“小白现在跟着老板。就是白珊珊,以前你手下的得力干将啊。”

  张文定听出了鲁颜玉这个话里的种种怨念,正准备开口的时候,她又换了种语气道:“张县长,小白说跟着你学到了很多东西,以后我也要在你手下做事了,你可得多教教我呀。”
  “相互学习、相互学习。”张文定笑呵呵地说,“哪个镇?”
  他看着鲁颜玉,感情还是很复杂的。
  这个女人,都要下乡镇了,却还那么摆不正位置,看来在领导身边习惯了被人奉承,一个时候还适应不了这个落差啊。
  如果她还是以木槿花的秘书这个身份和张文定这么交谈,那就是不摆架子;可如果以一个安青县下面乡镇领导的身份和张文定这么交谈,那就有点太过随意了。而且,对白珊珊一口一个小白地叫,多少显得气量不够。

  张文定觉得,哪怕就算是白珊珊抢了鲁颜玉那个秘书的位置,在面对别人的时候,鲁颜玉也要把心里的怨恨收起来,亲切地说一声珊珊。
  毕竟,白珊珊现在可是代表着木槿花的脸面呢。
  更何况,秘书的位置,根本不是别人能抢的。
  鲁颜玉不知道张文定心里想的什么,她这时候倒是没再笑了,一本正经地回答道:“承首镇,代镇长,下个星期就去。张县长,我跟你交个底,对乡镇工作,我是真的没有任何经验,挑战很大呀。”
  在安青县,有两个镇的地位是相当微妙的。
  一个是承首镇,一个是巨木镇。
  巨木镇的丨党丨委书记高配县委常委,承首镇是安青县的县委县政府所在地,但这一任镇丨党丨委书记却没有高配县委常委,只是加了个括号,就是那种戏称的括号干部。
  其实张文定以前也是括号干部,在市委组织部的时候,他是一科副科长后面带个括号,括号里是正科级三个字,到市旅游局之后,在副局长后面也加了个括号,括号里是副处级待遇五个字。
  承首镇丨党丨委书记的括号里面,跟张文定两次括号里的都不一样,写的是副处级干部这五个字。那是真正的副处级别,不是副处待遇,可是也就只是光一个级别在那儿,没有任何副处级的职位在身。

  这种情况,真的是比较少见的,但也不是没有。
  有的地市,地市所在地的区委书记只是一个副厅的级别,但并不进市委常委,但市下面某个县的县委书记则可能会高配市委常委。
  这些情况,鲁颜玉身为组织部长的秘书,肯定是清楚的。而且这个时机选得非常好,今年安青撤县建市工作完成之后,到明年,承首镇将不复存在,直接一分为三,成为三个街道办事处。
  鲁颜玉干得一段时间的镇长,到时候随便到哪个办事处当书记,都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只要工作上过得去,只要木书记还在随江,干个几年,捞个副处实职是没有问题的。
  鲁颜玉知道的事情,张文定也一下就想明白了这其中的道理,笑着道,“承首镇好,恭喜你啊。其实在任何一个岗位上,都有第一次。工作经验重要,干工作的思路和眼光更重要,看得出来,老板对你很有信心啊。”

  “我主要是担心能力有限,愧对老板啊。现在这种时候我不能跟在老板身边,希望小白多辛苦一点。唉……”鲁颜玉叹息了一声,然后又使劲点点头,直视着张文定道,“在以后的工作中,还希望张县长你要多指点指点我,我只有努力工作,才能报答老板对我的信任啊。”
  张文定有点拿不准她这是什么意思,是想借他的口向木槿花表忠心顺带着解释什么呢,还是表示对白珊珊的不满啊?怎么味道就这么怪呢?
  以前张文定跟鲁颜玉没有深交,但今天这顿饭一吃,他就觉得鲁颜玉这个人还是有很明显的缺点的。
  这个人太患得患失了,都已确定下来了的事情,还这么婆婆妈妈的,一点都不干脆,格局不大。

  他明白她心里的郁闷,现在这种时候,正是关键时刻。随江市将要出现新的权力格局,但不管格局如何变化,木书记的份量都会越来越重,甚至还有直接当市委书记的可能,她身为木书记的秘书,如果能够陪着木书记一起走过这一段时间,那可能会得到相当丰厚的回报。
  然而她却在这个时候下乡镇了,木书记在这种关键时刻居然出人意料换秘书了!
  如果把这次的事情比喻为一个牌局,处于市委副书记以及市委副书记秘书的位置上,输了也不会有任何损失,如果赢了的话,那就是大赚一笔,一局抵得上几年的一笔!
  只是,这一局还才刚刚开始,她鲁颜玉就要出局了。
  张文定理解她的怨念所在,又安慰了两句,便转移了话题:“陈书记到底是什么病?”
  “不清楚。”鲁颜玉摇摇头道,“不过,估计会直接病退了。陈书记这个病,病得真……不是时候啊。”

  张文定估计她是想说陈书记病得真是时候,可一想到她自己现在的处境,才改口说不是时候的。
  他就弄不明白了,她都确定了要下乡镇去的,既然是主动想跟他这个副县长搞好关系,怎么话里话外,都又时不时的露出些刺呢?
  怎么说也给木书记当了那么长时间的秘书,就那么不会克制吗?也许,是每个月那几天到了吧?
  晚上十点多的时候,张文定才接到白珊珊的电话。
  白珊珊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疲惫,连称呼都没有,电话一接通就直接道:“你在哪儿?我过来!”
  “你说地方吧。”张文定答道,毕竟现在是关键时刻,见面说话的地方要安全才行,若是一不小心被别人偷听到了什么内容,那就不好了。
  白珊珊也没和张文定客气,直接说了地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