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742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上午十点多,屈胖三方才醒过来,然后给我和陆左拉着离开了客栈,在神池宫四处闲逛,找寻制器的材料。
  和东海蓬莱岛一样,神池宫也分外城和内城,内城是如同卫木这般地位甚高的豪门子弟和长老的居所,位于湖心的一处巨大岛屿之上,有一条宽阔的桥梁一直相连,而外城则是如同古代的一处城镇一般,有着各种各样的店铺和民居,不过最主要的则在靠近湖边的一条大道之上。
  这大道上,有许多制器、炼器、符箓、丹药、药铺以及法器成品等店铺,而且瞧那模样,大部分都是有着不知道多少年的历史。
  不过因为要准备三天后贸易大会的缘故,好多店面都在积极准备,并没有什么值得一观的好东西。
  不过我们这次过来,主要的目的就是找寻材料,所以倒也没有什么太多的遗憾。
  转悠了小半天,一直到下午的时候,我们终于用卫木给我们的五百贝币,买了一方小叶紫檀、巴掌大的一块阴沉木和一整段肌理致密的阴干鸡翅木,五颗品质一般的鸡血石和一大片杂质较多的和田玉,另外还陆左和杂毛小道需要的材料若干。
  经过了一系列的砍价和交流,陆左将那五百贝币花得一分不剩,弄得回程的时候,屈胖三吵着要吃鸡腿,结果众人囊中羞涩,根本就买不起。

  屈胖三的脸都垮了,说连吃的都没有留,那我们总不能饿着肚子干活儿吧?
  陆左有些抱歉地笑了笑,说呃,这个啊,刚才忘记这一茬了。
  我在旁边说道:“没事儿,我这儿还有一部分泡面和压缩饼干,回头找客栈要点儿热水,凑合对付几天应该没问题……”
  这会儿的屈胖三已经膨胀了,以前爱泡面爱得要死,现如今却视之如仇寇,坚决抵制。
  还没有等我感慨人心不古,这个时候有人过来找我们,自言是雪山未来主的属下,特地过来递请帖的。

  陆左接了过来,打量了一下,然后对那人笑了笑,说好,我们会准时参加的。
  那人拱手告辞,而陆左则将请帖在屈胖三跟前扬了扬,说你不是想着没饭吃呢,这不,有人过来请我们吃饭了。
  屈胖三说谁啊?
  陆左说天山神池宫的宫主卫神姬,她在我们昨天吃饭的那饕餮酒楼请我们吃饭,怎样,去不去啊?
  屈胖三赶忙举手,说去啊,当然去。
  陆左点头,说对,去把老萧叫起来,我们今天好好表现一下,看看能不能说服对方。
  我们前来天山神池宫的主要目的,就是要见陶地仙一面,而赚钱购买法器,只不过是顺势而为,捎带手的东西。
  大家的思维都是极为清晰的,绝对不会做舍本逐末的事情,所以一听到这个消息,我们立刻就忙碌起来,将采买的东西给放好,然后准备好前去赴宴。
  结果屈胖三说这些东西可是我们发家致富的手段,客栈这里人来人往,刚才过大厅的时候,瞧见好些个眉眼不善的家伙,若是给人偷了去,那我们岂不是丢脸丢大发了?
  这般说,他提出来,说由他来看管东西,让我们自己去便是了。
  他显然是害怕什么。
  陆左看了被叫醒来的杂毛小道一眼,后者点了点头,他沉吟一番,说你刚才不是还吵着饿么,有免费吃的,咋又退缩了呢?
  屈胖三涎着脸,说所以说你们吃完了,记得打包回来吃嘛。

  陆左翻了一下白眼,说我们过去,是别人请客,咱连吃带拿的,有些不太好吧?
  屈胖三理所当然地说道:“有什么不好?你就说家里面还有个小家伙饿着肚子呢,于心不忍,要是那傻小子卫木机灵一点儿,说不定还能再给一些贝币呢,你说对不?”
  陆左没脸地捂着额头,然后说道:“那行吧,让朵朵陪着你。”
  朵朵生性安静,也不愿意去参与什么宴席,接受了这安排,而屈胖三则是有些喜出望外,嘿嘿笑,然后招呼我将兜里面的干粮全部都掏出来,在我们打包回来之前,他先请朵朵吃顿泡面,填一顿肚子。
  我说我去也没有用,要不然就留在这里,帮忙先把这些东西弄出来吧,时间有限。
  陆左伸手过来揽我的肩膀,说别啊,去长长见识也是不错的……
  我们离开客栈,然后缓步而行,此刻夜幕初上,神池宫外城之中一片华彩,除了那种晶莹剔透的华贵水晶之外,这儿的建筑多喜欢用那木材,行走其间,颇有一种穿越回古代的感觉。
  从客栈赶到饕餮楼会所,差不多用了一刻多钟,路上陆陆续续看到一些非神池宫的外来行商。
  之所以明白这些人的身份,是因为他们大部分人都带着白色的面具。
  神池宫对于此有着比较宽松的态度,基本上用发的那玉牌来识别对方,而这些人并不愿意旁人知晓自己神池宫代理人的身份,所以很少有人如我们一般,直接暴露出自己的本面目。
  事实上,陆左和杂毛小道都是戴了人皮面具的,而我则是稍微弄了一下,变得不太像我自己。
  所以那白色面具就没有戴着的必要了。
  抵达了饕餮楼,我们将请帖递给了迎宾,对方打量了我们一眼,然后微微一笑,带领着我们朝顶楼走去。

  一路走,最终来到了天海阁的旁边。
  天宫阁,饕餮楼最尊贵的包间。
  迎宾告诉我们,说主家已经到了,让我们直接进去便是了。
  我、陆左和杂毛小道三人跟随着迎宾往里走,瞧见宽敞的包厢之中摆件堂皇,而有一个女子则站在了对面的窗边,穿着明黄色的宫装,露出一抹滑如凝脂的香肩出来,凭空多出了几分美艳之色。

  这人便是天山神池宫的宫主卫神姬?
  看背影年纪应该并不算大啊?
  我打量了一下周围,发现房间里就只有一个女人,卫木也没有在这里面,有些诧异,而这个时候,那迎宾却开口说道:“蒺藜公主,您的客人已经到了。”
  说话间,那女人却是转过了神来,笑吟吟地朝着我们望了过来,我这才发现对方并非我们想象中的神池宫宫主,而是昨日与卫木险些争端的那个女子。
  蒺藜公主。
  怎么是她?
  我打量了一眼杂毛小道和陆左,发现他们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似乎并不惊讶。
  都是老狐狸。
  我也是故作镇定,站在了两人的身后,瞧见那蒺藜公主走到跟前来,笑吟吟地浅浅一礼,然后说道:“很抱歉,用这种方法引两位前来,实属无奈,只是怕两位看不起小女子,不肯赴宴而已;还望两位誉满天下的英雄,不要怪罪小女子才好……”
  呃,两位英雄?
  得了,在人家眼里,我特么根本就不是一人啊?
  我心中吐槽着,不过也知晓了请我们过来的人,并非是神池宫的宫主卫神姬,而是这位不知道什么来历、竟然敢跟雪峰未来主顶牛的蒺藜公主。
  面对着这个颇有心计的女子,陆左显得很平静,说怪罪倒谈不上,只不过有点儿疑惑而已——你我并无交情,蒺藜公主为何要请我们过来赴宴呢?

  日期:2016-06-25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