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382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郭参谋长,这个请你放心,我今天下午就开始联系污水处理公司的事,不过我有言在先,我只是在中间起一个牵线搭桥的作用,后面的具体事儿我可就不在插手了,能不能成功,就要看你们双方具体商谈情况了。不过我相信只要你们双方都保证真诚的态度去促进这件事情,没有理由不成功的。”包飞扬笑吟吟地说道。他这下子可算放下了心结,依照郭伟全的能力和在军中的人脉,查出当年乐功成和楼天涯当年结怨真相,应该不算什么难事,这件事如果查明了,楼天涯对乐厅长的心结就会打开,两位老战友一笑泯恩仇的时日应该也不会太远了。

  至于包飞扬提出的污水处理公司,其实是他的一个暗度陈仓之计。他这边是看中了八一造纸厂排放污水中含有大量的木质纤维素,这种东西在别人眼里是废物,但是在包飞扬眼里,这些木质纤维素可是陶瓷胚体增强剂绝佳的原料。他已经和姐姐包文颖商量好了,让粤海方夏陶瓷化工集团投资在西京市成立一个污水处理专业公司,承了八一造纸厂废水处理项目,即解决了八一造纸厂排污超标的难处,每年为八一造纸厂节约大量的排污费用,同时方夏陶瓷化工集团也获得了木质纤维素这种优质的坯体增强剂原料,而八一造纸厂的污水对西京市环境带来的严重污染也得到圆满的解决。这种三赢的结果,正是包飞扬追求的目标。

  “我知道飞扬老弟的办事能力,有你这句话,我也就放心了,我回去就开始查楼天涯和乐功成当年矛盾的症结,也让八一厂抓紧时间把环保罚金交上去。来,服务员,你们这里有什么好酒?给我先上两瓶,今天我和飞扬老弟不醉不归!”八一造纸厂的事有了着落,申奇钟的意思自己也代为转达,郭伟全看得出包飞扬是在尽心尽力为八一厂找出路,并没有为难申奇钟的意思,心里十分高兴,招手让服务员上好酒。

  时间倒推到十年前。
  野战部队某团,楼天涯是X团参谋长、乐功成是副团长。
  军区接到上级领导的指示,邻国部队频频骚扰我方边境,大有挑起国际争端的苗头。各军种、各部队做好自卫还击准备,以扬我国威。
  军区迅速召开会议,要求各部队要将上级领导指示迅速传达到连排一级。
  某团团长康万青早早到军区开会,电话打到团部,让楼天涯参谋长马上召开排级以上军官会议,先组织一场练兵活动,作为战前热身。
  会议结九点钟的时候,还有三分之一的干部没有到会议室来,其中绝大部分都是三营的。
  楼天涯早已经等得焦躁不安,于是便铁青着脸对三营长郝明说:“三营长,麻烦你再打电话催一催那几个人,你告诉他们,如果再不来开会,我就会按照旷会处理了。郝营长,你也清楚,无故旷会很可能会受到警告处分,到时可别怪我楼天涯不讲情面。”
  军无戏言,参谋长的话就是军令。
  在部队,无故旷会是意见很严重的事,特别是重要会议,接到通知却不能按时到达会场,会处以警告处分,这在条令条例里面有据可查。也就是说,三营的几个连长和指导员,如果被警告,年底还不能参加评优评先是小事,如果真的延误了命令传达,就会导致上级指令夭折,这个责任,也将导致一些干部不能提前晋级。这样算起来三营的几个连营职干部可就亏大发了。
  郝明听说楼天涯要记旷会,知道其中的利害,横了他一眼,开始打电话。每打通一个,他就阴阳怪气地说:“你们快过来吧!参谋长说了:你们再不过来开会,就要记你们旷会了。”
  楼天涯知道他在故意挑拨自己和那些迟到的干部之间的关系,本想发火的,但想一想还是忍住了。
  楼天涯调过来时间并不长,对下面各连队的情况还有些不熟悉,他并不知道,三营八连是个纪律涣散的连队,连长林海更是一个刺头,此人文化程度不高,性格粗鲁,因为是老团长带的兵,新兵时成绩优异,后来在一次抗洪抢险中立了功,才被破例提干  。
  副团长乐功成见楼天涯脸色很难看,便站出来打圆场,对郝明严厉地说道:“郝营长,你是领导,对这些故意迟到的人,应该批评教育。你怎么把责任都推到参谋长身上?作为营长,你应该完全清楚,开会迟到记旷会,这是我们部队的几率,并不是谁说要记旷会就记旷会的!”
  郝明本来是对楼天涯不满,却没有想到乐功成主动出来把事情揽过去,他瞥了乐功成一眼,把电话话筒一丢,说:“乐团副,你政策水平高,那就请你来通知他们,给我们这些当下级的做个榜样。”
  乐功成身为副团长,主管训练工作,对于战前动员会本身就有义不容辞的责任,他虽然对于郝明这种推卸责任的态度很不满,但是知道这个时候冲郝明发脾气,只能激化矛盾,说不定郝明连楼天涯也怨恨上了,于是他也不和郝明多说,伸手拿起座机就开始打那些没有来开会的干部的电话,限他们十分钟内赶到会议室,否则就按规定处理。
  十分钟后,陆陆续续来了几个人,但仍有两个人没来:一个是八连长林海,一个是三营另一个文职干部邱东明。
  楼天涯看了看表,对乐功成说:“乐团长,麻烦你在考勤登记本上记一下:林海和邱东明旷会一次。”
  他的话音刚落,林海就出现在会议室门口,鼓着一双鱼泡眼吼道:“谁敢记老子的旷会?信不信老子把考勤登记本撕了?”
  眼看林海怒火冲天,丝毫不给楼天涯这个顶头上司面子,三营长郝明就是再混蛋,也不敢怂恿林海在团部大打出手,他急忙喝止了林海。
  会议结束后,楼天涯和乐功成没出会议室,就打起电话将林海和邱东明开会时故意迟到、屡次催请不来的事报告给了正在军区开会的康团长,并要求取消他们年终总评先资格。
  不过呢,在电话里,楼天涯还掩饰了林海出口伤人的一幕。因为他已经从乐功成那边了解到,临海是康团长起手提拔起来的干部,所以不想把事闹大,算是给康团长留了一点面子。
  不料,楼天涯和康万青团长说的每一句话,都被还林海在窗户外面听了个真真切切。
  林海以为楼天涯把他们记录下来,只是吓唬他和邱东明一下,没想到他竟然真的报了上去,不由恼羞成怒,堵在会议室门口冲着楼天涯吼道:“姓楼的,你算个什么东西?老子当兵二十多年,还没有谁敢记我的旷会。你个王八蛋,竟然欺负到老子头上来了。你信不信我一凳子劈死你?”
  说着就冲到会议室,捞起一条椅子,对准楼天涯的头顶就劈了下去。
  这个林海,也真把自己当成了一盘菜。也不想想,部队等职制度甚严,平时下级见到上级军官,不管有无实职,都会毕恭毕敬,现在他一个小连长,和一个副团职参谋长说话,竟然以老子自居,这个后果当然不会轻易结局。
  楼天涯把身子一闪,躲过林海那一击。然后伸出右腿,对准他手里抓着的那条椅子,用力一蹬,一下子就把椅子踢飞。

  林海也被他那一蹬之力踢得连退几步,差点跌倒在地。
  这时候,乐功成和几个年轻干部赶紧冲上来抱住林海,连扯带拖地把他弄到团部外面去了。
  楼天涯对着林海的背影冷笑两声,掸了掸衣襟,转身走进了参谋长室  。
  目无长官、军纪涣散,这种干部不严惩楼天涯这个参谋长以后还有什么威信?
  楼天涯憋了一肚子气,刚刚在办公椅上坐下来,电话就响了起来。一看号码,是团长打来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