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381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哦……郭参谋长你是说陈正道主任啊?”包飞扬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想起来了吧。”郭伟全也是红光满面等着包飞扬的下文,这个秘密在他心里已经藏了两年多了,至今他也没想通包飞扬到底是何许人也,看到包飞扬即将公布这个让他渴望已久的消息时,郭伟全不由地正了正身子,竖起耳朵,张大眼睛盯着包飞扬的嘴巴,看看包飞扬能够说出一个如何惊人的答案。
  包飞扬松了耸肩膀,摇头说道:“时间太久,具体什么事情我也记不大清楚了……”
  郭伟全心里的猫抓刚刚离开心室,却突地换成了虎爪再次肆虐  。这让他不由地苦笑起来,指着包飞扬说道:“飞扬老弟,你这样可不厚道啊!”
  “郭参谋长,不是我不说。只因为我不能说啊!你也知道的,像上次那一种事情,上边肯定会交代什么不该看的别看,不该说的别说,不该问的别问……”包飞扬看到郭伟全心痒的难受,这才说出了自己的难处。
  郭伟全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飞扬老弟,这个我那能不懂呢?我懂的、我懂。不过想着过去这么长时间,应该不算什么秘密了,所以才好心的打听了一下。既然不能说。老弟就别说了。可是话又说回来了。飞扬老弟你这忽悠人的水平。可真算登峰造极了。”
  说话间,司机将车停到了一个饭店前,包飞扬推门下车。见饭店的招牌上写着几个字:海天大酒店。包飞扬心中不由得暗暗一笑,心说“海天大酒店”这个名字还真热门呢,天阳市有一家海天大酒店,西京市又有这么一家海天大酒店,不知道这两家海天大酒店之间有没有什么关联。
  郭伟全要了一个豪华小包厢,和包飞扬两个人走进去,对着一张橡木餐桌相对而坐。他也没有先点菜,而是让服务员上了一壶包飞扬最爱喝的信阳毛尖。很快,服务员就拿着一把紫砂壶进来,当场替两个人冲好了信阳毛尖。紫砂壶里面冒出一股袅袅的白烟,一股清新茶香在包厢里弥漫开来。
  “飞扬老弟,八一造纸厂那几个供货商被抓的事儿也是你一手操办的杰作吧?”郭伟全话语里丝毫没有责备的意思。他这个参谋长,分管后勤部,八一造纸厂又是后勤部下属企业,包飞扬让沈集州抓王新军和罗日晖,就是想断了八一厂的后路,让他们悟出其中的原因,回到排污谈判桌上来。罗日晖和王新军是八一厂纸浆供应的大户,他们两家发货,也是两个人负责,现在两个人被公丨安丨局请了进去,自然纸浆不会自己流到八一厂里去。现在造纸厂没有纸浆,很可能已经进入停产状态,这件事,申奇钟一定会报告给楼天涯,楼天涯也一定会向郭伟全报告。

  “郭参谋长,你这也太高看我了?就我这环保厅下面的一个小监察室主任,又如何使唤得动西京市公丨安丨机关的人妈呢?”包飞扬笑吟吟地回答道。虽然说他和郭伟全关系不错,但是这种事情呢就如同变魔术一样,看透不说透,才是好朋友。即使郭伟全全部猜到了,包飞扬也不能够承认他有份参与这件事情。
  “不过呢,就我来看呢,这件事过参谋长也别想得太多了,人家西京市公丨安丨局打非扫黄也是分内之事,那几个供货商如果能够洁身自好,别说是西京市公丨安丨机关,就是京城公丨安丨机关下来,也没有办法找他们的毛病,对不对?说白了,还是自己不过硬啊!”包飞扬看着郭伟全正色说道。
  “飞扬老弟,我知道你是有点怨言,八一厂申奇钟对你们环保厅工作态度不好,这个我多少有点耳闻,上午我已经恨恨地教训了他一顿,他也有意向你当面道歉,承认自己的错误,可是就怕你不给机会啊,所以就让我帮着在你飞扬老弟面前求一个情。”郭伟全知道这种时候问包飞扬什么,他也不会说。再想打探他的底细,恐怕会引起什么误解,所以就把申奇钟托付自己的事很含蓄地告诉了包飞扬。

  “说实在的,郭参谋长,你是不是一直以为申奇钟在这件事上有委屈?其实不然,申奇钟也就是八一造纸厂厂长,只要是能按月给工人开资,保证工人们情绪稳定,他这个厂长也就算无过便是功了。他何必和地方上搞摩擦?但是他在环保部门面前软底硬抗,却是有点不符合常理。后来我打听了一下,问题就出在你们军区后勤部那个楼天涯副部长身上。”包飞扬今天能接受郭伟全的邀请,还不想让其他人参与,自然有他的道理  。他知道乐功成与楼天涯之间有点不睦,是想通过郭伟全把事情的原委弄清楚。

  “哦,问题出在楼天涯身上?他没有道理在这种事情上捣鬼啊!”郭伟全有些吃惊,他皱着眉头思忖了一下,说道。
  “呵呵。应该是他。郭参谋长,有件事情你可能还不清楚,现在的西北省军区后勤部副部长楼天涯和省环保厅厅长乐功成以前是战友,楼天涯是某团参谋长。乐功成是副团长,当初在楼天涯本来有希望成为团长,但是关键时刻上级任命下来团长的人选却是乐功成。有人对楼天涯说是乐功成向上级告的黑状,两个人结下心结。你想想,环保厅在搞领导包案,乐厅长接手了八一厂的排污超标,楼天涯是后勤部副部长,主管八一造纸厂,这样一来,冤家聚头。后果就可想而知了……”

  郭伟全也是一个直爽的性格。听包飞扬说完。首先检讨自己:“啊?原来还有这么一段故事啊?我以前倒是没有听说过。飞扬老弟,说起来这件事情怪我,工作做得不够细致啊!如果能够事先深入细致地做做工作。这个情况我应该能够掌握到的。那飞扬老弟,你现在的意思是什么呢?”
  包飞扬笑了一下,说道:“郭参谋长,你对自己要求也太严了。这种陈年旧事如果不是当事人主动交代出来,谁有能够知道呢?不过呢,现在既然郭参谋长已经知道这件事情了,我就希望郭参谋长能帮忙调查一下当年的这件事。因为据乐厅长说,当年在这件事情中他确实是被冤枉了,希望郭参谋长能够动用自己的关系,把这件事情查清楚。还乐厅长一个清白,到时候楼部长知道告阴状的另有其人,郭参谋长岂不是化解了一场恩怨?……”

  “没想到飞扬老弟还是个热心人,好,这件事情我回去就找人去查一查,到时候如果有什么收获,一定第一个通知飞扬老弟。。”郭伟全也被包飞扬热心而真诚的态度所打动,爽快地接下包飞扬的请求。“不过八一造纸厂污水处理的这件事,还需要飞扬你老弟快马加鞭,争取能够早日有个眉目。现在八一造纸厂里已经停产,不光是申奇钟和楼天涯,就是你老兄我肩膀上的压力也很大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