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612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话的意思,就是向木书记表忠心了,他就在随江等着随时为木书记冲锋陷阵。
  木槿花的声音四平八稳:“嗯,辛苦了,要是都想你这么干工作,何愁工作干不好?不过也别太累了,注意休息。”
  结束通话之后,其实张文定还想马上和白珊珊见个面的,可白珊珊下午打的电话,却说要晚上九点之后可能才有时间。

  在白漳的时候,武玲说她想去安青玩几天的,可张文定觉得这种时候,还是呆在市里好,先看看情况,估计安青现在也有不少县领导在往市里跑吧。
  “安心忙你的工作,我就在山上陪陪干爹。”武玲非常善解人意,对张文定道,“在山上呆两天,然后去南鹏,等下次过来,直接到安青去,把结婚证办了。”
  张文定笑道:“结婚证在市里就能办,我不是安青人,户口所在地是武仙区呢。要不,干脆到京城办去?”
  “都行,到时候再说吧。”武玲点点头,“我安排好时间,提前给你打电话,一起去京城。”
  “嗯,那你这两天就在师父这儿玩,正好修心养性。”张文定安排好了武玲,便下山而去。
  还没到山下,武玲打了个电话过来,告诉他,陈继恩已经向省里请了病假。武玲就只告诉他这么一句话,并没有说病假请多长时间啊,省里会怎么安排啊之类的话。但只要确定了这个消息,张文定就足够了。

  挂断电话,他觉得很幸福,能够找到这么一个知心的女人。他都没有主动开口请她帮忙问一下,她却在不声不响中把这个事情给做好了,这么知心的人,难得呀。
  陈继恩是市委书记,是随江的一把手,他要到京城住个院什么的,只要不是大病需要长时间住院的,完全没必要向省里请病假,可是他却偏偏请了。那么,不管是大病还是小病,就都表示在换届之前,他是不会回随江了。
  张文定是先听到了消息然后武玲才帮他落实的,那么在随江又有多少人知道了这个消息呢?估计随江最近不会平静了。
  过不了多久就是乡镇换届,然后区县换届,紧接着市里也要换届。
  在这种时候,市委书记却跑到京城去住院了,估计会直接病退了,也不知道在市里换届之前,省里会不会给随江任命个新的市委书记,又或者是让市长高洪或者市委副书记木槿花主持市委全面工作。

  观望的干部肯定不少,但在这时候就开始下注赌前程的干部肯定也很多。
  有人觉得国土局那个事情影响不到高市长,下一届,高市长应该能够当市委书记,可也有人觉得,高市长这次可能希望不大,毕竟他以前是市委专职副书记,现在又是市长,说不定省里会觉得他在随江呆的时间太长了,就把他调走了呢?
  其实高洪在随江的时间只能说是不长不短,认真算起来,还不到十年呢。不过,这个时间长短,下面人说了不算,得看省委领导的意思。
  若是没有国土局那个事情,没有人会认为高洪在随江干的时间不短了,大家所考虑的是,省委会下派一个市委书记下来,让高洪再干一任市长呢,还是让高洪顺序接班干书记。

  现在出了这个事情,而且闹得很大,市里面不止一个领导推波助澜,省里估计也有领导希望高洪下了好推自己的人上位,那么高洪别说接陈继恩的班干书记了,就算是想继续留在随江,那难度都不小。
  如果高洪被调离随江,那么,省委应该不会同时把书记和市长都从外面调进来,很大的可能应该会就地提拔一位。要不然,新班子可不是那么容易磨合的,不利于随江的稳定。
  现在可谓是风云暗涌,官场上多的是跟红顶白之人,也不乏胆子大的喜欢提前下注的。
  这种时候下注的,肯定比尘埃落定之后再去向领导表忠心付出要小得多,收获却要大得多。当然了,风险也是相当大的。
  市长高洪、市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长木槿花、常务副市长屈玉辉,这三个领导现在是随江众多处级领导所看好的热门人选。
  张文定正在思考着诸多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手机响了起来,来电话的人是鲁颜玉,说要请他吃饭。
  他想了想,答应了,说请她,并且要她定地方,表现得相当客气,也显出了对她特别的尊重。
  “张县长,看你春风满面的,这次到省里肯定又是大有收获呀。”一见面,鲁颜玉就主动伸手握住张文定的手笑着道,听着似乎有点恭维的意思,却又显得双方还是很平等的。
  “就是这个劳碌命啊,跑上跑下的,县里的工作,还要鲁科长大力支持啊。”张文定这个话说得有点缺乏诚意。
  “县里的工作,我肯定要支持,但我更需要县领导支持我的工作啊。”鲁颜玉脸上笑意不变,手似乎没有松开的意思。
  这个话听得张文定微微愣了一下,不解地看了鲁颜玉一眼,另一只手指了指饭桌,道:“鲁科长这话从何说起呀?咱们还是坐下说吧?”
  鲁颜玉这才松开手:“哎呀,你看我,见到你尽顾着高兴了,都忘了请你坐,海涵、海涵。你可不能依着这个借口罚我的酒呀。”

  张文定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个鲁颜玉今天是怎么了?客气得太过了啊!
  不过,心里的疑惑再多,他也不可能直接就开口相问。反正是鲁颜玉约他见面的,有什么事情,等到酒菜吃到了兴头上,她肯定会说的。
  张文定就哈哈笑道:“你坐你坐,我记得好像有次被你罚了酒吧?还有谁来?”
  鲁颜玉道:“没谁了,就我们两个,你坐你坐。”
  二人又推辞了两句,然后差不多一起坐下。
  鲁颜玉吩咐服务员赶紧上菜,张文定则开始思考了起来,今天只他们两个人,看样子鲁颜玉要谈的事情应该很私密。不过,现在陈继恩休假了,木书记那边应该很需要人手才是,她身为木书记的秘书,怎么有空跑出来请自己吃饭的?
  难不成,还真如白珊珊所说,鲁颜玉要外放了,她白珊珊要接任木书记的秘书了?要不然怎么鲁颜玉这时候有空出来,而白珊珊却要到晚上九点之后才有空呢?
  菜上得很快,酒喝得也不慢。
  三杯红酒下肚,鲁颜玉就感叹了起来:“时间过得真快呀,好像昨天你还在部里,还是在一科,一眨眼,你都从旅游局到安青去了。”
  “是啊,过得快啊。有时候想一想,仿佛还在学校里读书,可思绪一回来,马上就要三十岁了。”张文定伸手摸了摸刮得相当干净的下巴,不知为何感慨了这么一句,“岁月不饶人啊!”
  鲁颜玉脸上就流露出了一点点幽怨之色,道:“张县长,你什么意思呀,我有那么老吗?”
  靠,我又没说你,你别用这种目光看我好不好?
  张文定心里真是郁闷得不得了,嘴里还笑着道:“鲁科长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就像一朵玫瑰花开得正艳,哪里老了?”
  日期:2016-11-23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