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610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这个问题很明显不能多思考,他必须马上就回答:“前天来的。有些工作,要到省里汇报。”
  武贤齐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对于张文定把话题往工作上引,他是早就想到了的,所以只是淡淡地问:“唔,安青撤县建市,最近的工作很忙吧?”
  “工作确实很忙……”张文定就顺着这话把他分管的工作简单汇报了一下,但对殡葬改革的想法只字未提,也没说到财政厅要钱的事情。
  在随江的时候,他很多时候都会有意无意间借到武贤齐的威慑力,可真正面前武贤齐的时候,他又不想让武贤齐觉得他过来是走上层关系寻求帮助的。
  武贤齐听了张文定的简单汇报,只是点点头,说了几句诸如用心工作再接再厉之类的话,并没有什么明确的有目的性的指教,便上楼去书房了。

  张文定这才松了口气,身子也跟着放松了。
  这时候,武玲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坐到张文定身边,嘴凑到他耳边,吐气如兰,声音格外轻柔地问道:“刚才你们都说了些什么?”
  张文定道:“没说什么。”
  “怎么会没说什么?”武玲笑着道,“刚才你们不是在聊天吗?聊天总是有内容的呀。”

  张文定笑了笑,道:“呵呵,就是简单说了说工作。”
  “他关心你的工作了?”武玲显得颇为惊喜。
  张文定心想还真不知道他这算不算关心我的工作呢,不过看到武玲这么开心的样子,他也不好说什么扫兴地话,只是看着她,笑着点点头。
  武玲就连眼里都满是浓浓的喜悦之情,脸上更是涌起一股羞涩之意。

  张文定就奇怪了,武玲以前很豪放的,现在怎么那么容易羞涩呢?先前在机场那么多人看着,羞涩一下情有可原,可现在是在家里,而且刚才也没说什么值得羞涩的话,他羞涩个什么劲呢?
  不过,看到她这略带羞涩的样子,张文定有些蠢蠢欲动了,就伏到她耳边道:“老婆,你真美。”
  武玲就瞪了他一眼道:“在我哥家呢,也不害臊。”
  张文定一脸的理所当然:“跟自家老婆说情话,有什么好害臊的?”
  “什么时候是你老婆了?女朋友好不好。”武玲嘟起嘴巴了,不知道这话是委屈还是幽怨。
  张文定福至心灵,捉住武玲的双手道:“结婚了就是我老婆了。玲玲,我们结婚吧。”

  听到这话,武玲咬着嘴唇,脸上表情怪怪的,不知道是想哭还是想笑。
  这表情维持了几秒,她才看着张文定道:“就没见过像你这么求婚的……”
  “我这才是特别啊,要是跟别人一样,那你也看不上我不是?”张文定笑着道,“那啥,戒指上次不是给你了么?要不,晚上再去买个大的,你自己挑,喜欢哪个挑哪个,我所有的卡都带在身上呢。卡刷爆了还不够的话,把我人抵在那儿,自我感觉应该还是有点值钱的……”
  武玲就被他这话给逗笑了:“把你抵在那儿我找谁结婚去呀?”

  张文定道:“这还不简单?到结婚的那天,你再把我赎回去呗。”
  武云突然间蹿了出来,刚好听到这个话,赶紧凑过来问道:“结婚?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小姑,你上次不是说要去意大利拍婚纱照的吗?我觉得还不如去紫霞山拍,我都帮你们想好造型了。”
  武玲拉着武云在身边坐下,笑着问:“你别只顾着给我们想造型,还是想想什么时候找男朋友吧,你妈给你挑了几个……”
  “我才不要她挑。”武云一脸郁闷地说,“我也要和你一样。”
  “和你小姑一样好啊。丫头,到时候你给你小姑当伴娘吧。”张文定听到这个话,就歪头看向了武云,笑着来了一句,然后喝了口茶。
  武云哼哼着道:“哼,你倒是想得美,跟我小姑结婚还想着我,想买一送一吗?”
  “噗……”张文定一口茶就喷了出去,然后连着就是好几声咳嗽。
  武玲一阵心疼,赶紧在他后背上轻拍着,边拍还边对武云瞪眼道:“你这丫头,怎么说话的?什么叫买一送一,这能买能送吗?”
  张文定刚止住了咳,正往里面咽着口水,听到武玲这个话,顿时又咳了几声。
  这姑侄二人,今天说话也太有风情了。
  他直起身子扭过头,正好看到武云那俏丽的脸,脑子里不禁冒出个荒唐的念头来,如果在古代,说不定真的能够买一送一,那多好呀……
  “看什么看?”武云就瞪了张文定一眼,冷哼一声道,“一副色咪咪的se狼相!”
  “你怎么回事啊?刚才是不是哪个惹你了?谁惹你了你找谁讲理去,我可不是你的出气筒。”张文定被武云这一连串不按常理出牌的话语给搞得很恼火,也顾不得这儿是不是她家里,没好气地回应道。
  武玲实在弄不明白,这两个人怎么说不上三句就要吵起来呢?吵过之后又还忘得快,下次见面继续吵,偏偏还是挺认真的吵,并不是那种开玩笑的吵。
  “打住,打住。”武玲可不希望这二人吵得厉害了发展到在拳脚上见高低,也不想惊动哥哥和嫂子,赶紧双手一分,一手按住一个,飞快地说,“马上就要吃饭了,你们俩都安静点行不行?到外面了随便你们怎么野,这是家里。”
  说完,她还朝楼梯方向看了看。
  这时候,曾丽从厨房里开始往外端菜了。
  武玲和张文定一起来,曾丽就说要亲自下厨,说是这么说,可实际上,她也就是在厨房里站着看着,偶尔指示服务员几句,这个上得厅堂的妇人很喜欢时不时的过一把下得厨房的瘾。

  张文定和武云对视了一眼,都不再争论了。
  吃饭的时候,武贤齐开了瓶酒,还是很给张文定面子了的。
  武玲和武云都没喝酒,可能是觉得在家里喝放不开的缘故。喝酒就仅仅只是喝酒,不讲段子,不谈工作,这个酒喝得无比沉闷。
  好在这沉闷的时间还不算太长,只半个多小时,武贤齐就不再喝也不再吃,离开饭桌回了书房。
  吃完饭后聊天的时候,武贤齐一直在楼上没有下来的意思,张文定觉得武贤齐可能是想到了自己和徐莹的事情所以对自己还有不满吧。曾丽倒是找了些话题,没冷落了张文定,只不过,话题都不提及他和武玲的婚事,而武云也没有把话题往这个方面上引的意思。
  武玲倒是想聊一聊这个,但张文定只说和她结婚,却还没有商量结婚的日子,倒也不好在这时候说出来。

  就这么无聊地坐着聊了半个多小时,武玲总算开口说要出去了。
  曾丽挽留他们就在这儿住,武玲自然不会答应,曾丽也不勉强,她早就看出来了,武玲和张文定虽然没结婚,但恐怕早就已经同床了,真把他们两个人留在这儿睡觉,安排他们各睡一个房间吧,那他们心里恐怕会有些意见,可安排他们住在一间房吧,似乎也很不妥,倒不如让他们到外面去,喜欢怎么睡怎么睡,她懒得操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