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287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丰富多彩的野餐别有风味,仿佛一下子拉近了领导和普通干部的距离,吃饱喝足折腾笑闹够了,领导们又站起来象征性地挥挥锄头。
  冀良青的秘书小魏在今天的场面上很是活跃,一会儿布置人员有条不紊地植树,一会儿派人检查指导栽树苗的业务工作,一会儿又指挥干部拍照,专门在冀良青和庄峰面前晃荡,有意表明自己在现场起着不同一般的作用。
  因为这种宏大场合,直接体现一个人的精神面貌,能全面展示一个人的应变能力和驾驭才干。
  政府办公室的那个马副主任今天也是不甘落后,又是给领导递茶送水,又是忙着给冀良青和庄峰介绍整个植树造林工作情况,这时他给每一个领导都发了一支香烟,笑容可掬地对庄峰说:“市长今天应该犒劳犒劳我们这些苦力吧,你看我们为领导卖命打洞,手都打起了泡。”
  庄峰开起玩笑来风格与冀良青迥然不同:“我早知道你小子是打洞的专家高手,怎么今天弄起了泡?你***火力也太猛太过了点,把那个洞往死里打,***你小子也有家伙不行的时候?”
  旁边的人听了笑得直弯腰,马副主任也笑嘻嘻的,不失时机地闪到冀良青和庄峰眼面前,他深知这个时候,在领导面前现个身,给他们留下的印象会比平时要深刻的多,比在办公室诚惶诚恐地当面汇报要实用的多。
  小魏又过去神气十足地带着一堆干部围着几个洞转悠,东看看西瞧瞧,煞有介事地四处检查各个单位的工作成果,又以行家的口气卖弄了一番挖洞植树的常识:“洞要挖得一米见方,树苗栽种前要把土垫底培好,树根在埋藏时不宜过紧。”等等,让人感到他不愧是干一行爱一行,钻一门懂一门的能人专家。
  其实他这番表演实属多余,机关干部们没有几个真正有心弄懂植树的诀窍,并不想大老远来这里研究挖洞栽树的学问和技术,到这里来只为装点一下门面,掀起一番全民植树的热潮。
  其他部门的领导都明白今天这个场合的主角是城建局,不是展现自身的舞台,他们很有分寸地站在自己所处的配角位置上,和领导分享着劳动的快乐,共同参与制作这一台植树工作场景,烘托出区里中心工作的热烈氛围。
  不知不觉又过了个把钟头,正午的太阳已升得老高,市里有些部门的队伍已开始收拾家什,准备收工打道回府了,这些单位早就计划好了借着这次植树的名义来组织春游的,早就急不可耐地要提前开拨,有的不等市领导下指示便悄悄地开溜,各自带着自己的队伍整好行装,不声不响地走了。
  等到大队人马撤离山头之后,真正的植树造林正式开始了。
  那些市里干部们挖好的树洞五花八门极不专业,就象小孩子过家家时弄成的尿坑,城建局干部按惯例还要安排当地农民重新挖洞,并栽下那些放置在大卡车上成捆成捆的树苗,同时雇来附近村庄上的农村劳动力编成一支临时清扫保洁队伍,把几千人马糟蹋过的地方,以及遗留在满山遍野的垃圾清扫处理掉。
  所有这些都是城建局的善后工作,照例要花费一大笔开支才能对付过来,这笔开支当然最终还得由政府来掏腰包,而纳税人永远都不知道这些山上的树是由他们花钱请人栽下的。
  欢欢喜喜的下山而来,但就在这个时候,刚才的欢歌喜庆却突然的被冀良青打断了,在冀良青身边,这个时候只有庄峰和华子建两人,其他人都远远的和他们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冀良青在这个阳光明媚的时候,说了一句让华子建最为沮丧的话:“下午我们就开会讨论一下昨天我们说的人事议案吧,华市长,你不会依然坚持你的看法吧?”
  华子建沉默了下来,他不想回答冀良青的这个问题,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毫无疑问的想要坚持自己昨天的论调,但对这样无谓的争扎华子建也是清楚的,自己不可能获胜,因为自己面对的已经不单单是冀良青一个人,自己还要面对被他用利益收买的庄峰,以及尉迟副书记,在这样的实力悬殊中,自己坚持自己的看法到底还有多少作用呢?
  冀良青嘴角露出了一丝嘲讽的微笑,说:“华市长啊,你有的时候很厥的,其实何必这样呢,我承认,小魏可能身上还有一些这样那样的缺点,但是谁能没有缺点呢?”
  华子建知道冀良青正在偷换着一个概念,其实在这个提案中的重点并不是小魏的能力问题,而是冀良青想要夺取大宇县的控制权的问题,同时也是在消弱华子建的实力,并给华子建造成更多的后遗症的问题。
  但华子建想到的这些是无法用语言表述出来的,这是一种只能意会,无法言传的深层的权谋韬略,明明你看得懂,但你却无法反驳。
  庄峰见华子建默默无言,就说:“华市长啊,我看这事也不是什么大事,你何必这样固执,干脆还是昨天最初说的那样,让江可蕊当广电局的局长。”

  庄峰在这次人事调整中已经获得了出乎意料之外的收获了,所以他不想因为华子建而节外生枝,就算舍弃广电局局长的那个位子,他还是愿意这个议案可以顺利的通过。
  华子建依然还是很固执,他平静的说:“不用,我说过的,江可蕊就是当上局长,我也会要她辞掉的,至于大宇县书记的职位,我依然主张不动为好。”
  冀良青一下就转过头来,冷冷的看着华子建,让这个阳春三月的温暖瞬间的变得寒冷起来,他在也没有说一句话了,他加快了自己的步伐,远远的把华子建和庄峰甩在了身后,对华子建这样一个不识时务的人,只有用事实才能让他醒悟,你想碰的头破血流,那就来吧。
  也就在这个时候,华子建接到了大宇县张广明的电话,华子建看了看号码,就走到了一个岔路上,接通了电话:“广明,我华子建啊。”
  张广明在电话的那头犹豫了一下,才黯然神伤的说:“华市长,你们昨天的会议情况我听说了。”
  华子建还是很吃惊的,这连24小时都没有到,远在大宇的张广明都听说了昨天的研究,可想而知,市里其他部门,其他领导更是早就知道了这个消息,现在的官场怎么会是如此一种情况,小道消息怎么就比正式的通报更为及时。

  其实想想也不奇怪的,不是每个人都像自己一样,有的人在会议研究后,他需要及时的给将要提升的那些人卖好,他需要让那些人知道是自己在会上为你据理力争的的,他需要这些人感谢自己,而不是等到任命通知之后,那样的话,至少这个人情会大打折扣的。
  而更有许多的人,他们就是专门为了传播和获取各种信息的,他们会把这当成一种自己超越别人的炫耀资本,他们每天挖空心思的通过各种渠道来打探和分析获得的所有消息。
  想一想,华子建自己好像也做过这样的事情,当初在洋河县,在柳林市的时候,每次提拔人之前,自己不是也会早早的和这个人私下沟通一翻,以显示自己对他的垂顾吗?
  所以想到这里,华子建也不再惊叹了,他移动了几步,离开大路更远一点,说:“是啊,和你过去猜测的情况很吻合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