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80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哦?”楚天齐显得很疑惑。
  “远房表姐。”庞大海又补充了一句,再次把信封递了过来。
  楚天齐脸色一寒:“你要再这样的话,就别干副股长了,做个一般工作人员吧。”
  “别,别这样。”庞大海依然不肯收回信封,“徐县长不知道这事。”
  “别那样?我告诉你,我就是这样的人?”楚天齐翻了脸,“收起来,你走吧。”
  “主任,主任太……太见外了。”庞大海红着脸,把信封重新揣回衣服口袋。不情愿的向门口走去,还边走边回头谄媚笑着。
  楚天齐语气一缓:“小庞,你刚才在这儿站着,一点都不紧张,心理素质不错呀。”
  庞大海先是一楞,接着满脸笑模样的说:“多谢您的夸奖,我妈说您肯定会看表姨面子的,我不紧张。”
  果然如此。楚天齐懒的再说话,不烦恼的挥了挥手。

  庞大海出去了。
  看着门口方向,楚天齐轻声道:“小聪明,不可大用。”然后又补充道,“不过可以利用。”
  离春节越来越近了,楚天齐异常忙碌。不但要接听各种祝贺、拜年电话,还有好多事情需要处理。以前做副职时,好多事都不需要自己考虑,现在却不得不操心。
  当然楚天齐十分清楚,自己需要的是掌控大局,所以,对一些具体的事,他在给出指导意见后,就让这些副职们去办。比如,感谢合作单位的事,楚天齐在和班子成员商定后,继续参照去年的标准,让王文祥和姚志成操办。

  虽然只是去送一、二百元面额的超市购物卡,但王文祥和姚志成都很高兴,都觉得这是给对方留下好印象的机会。当然,有个别关系单位,因为工作对口的原因,是由冯志堂或方宇去送。
  大多数国人很重视这种“礼尚往来”的规矩,并不见得就是稀罕那点东西,更享受的是那种被尊重的感觉。如果该给对方尊重,而没有去做的话,那以后就别怪对方不给面子了。
  还有几个人那里,必须楚天齐自己去表示的“尊重”,比如郑义平、徐敏霞、刘院长、欧阳主任、俞海洋等等。给这些人当然就不能送小购物卡了,但也不能太俗,于是楚天齐就每人给带了一份老家山上产的口蘑。
  既然要表示尊重,冯副书记那里自然也不能少,但楚天齐没有自己去,而是让冯志堂去的。冯志堂还带回了冯副书记的话——“感谢楚主任,感谢同志们”。对于最应该上门去表示尊重的人——县委书记柯兴旺,楚天齐却没有去,他担心柯兴旺会以这个小事“翻脸”,会让自己下不来台。当然几位副职也不适合去,他们当中没有类似于冯志堂和冯志国的那种关系。
  和外单位有“礼尚往来”的情况,本单位也涉及这种事情。由于楚天齐忽然权利扩大、威信激增,又恰逢过节,好多本单位人员就以拜年为名上门送礼。常常刚起床打开办公室屋门,就马上有人冒出来,有时都准备休息了,又会响起敲门声。

  来人往往会用黑色塑料袋装上两条烟,或是递上一张购物卡,当然也有要奉上小信封的。楚天齐明白大家的心思,但自己坚决不能收,那怕只是一、两条香烟,那怕只是一点“小意思”。
  面对主任的拒绝,有人误解了意思,想要表示更大的敬意。有人以为主任是在谦让,就继续想说服对方。还有人表示“我就是一个人来的”,潜台词就是“你放心,不会被人发现的。”
  虽然有时场面略有尴尬,但楚天齐又不能拿出一副“圣人”嘴脸,对人家进行一顿“三观”教育,更不能上纲上线,只能耐心的解释“你的心意我领了”。有的人不死心,总在说着各种理由,楚天齐只得假装生气,甩出一句“把东西拿回去,我就是这样的人。”
  所有来表示“尊重”的人,都没能让楚天齐收下“小意思”,但绝大多数人心里都踏实下来,知道主任把自己心意领了,知道主任就是“这样的人”。当然,也有人不以为然,猜测姓楚的是“假正经”或是“胃口更大”。
  楚天齐发现,院子里那些半拉子工程现场,出现了好多安全警示。有些是用纸箱片做的,有个别的是用木板做的,这些警示牌或用木棍插在地上,或直接贴在墙上。警示牌上面写着“危险,请勿靠近”,或是“擅自闯入,后果自负”的红色字样。
  一开始,楚天齐不知道是谁做的,只到他看到一个人的背影,便猜到了做牌子的人是谁。
  明天就正式放假了,管委会给开发区每个工作人员也发了过年福利。福利标准是在去年基础上,每人多发了一百元过节费。员工们听到这个消息,都非常高兴,都表示感谢领导,感谢楚主任。只有楚天齐心知肚明,最应该感谢的是郑县长和徐副县长,要不是他们及时下拨经费,哪有钱发这些,恐怕连工资都没着落了。
  吃完午饭,楚天齐回到办公室,拿上自己分到的福利,出了屋子。
  有的单位人员看到主任一手抱着饮料箱子,一手提着一袋大米,就热情的要帮忙,被楚天齐婉言谢绝了。人们发现,主任拿着东西径直向后面走去,不禁纳闷:他要去那个小屋?
  很快,楚天齐就到了开发区东北角小房子,推开了屋门。
  屋子里一个人正蹲在地上弄着什么,听到响动扭回头,露出一张布满皱纹的脸,脸上满是络腮胡子。这个人正是开发区“安全员”苟大军,说是“安全员”,其实就是看门的。
  这样的“安全员”一共有两个,除了苟大军外,还有一人。不同的是,苟大军有开发区正式编制,另一个是临时工,苟大军看管这些半拉子工程区域,另一个“安全员”负责在办公楼值夜班。
  楚天齐把手中东西放到地上,找了个凳子,坐了下来。
  苟大军依然蹲在那里,鼓捣着手里东西,头也不抬的说:“领导来检查工作?”
  楚天齐一笑:“过春节了,来看看你。”
  苟大军看了一眼地上东西:“那可不敢,再说了,那些东西我也分了,你拿回去吧。”
  楚天齐没有接对方的话,而是问道:“院里那些警示牌都是你做的吧?做的不错,也很及时。”
  “及时个啥?好几年才做,还叫及时?”苟大军没有顺着楚天齐的话说。
  楚天齐没计较对方说话方式,而是问道:“苟富生是您晚辈吧?”

  “全县城也没几个姓这破姓的,能没关系?”苟大军回答还是这么有个性。
  “那就对了,怪不得那天有人到我办公室闹腾,富生能及时赶到呢,肯定是您老通知他的吧?”楚天齐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