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437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是当然的。您放心,我一定照顾好。”俞洪敏信誓旦旦地保证,说完,转身将站在他后面的小青往前面一拉,对梁健介绍道:“梁书记,这是我特意给你安排的专职服务员许青,您叫她小青好了。接下去,您要是有什么要求,直接吩咐她就可以了。”
  小青不可谓不是一个美女,这样的美女做一个客房服务员,不能不说是一种浪费。但在招待所这样的地方,这样的美貌之下,到底是什么,却又不好说了。
  梁健只是看了小青一眼,没有任何其他的表示,对小五说:“我们先到房间吧。”
  小青的安排并不只是个例或者特例,而小青此刻表现出来的单纯无辜,也未必是真,梁健清楚,所以就没开口拒绝。

  而俞洪敏见梁健对小青态度冷淡,愣了一下,旋即又笑了起来。他可不担心,小青是他们招待所的第一美女,服侍过的领导也不少了,就没一个能一直“铁面无情”到底的。俞洪敏相信,不用多久,梁健也会融化在小青的石榴裙下。
  梁健他们进了房间后,陈杰略微坐了一会,就离开了。俞洪敏跟着陈杰一起走了,小青站在门口,看着忙碌的小五,犹犹豫豫了好久,怯生生地问:“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梁健看他一眼,说:“这里暂时没什么需要你的地方,你先回去吧。”
  小青站在那里,脸颊微微涨红,半响,才开口说道:“我就在楼下,如果您有什么需要的话,电话机直拨数字6就可以找到我。”
  梁健点头,没再看他。小青的目光在他身上,停留了一两秒钟,转身走了。
  小青走后,梁健和小五两人收拾好行李,各自休息。大约五点半左右,陈杰又来了。一进门,就对梁健说:“刚才这一个小时,我这手机都快被打爆了,都是来让我帮忙安排晚饭的。看来,您一来,这些人就都坐不住了。”
  陈杰一边说着,一边往沙发上一坐,倒也是一点也不拘谨。梁健笑了起来,调侃:“那你安排了没有?我这晚饭可还没着落呢!”
  陈杰顿时愣住,惊诧地看着梁健,片刻后,忽然一笑,说:“晚饭我当然是安排好了,不过我们不跟这些人吃。我带你去吃点特色的。”
  梁健原本是想着让太和宾馆方面送个晚饭过来随便解决一下,但现在被陈杰这么一说,他倒是起了些兴致。
  陈杰似乎担心梁健不愿意,又加了一句:“保证你一吃就忘不了。”
  梁健的兴致更浓了。叫上小五,三人立即出发。等电梯的时候,电梯门一开,迎面就碰上小青。双方一对视,小青呀了一声,看向梁书记,问:“梁书记,晚饭您是打算在这里吃,还是出去吃?”

  陈杰代替梁健回答:“今天晚饭你们不用准备了。”
  “好,那听领导的。”小青的目光总是偶尔地在梁健脸上转一下,说实话,这种无辜清澈的目光,怯生生地模样,还是会让人有些按耐不住的冲动。但梁健到底不是当初血气方刚,年少轻狂的时候了,如今也已经在奔四的路上,自然也懂得了,无论做什么事,保持三分理性是多么重要。
  出了宾馆,陈杰的车等在门口。陈杰自己是司机,小五和梁健坐在后面。一路上,陈杰都充当着一个导游的角色,凡是路过的地方,他总能说出些一二三四五来,一些本地人都未必有他这么熟悉。梁健看过陈杰的履历,他并不是太和本土人,到太和的时间也不是很久。他对这个城市能有这样的理解,想必花了不少功夫。
  陈杰带着梁健二人,在各种街巷中七绕八弯的,最终停在一条河边。这条河并不是娄江,但据陈杰说,这也是娄江的一条支流,不过目前梁健看到的这一段,是下游。今年雨水少,加上娄江上游修了水电站,所以这河里根本没多少水,白天的时候,都能看到底。
  河边已是华灯初上。红色的灯笼,映照着所剩无几的湖水,倒是有些像永州的那条洛水街,不过或许全国凡是这样的仿古街道都是差不多的景色吧。
  三人沿着这河边慢慢走着,风吹过时,总感觉有不少的颗粒物撞在脸上。小五掏出了三个口罩,递了梁健一个,又递了陈杰一个。三人带着口罩,看着偶尔擦肩而过的人,也都戴着各色各样的口罩,低头快速走着,仿佛不愿在这样的空气里多停留一秒。这样的情景,很像当年**流行时,人们总是匆匆,口罩上露出的眉眼间也总是会带着些焦躁和一丝丝地恐慌。
  梁健问陈杰:“这里的空气一直都是这么差吗?”
  陈杰回答:“那倒也不是,下雨的时候会好一些。但雨一停,就会立马恢复原状。今年因为雨水少,所以特别严重一些。”
  梁健掏出手机查了下当地的空气质量检测指数,上面显示是良。梁健愣了愣,然后将手机递给陈杰看。陈杰看了一眼,哂笑道:“这数据要说假也算不上,太原面积也不小,那些院里工业的山区,空气质量还是能达到这个数据的。只不过,这数据就好像是人的脸,那些人怕丢脸,担心引来麻烦,自然就要往好里说。”

  梁健收起手机,没说什么,只是心里却已是不太舒服。这空气质量这么差,对人体健康的伤害是很大的,尤其是孕妇和幼儿。梁健来这里之前,就已经听说过太原的空气污染比较严重,但此刻亲眼看到和亲自呼吸到,还是会觉得惊讶。太原的空气污染,除了各大城市都有的尾气等污染之外,最关键还是在于那些煤矿集团。在开采煤矿生产的过程中,机器和流程的不规范严格,从而排放出来的污染才是眼前这一切的幕后真凶。

  “到了。”梁健正想着,陈杰停了下来。梁健一看,是一家很小的门面,但门外摆着的几张小长桌边,都坐满了人,有些人已经在吃,有些人还在等。至于店里,也都已经坐满了人。
  梁健是不太喜欢人太多的场合,何况他们如今这样的身份,其实并不适合在这样类似大排档一样的地方吃东西。只是,陈杰宣传做得好,梁健也想尝尝看。
  来之前,他就听说过,太和最出名,无非就是面食。曾有人说,在太和农村你随便找个老太太,在她家里住三个月,她能一天三顿变着花样地给你做面食,顿顿不重样,这或许有些夸张,但也足以证明,这太和的面食吃法是花样繁多。
  梁健看了看,这小门面没有招牌,但里面卖的,好像也都是面食。陈杰让梁健在这里先等等,然后自己挤着人缝,走店里面去了。梁健和小五就到旁边的河边栏杆边找了一处略微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刚坐下没多久,忽听得一声大喊:“郝老板,出来交租了!”
  抬头看去,只见来了三个黑社会模样的汉子,个个都左青龙右白虎的纹了不少纹身,一个打着赤膊,另两个穿着白汗T恤,站在那小门面的店门口,朝里面看着。
  周围的人不少人都抬起头来,看着他们三,像是等着什么好戏开场,也有两个姑娘,拎了包就起身走了,走时步伐仓促。
  日期:2016-02-02 08:2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