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53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严叔心里暗暗叫苦,他现在是总算明白当兵的和丨警丨察有什么区别了。丨警丨察是绝对打不出这么密集的子丨弹丨的,这些当兵的就像是子丨弹丨不要钱似的狂妄地进行扫射。
  这里面有一些区别是常人不知道的,对于丨警丨察来说,他的枪支发出的每一发子丨弹丨,都要写上十几页甚至几十页的报告,几点几分在什么地方打出去的,子丨弹丨打在了哪里,弹壳在哪,各种……
  对于当兵的来说就没有这种考虑了,因为在当兵的眼里,射击只会在两种环境下发生——训练场和战场。
  毫无疑问,此时等同于战场!
  “注意更换弹夹!”杜晓帆大喊着,连续打出两个两发点射。
  他的话提醒了兵们,尤其是那些只有一年兵龄的列兵。老兵们开始有把握地进行点射,而列兵们也意识过来,在老兵们的掩护下飞快地更换弹夹。有个列兵手忙脚乱的,插了好几次也没能把新弹夹给插进去。

  此时,严叔几乎是贴着地表趴着,他一只手死死地摁住刘鹰弟弟的脑袋,另一只手拿着手枪。
  他知道,是逃不掉了。
  想到这里,他把刘鹰弟弟手里的枪夺过来,低声对刘鹰弟弟说:“你快走,不然来不及了!我拖住他们!”
  刘鹰的弟弟死命地摇头,说,“严叔,我不走,我没犯法,当兵的不敢那我怎么样,再说,我还没满十八岁,我不怕!”
  的确,如果不是杀人放火这些罪行,未满十八岁的都会从轻处罚。
  严叔叔想到这也只能无奈地放弃,当兵的应该不会为难他。
  “严叔,要不我们投降吧,打不过当兵的,他们那么多人!”刘鹰的弟弟说。

  严叔叔脸色阴沉,什么话也不说。
  那边,杜晓帆已经完全的冷静下来了,他打出手势指挥着兵们拉开散兵线,成弧形朝目标隐蔽的地方包围过去。
  枪声停下来了,然而却是比刚才的密集的枪声更令人感觉到可怕。严叔知道,当兵的已经完全确定了自己的位置,所有的枪口肯定都瞄准了这里,只要有什么举动,就会招来密集的子丨弹丨!
  杜晓帆的心跳非常快,再怎么说,他也是第一次遭遇这种遭遇性质的枪战。而此时此刻,三排长这个唯一的干部在九班那边,就算是听到枪声赶过来,也需要一点时间。
  三排长岑全齐肯定是知道杜晓帆这边发生了什么事情,刚刚枪声响起来的时候,他就通过单兵电台呼叫杜晓帆,然而情况如此的混乱,杜晓帆根本不敢也没有多余的心思及时回复他。
  岑全齐自然就会有判断了。

  此时此刻杜晓帆更不敢发出任何声音,其他兵们更是小心翼翼,慢慢的朝前走着丁字步,尽量的放轻脚步,作战靴踩在地表上的树叶上发出的或清脆或沉闷的声音,每一下都让他们自己心惊胆战。
  这样的死一般寂静的情况持续了不知道多长时间,杜晓帆只觉得自己像乌龟一样向目标靠近,却丝毫不敢行差踏错。他从目标的左翼接近,终于在拐过一棵大树之后,他更加清晰地看清了目标。
  目标有两个人,一名中年人和一名少年,趴在一处凹地里,利用一块凸起的小土坡进行隐蔽,小土坡上面稀稀疏疏的长着一些杂草。
  杜晓帆停下了脚步,身子贴着大树,利用大树作为依托,举枪瞄准了手里有枪的严叔。从他现在这个位置,可以对两名目标进行射击,中间没有任何阻挡。
  深深呼吸了一口,杜晓帆的目光透过觇孔看到了准星,慢慢的将准星压在了严叔的脑袋上,他犹豫了一下,慢慢的将准星移动到了严叔的后背。在这个过程里,他竭力地控制自己,不让自己激动地扣动扳机。
  也许只有一次扣动扳机的机会。
  需要指出的是,杜晓帆是五连三名精确射手中的一名,另外一名正是一排的余安邦。五连最杰出的三名班长,同时也是精确射手,这一点在那么多连队当中,也是非常的奇特的现象。
  其他兵在慢慢的逼近,吸引了严叔的注意力,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左翼已经完全的暴露在杜晓帆的枪口之下。
  刘鹰的弟弟趴在严叔的右侧,他的目光并不惊恐,当他的目光无意之中扫过严叔的左翼,他吃惊地看到了一身沙漠迷彩作训服的杜晓帆已经呈现出了瞄准姿态。
  他的嘴巴慢慢长大,“严叔小心!”四个字喊出来的同时,杜晓帆扣动了扳机……

  毫无疑问,杜晓帆没有什么发出“不许动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放下武器投降”这样的觉悟,当兵的都没有,也没有接受过那样的训练。
  当杜晓帆抓住了呼吸过后到再次呼吸这个中间短暂的时机,用右手食指压掉了第二道火之后,5。8毫米步机弹便冲膛而出势不可挡无法挽回。
  显而易见,作为精准射手,杜晓帆非常的清楚,呼吸之间的这个时机,是身体最稳的时候——真正进行过射击训练的人都会知道,呼吸会影响射击的精度。
  子丨弹丨精准地打在严叔的后背上,从脊椎边上进入,穿透了心脏。严叔的身子只是颤了颤,瞳孔猛然放大,在鲜血从枪口涌出的时候,也就死透了。整个过程仅仅只有几秒钟的时间。
  杜晓帆枪声落地之后,班里的其他弟兄也及时包围了上去,枪口对着严叔的尸体以及刘鹰的弟弟。当兵们看到刘鹰的弟弟还是个少年并且手里没有武器的时候,刹住了要开枪射击的念头。
  刘鹰的弟弟抬起头,茫然地望着这些穿着沙漠冬季作训服的兵们,还有他们手里黑乎乎的95式自动步枪。
  就差那么一点点,他就被击毙了。
  杜晓帆急步跑过来,看见现场被完全控制了,顿时松了一口气。这个时候,他才来得及摁下单兵电台的通话键进行报告:“排长排长!我是五班我是五班,我们遭遇了陌生武装人员,目前已经控制了现场,击毙一人活捉一人!”
  兵们还是如临大敌地瞄准着刘鹰的弟弟和严叔的尸体。
  岑全齐的声音响起:“马上查明身份!我马上到!”
  “收到!”

  杜晓帆看向刘鹰的弟弟,问道,“喂,你叫什么名字?”
  刘鹰的弟弟看着眼前这位不必自己大多少的当兵的,却是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害怕,尽管严叔叔的尸体就在他身边。
  他双手抱在脑后,回答:“刘雄。”
  “你是做什么的?为什么会在这里?”杜晓帆问。
  这就看出来了,当兵的毕竟不是丨警丨察,问话没有一点技巧。
  “我是学生,我来这边玩儿。”刘雄说。
  杜晓帆笑了笑,并没有去追究刘雄说的话的真假,他指了指严叔的尸体,说,“这位是谁?他手里可是有枪,还朝我们开枪了。”

  日期:2016-02-01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