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835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道:“听着怎么送我上路一样。”
  沈月说:“瞎说什么呢。”
  我说:“来,干了这杯酒,十八岁以后我又是一条僵尸!”
  沈月打了我一下。

  两人干了这杯酒。
  徐男没来,以她的身份,就不方便经常出来和手下这帮人闹了,原本沈月也不想出来的,毕竟身居高职了,就不同于平常了。
  这就是身份的转换啊。
  第二天一早,先去跟监狱领导给走程序了。

  到了总监区长办公室。
  就是韦娜面前。
  她一看到我,就没给我好脸色。
  一边盖章,一边说道:“哟,还不错嘛。这转换的速度,挺快的。”
  我说道:“没你快总监区长。”
  她说道:“d监区啊,我挺熟的,那里啊,不是很好管,你要小心。”
  她冷笑看着我,笑里藏刀。

  我说道:“我会的,谢谢韦总关心。”
  臭女人,估计已经在d监区让她的人设置好了圈套让我去钻,行,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等到某天,我肯定要干掉你。
  去了d监区报到,先去了d监区监区长丁佩那里报到,她也是刚从指导员升到监区长,看起来,她颇为得意。
  看面相,也比较尖酸刻薄的一个人,估计之前和韦娜在一起狼狈为奸,做了不少坏事啊。
  一般来说,高升的人,大多都抑制不住自己真正兴奋的内心。
  所以,这就是格局了。
  真正大格局的人,不会因为升职而整天表现出沾沾自喜,最起码,心里高兴,表面也能控制得住自己,而我见到的韦娜和丁佩,这两家伙,直接写在了脸上的得意,还对身边人颇为不敬,看来,真的不得长久。
  我也挺庆幸自己遇到的是这样的对手,最为可怕的,就是像康雪那样,根本让人看不到看不懂她心里真正想法的人,而且,她不求高升,她为了自身的利益,自己隐忍着,躲着藏着,出面露脸的事让人去干,她藏在背后,操控着前台的这帮人。
  还是司马懿那句话啊,人啊,太多的,图虚名惹实祸。
  但是想要能控制得住自己的心,又有多少人能做得到。

  丁佩,看起来也应该四十多吧,和韦娜是一个系列的,都是看着就让人十分不爽的。
  她也一脸装比的看着我的资料,然后说道:“以前在b监区,做过指导员。为什么前段时间,被撤职了。”
  这不是在人伤口上撒盐吗,这跟去问女囚为什么犯罪进来的一样。
  人家不难受吗。
  我说道:“上面写着有。”
  她说:“上面写着,作风问题,你是什么方面作风的问题。”
  我咬咬嘴唇,这种问题让我怎么回答。
  我那时候,的确是因为和女囚王燕,搂搂抱抱,被拍到,还有我收了王燕的钱,帮王燕干点事,所以,上面用了作风问题四个字,干掉了我,撤了我指导员的职位。
  丁佩这么问,让我如何回答?
  她死死盯着我,就是要我必须回答了。
  丁佩对我说道:“你不想回答这问题?”
  我说道:“可以回答。”
  丁佩没有给我台阶下,直接说道:“那说说看,什么作风问题。”
  我挺直腰杆,说道:“和女囚太过于关系亲热,收了女囚的好处,额外给女囚保护。”
  丁佩点了点头,不依不饶的问:“关系亲热到什么程度?”
  这家伙,让我很不爽。
  我说道:“亲嘴了。我那时候的确是思想没够坚决,差点被糖衣炮弹给打倒了。”
  丁佩说道:“还有呢。”

  我问:“还有什么。”
  丁佩问我:“给女囚保护,收受女囚好处。”
  丁佩说道:“收了多少。”
  我说:“一万。”
  丁佩不屑地嗤笑一声,说道:“看来真的是有作风的问题。上面这么把这么一个作风问题的人安排来我们d监区做指导员。不要带坏人嘛,把下面都给指导坏了。”
  她真的是一点面子都***不给我了啊。
  我忍着,不爆发出来。
  凡事,还是都是要先学会了忍耐,在忍耐中慢慢的寻找机会,干掉她。
  看来在她心中,我真的是什么东西都不是啊。
  丁佩指着我说道:“在我们监区,绝对不允许这种情况的出现,如果你胆敢这么做,对不起,我马上上报。我们监区的成绩,相信你也知道了,在每次评比中,都是名列前茅,希望你不要给我们拖了后腿!”
  我嘿嘿笑着:“是,绝对不会的。”
  丁佩挥挥手:“去你办公室。”

  我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妈的,也不安排给人带我,让我自己找过来,然后开办公室的门的钥匙,都自己去问要来的。
  进了自己办公室后,整理好了。
  在无聊的办公室里度过了一个早上后,下午,有人进来给我汇报工作了。
  在监区我接触过这些工作,都差不多,到了这边,我该自己处理什么工作,我自己懂。
  早就熟悉得不得了了。
  很快的,我就把她们递给我的工作报告给看了一下。
  有一份报告上,是让我签字的,是关于处罚三个女囚的报告,报告上写着是因为那三名女囚殴打别的监室的女囚,所以,申请把她们关禁闭一个月。
  一个月,这可是够长的,搞不好,女囚在关久了,就会在禁闭室中自杀。
  我在监区,还很少见过那么重的处罚,就是当时对待农佳婕,也只是让她一个人待在一个空监室而已。
  禁闭室,那真的不是人待的地方。
  我们监区尚且如此,更别说d监区了。
  我问给我把报告交来给我签字的那女狱警:“打架造成了别的女囚受伤了吗。”
  她说道:“没有。”

  我说:“那这样的处罚有些重了。”
  她丝毫没把我放在眼里,说道:“让你签了就签了,你都不知道到底怎么情况,在d监区,对这些重犯女囚,就活该这么处罚!”
  我说道:“让我签了我就签了?你让我签我就签,你以为你是谁?”
  我直接呛了她。
  她这才发现我狠狠盯着她,她急忙站好了,说道:“不是,指导员,我的意思是说,我们关于这些处罚我们都习惯这样子了,就是要这样处罚的,希望你能签了。”
  她不太敢看我了。
  竟然如此目中无人,拿着一份报告进来,还逼着我给你签了啊。
  我说道:“你叫我签我就签,那我还不能了解了才签了?”
  她低着头,没敢接话。
  我说道:“万一我签了,回去了你拿着人关去禁闭室,人出了问题,那是不是要怪我?”

  原本不想发火的,想忍着的,可是看到她颇为不敬的样子,而且竟然直接是命令我给她签字,好像我是她下属一样,我就来气,直接就忍不住了。
  我说道:“你带着我去看看,那三名女囚怎么样的,我再做决定。”
  她只能带着我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