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375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想到田刚强那双严厉的双眼,赵成斌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不敢再往下想。
  “包书记,我这里又接到了群众来信,这已经是第六封了,您看市委那边能不能出面召开一个碰头会,拿个意见。管理一下那些污染企业……”赵成斌想尽快解决一下柳浪河的治理问题,免得老百姓们无法忍受时到政府大院门口散步,到时候自己这个副市长可就要首当其冲地被推出来承担责任了!
  “我一会还要去开个会,明天田省长要我陪他去视察西京的几家企业。要不等后天我看看能不能抽出时间?”包国强虽然是市委一把手,但是作风却很平易近人,不像是前任市委书记龙林桂那样喜欢搞一言堂。他那边传来一阵说话声,看来包国强正在和人讨论什么。
  “包书记,您看这样行不行?明天您陪田省长下企业的时候,我也到现场去一下,如果可以的话,最好就在柳浪河旁边开一个现场会  。我这边顺便把市环保局的同志也叫上,让他们把几家污染比较严重的企业领导召集起来,就地解决。你看怎样?” 赵成斌和包国强接触的次数虽然不多。但是也算是摸清楚了包国强的脾性。大着胆子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如果是龙林桂当一把手时。他赵成斌敢提出这样的要求就算是僭越。但是在包国强来说就无所谓,只要下边的干部提的要求合理,包国强都会答应的。

  果然。包国强没有拒绝赵成斌,沉吟了一下说道:“我向田省长请示一下,如果他答应,咱们就按你说的办。”
  包国强做事效率很高,很快就给赵成斌回了话,说是田省长答应了西京市在柳浪河边召开现场会的请求。这个消息让赵成斌喜出望外。
  他急忙吩咐秘书,联系几家企业老板,又通知市环保局、省环保厅的一干人。让他们在规定时间赶到柳浪河边参加治理污染现场会。
  乐功成听说要开柳浪河治理现场会,也是十分重视,马上让齐万年派人参加。
  从那天宴请申奇钟回来。乐功成才算真正地认识了包飞扬。回来的路上,他几次告诉萧明说,飞扬这小伙子行。

  既然是得到了自己的肯定,乐功成也就在电话中告诉齐万年,现场会的事,不妨让第一监察室出面,到时候让他们半个督办手续,这件事就交给第一监察室督办好了。
  柳浪河畔,一群人围在田刚强的左右,在讨论着什么。
  造纸厂的一班人,以申奇钟为首,一个个用手帕捂着鼻子,忍受着河边刺鼻的气味。
  别看申奇钟在西京市班子成员面前趾高气扬,面对田刚强的时候,可以说就剩卑躬屈膝了:“是,田省长说的完全正确,造纸厂马上就把污水治理排上日程。”
  田刚强知道这是下面对付上面的一贯说辞,现在说排上日程,等一年后再来,还是说没有研究结果,人家已经按照计划推进了,只是速度稍慢了些,充其量也就是个工作不力,作为上级,你又不能打板子。拿这种说辞对付一个官场浸淫了二十多年的省长,申奇钟这话就有点勉强了。“不知道这个日程会排到多久?二十八世纪到来之前,能不能让西京市市民享受到清新的空气,洁净的水源?”
  田刚强对于这位年纪一大把的老油条是毫不留情。像这样推诿扯皮的事情他见得多了,这位竟然在省长面前卖弄,让田刚强很不舒服,糊弄鬼子呢!
  申奇钟讪笑到:“省长说笑了,不过造纸厂污水治理资金是一大难题,希望省委省政府可以充分考虑到这一点,体谅造纸厂的难处。”
  “难处?”田刚强冷冷的盯一眼申奇钟,“难道造纸厂比下游的农民更难么?比附近的居民更难么?资金问题好像几年前造纸厂就有过报告,来之前我特意找来看过。那上面不是说,以每年度30%上缴额度留存,作为治污排污的经费吗?据说上年度造纸厂上缴了一千万元,也就是说,每年截留的经费超过三百万,那笔钱在哪里?”
  申奇钟没想到田刚强连这个六七年前的东西都知道,他身上开始冒汗:“是这样,造纸厂的住宅已经成为危房,设备也已经老化,所以……”
  包国强在一边幽幽地说:“好像去年你们军区后勤部的大楼,造价两千万,这还不算内装修和配属的办公用品,据说造纸厂淘汰的办公设备  。是两年前刚刚配置的,新鲜着呢。”
  申奇钟面色一变,对于这个在西京市风生水起的家伙,他当然不陌生。以往这位新任市长在他眼里。不过是上窜下跳的小丑罢了。没想到关键时候被他阴一把,此时申奇钟杀了包国强的心都有。

  市政府坚持要把八一造纸厂关停,等排污设备到位、运转正常后才能复工;八一造纸厂则称厂里资金周转相当困难,一时半会儿挤不出钱来。双方僵持不下,田刚强的秘书提醒了他几次,说省政府那边还有安排,几个地市的一把手等了一个上午,各个都有紧要工作汇报。
  “这样吧,包市长,我一会还有个会。你们先在这里讨论着。我建议你们明天抽时间专门召开一个会议。说说这个八一造纸厂的事儿,至于牵扯到军地关系,我会找涂书记请他出面协调的。”田刚强说着。和赵成斌、包国强等一干市领导握了个手,看也没看申奇钟,直接上车回省里去了。
  申奇钟落了个大长脸,也是一肚子委屈没处说。
  就在这时,一个工作人员走到申奇钟面前,对他耳语道:“两家造纸厂的原材料供应商被抓进了公丨安丨局,听说是因为嫖娼,现在咱们库房的原料只能用两天了。”

  “什么?昨天下午不是还见面的吗,怎么还不到一天时间,他们就进了局子?”申奇钟在田刚强面前没有讨到好脸色。厂里的供销科长又给他带来这么一个消息,怎能不让他七窍生烟。
  “听说是昨晚上在红玫瑰,被公丨安丨局抓了个现行,你看这事,我们也没法出面协调。再说厂里也是等米下锅,要是这几个人在里面蹲个十天半月的,咱们厂也只能暂时放假。”供销科长不敢大声说话,怕惊动市政府那干人,只能咬着申奇钟的耳朵。
  “屁话!”申奇钟恨得牙根直痒痒,环保厅这帮家伙,怎么就勾上了公丨安丨局,先下手抓了原料供应商,这不是釜底抽薪,逼着造纸厂停产吗?
  “包市长,厂里出了点事,我也要回去处理一下,你看?”申奇钟想顺坡下驴,借机脱身。
  “申厂长,你没听到田省长说你们先在这里讨论着,难道你回去,让我们和柳浪河讨论吗?它能把你塞给它的苦水倒出来?”赵成斌见申奇钟想溜,直接把田刚强抬了出来,小敲了申奇钟一下。
  申奇钟见在场的人没一个替自己说话,怕硬着撕破脸皮落下破坏团结的骂名,也只能站在那里不敢再提回厂的事。
  现场会一直开到下午四点,每一位参与者都饿的头昏眼花,中午可是没吃饭。也不只是谁出的主意,招待餐安排在一个小食堂,就是造纸厂墙外的一家小饭馆,只是距离排污口有点近,味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