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372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廖青青知道包飞扬在想什么,边关门边解释“这是楼上邻居家的孩子,他们两口子在外地出差,就放在了我这儿。那男人也不经常来,我一个女人,帮人家带孩子也算做个伴儿……要不然今早上王新军来找我,我也不会跑到外面去……”
  包飞扬走进屋里,见廖青青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饭菜,屋子里除了廖青青和那个小男孩,没有听见其他人的声音,看来王新军真的不在。这让包飞扬刚还忐忑的心稍稍平静了些。
  “廖小姐,不要准备太多,本来说两个朋友一起过来,不料他们家老人今天生日,我在西京也没什么朋友,只好一人过来了。”包飞扬将水果放在一张红色茶几上,不客气地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那小孩子不敢过来找包飞扬玩,只是寸步不离跟在廖青青的后面。
  廖青青拿来两只酒杯,为自己倒了一杯白酒,剩下的大半瓶全推到了包飞扬面前。

  “包主任,谢谢你今天出手相救。”廖青青将那个小孩子抱到自己腿上,给他夹了一个鸡腿,端起酒杯说。
  “没什么,我只是不想看热闹的人挡住我们的路,也不愿意看见没素质的人在我们的家属院里造成恶劣影响。”包飞扬抿了一口酒,说。
  “唉!”廖青青叹了一口气,将那孩子往腿上搂了搂,也端着酒杯喝了一口酒:“我知道在世人眼里,我们属于道德败坏的女人……”
  没有真正穷过的人,绝对不知道有钱的时候是一种什么感觉。小时候,廖青青家里穷得晚上睡觉不关门,小偷也不愿意光顾  。爸爸可能是穷怕了,变得非常势利,只要能拿到钱,就是女儿卖身来的,他也会喜滋滋地用手指沾着口水数得很满足。说起过去,廖青青的眼里透出无尽的悲哀。
  在廖青青读初中的时候,就经常听到爸爸唠叨:我只能养你到18岁,不管你考不考得上大学,你都要自己养活自己。
  这个唠叨,一直伴随着廖青青到了高三。

  那时,廖青青对考大学非常恐惧,心想:考不上非常丢人,而且在这样的家庭里,肯定没有好日子过;考上了,也是很惨,老爸不会养我,我靠什么去读完大学呢?
  老天还是没有安排廖青青上大学。难念她已经18岁了,爸爸的唠叨和刻薄越来越激烈,已经成为一种病态。家对与廖青青来说,不仅没有温暖,而且是一种长久的伤害,那时廖青青最希望的就是,永远离开这个家。
  读书无望,廖青青只能以打工来安慰自己,弟弟还在上学,家里也无力支付两个人的学费。自己不能复读,她受够了爸爸的唠叨,她要证明自己不是吃货,她要用自己的汗水来弥补自己对家里带来的损失,来消除爸爸心底那种多余人的感觉。
  第二年,廖青青终于跟着一个老乡来到了西北省,在一家造纸厂里打工。就在这时,廖青青认识了一个在她生命中永远留下伤痛的男人。
  他就是这个造纸厂的业务员、副厂长的小舅子王新军。
  廖青青那时没见过世面,在车间上班时,被正在闲溜的王新军看在了眼里。
  本来,她在厂里经常挨主任训话,但自这天之后。车间主任突然对她好得很反常,生怕她跑了似的。不久,有个自称副厂长导司机的人,经常给廖青青送来衣服和化妆品等礼物,说是他一个朋友对她很关心。
  一个月后,有一天,廖青青正在上班,车间主任笑容可掬地把她请到大门口,说有人找她。门口有一部红色桑塔纳车。车间主任说有人在车内等。
  廖青青进了车才知道,原来是那位业务员开车来接她去吃饭。她当时想,这个人不能得罪,车间主任都巴结的人,一定有点权势。自己在厂里要想不受欺负,这个人或许就能做自己的靠山,至于今天,只是吃饭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席中,他直截了当地说出他的意图,说想把一套房子给廖青青住。这意思再笨的女人也听得出来。那天,廖青青没有同意。
  也许是老天有意安排,吃饭回去之后,宿舍里的女孩们个个指桑骂槐地说是狐狸精,会勾引人,经常有男人送东西,还跟厂长的小舅子出去约会,简直像三陪。

  廖青青被室友们指责得无地自容,想到自己的清白被人玷污,当时气不打一处来,也开始反唇相讥讽刺她们说,看看你们的长相,连**都没资格。
  这句话,惹来一干室友们群起围攻,她被打得全身紫一块青一块。
  一个打工的女孩受到这种欺侮,这时的廖青青不仅需要感情的安慰,她心里的第一感觉就是一定要报复。如果她不跟这个业务员,车间主任肯定不会为她出一口气,那么,廖青青也就白白被欺负了;如果跟了那个业务员,不仅能得到安慰,还能叫厂长把那些女人都炒掉。
  几天后,廖青青终于答应了业务员,住进了他给自己准备的房子。当晚,她的清白就送给了这个叫王新军的男人,不过,王红军也彻底地为她出了一口气,找了个理由让厂长把打她的那些女孩都炒掉了  。
  接下来,廖青青就从厂里辞职,安心陪着这个比她大了八岁的男人过起了日子。
  如果做一个普通人的情人,是完全可以过得很幸福,但做一个整天在外面跑业务的业务员的情人,比坐牢还难受,一个月难得几次在一起,那种滋味对于一个青春萌动的女孩来说真是一种煎熬。
  廖青青就这样被“软禁”在“金屋”里,每天听着时针的滴答声,等候着他偶尔的光临。

  廖青青不想自己青春在牢笼中逝去,既想离开这个监狱一样的别墅,又离不开他。因为一离开他,又将跟以前一样,一无所有,又要继续去工厂里做一个受人欺负的人。
  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过了三年的时间,本以为王新军会永远呵护自己,没想到,今早上他却突然说义无反顾地说要结束这段感情,他说他另有新欢,对自己已经没有丝毫兴趣。
  现在想起来真是幼稚,那时已经知道他早有家室。为什么还要心甘情愿地守着?后来知道他另有新欢,在别处又租下一套房子,为什么不与他彻底决裂?
  “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包飞扬又听到了一个关于廖青青做小三的新版本。
  “还能怎么样?走一步算一步吧。”廖青青把杯子里酒一股脑倒进了嘴里,伸手拿过瓶子又给自己倒了一杯。“他要抛弃我,正合我意。反正和这种人在一起也没意思。”
  “王新军这人我不了解,你们就没有和好的余地了吗?”包飞扬考虑到廖青青从此又要无依无靠,也只能出此下策问她。
  “这个人生来风流,这一段时间几乎天天和女人在外面鬼混……听说他和其他几个业务员最近天天在歌厅过夜。”
  “难道出门在外的男人都是这个样子?”包飞扬没有从事过业务员的角色,听廖青青这么一说,反倒是有些好奇。难道说这个群体都有这么一个共性?人世间真的就有这样的特殊群体吗?
  “也不是,主要是近一段时间八一造纸厂流动资金紧张,他们几个没能要来货款,各自的厂里怕成为坏账,就让他们几家联合起来堵八一厂的门……”
  “你说这些人都是八一造纸厂的供货商?”包飞扬听到八一造纸厂这名字。精神为之一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