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278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大排档桌椅都摆在街上,只是在家门口摆一个简易的灶,点起火就开摊了,这里有好几家大排档,华子建和王稼祥各处走了走,各处点了一个拿手菜凑成一桌,于是便吃着大排档的廉价菜,喝着几百块钱一瓶的茅台。
  华子建喝了一杯酒之后,问:“稼祥,你怎么看今天这事?”
  王稼祥摇着头说:“尉迟副书记简直是疯了。”
  华子建叹口气,说:“是啊,他这次豁出来了,不过还是没有得逞啊?”
  王稼祥说:“怎么会得逞?”

  华子建就笑笑,又喝了一杯酒说:“你对第一轮的弃权票作何感想?”
  “嘿嘿,显而易见的,冀良青书记没有帮忙呗。”
  “稼祥啊,这才是问题的关键啊,你知道吗?就在不久之前,冀书记找过我,说让我和他一起联手支持尉迟副书记。”说完,华子建意味深长的看着王稼祥。
  王稼祥就愣住了,他细细的品味了好一会,才惊恐的说:“天,真悬。”
  华子建也感到后怕的,残酷的现实给他上了生动的一课,差一点点,自己就栽在冀良青的手中了,现在想起来都可怕,华子建长嘘一口气,说:“我当时真担心啊,担心第二轮选举的时候,我们的人依然投弃权票。”

  王稼祥就淡淡的说:“不会,我提前早就和他们约定了一个细节,只是没有告诉你而已。”
  华子建面露欣赏的神情,连说几个好字:“好好,好好,看来你也真是锻炼出来了,我当时真担心。”
  王稼祥也叹口气说:“不过想想真的有点让人揪心,没想到冀书记对你如此残酷,我一直感觉你们还不至于闹得怎么僵。”
  华子建摇着头说:“也不完全市如此,我分析,冀书记只是要让新屏市少一股势力,至于是我或者尉迟副书记倒霉,那都无关要紧。”
  王稼祥不太明白的说:“他为什么不直接借助这次机会拿下庄峰?”

  华子建摇摇头,缓慢的说:“这不附和冀书记的性格,他不会在这个问题上冒险的,他一向都是个谨慎而深谋远虑的人。”
  这是华子建在第一轮选举之后得出的结论,从开始的时候,他并没有看出冀良青的圈套,如果说他侥幸的躲过了这一劫,那完全归功于华子建一贯的小心,在重大决策中,他现在很少会出现当初在洋河县,或者柳林市那样的莽撞,何况这件事不是那种义气纷争的事情,它们没有触动到华子建心底的红线,所以华子建才能从容镇定的思考和处置。
  王稼祥给华子建倒上酒,说:“那么现在省委会不会找尉迟副书记秋后算帐呢?”
  华子建思考着说:“很难说,现在有两种可能,一种是省委了解的这次选举背后的真像,那就会动他,凡是在选举中,违背省委意图操纵选举的,组织上都不会轻易放过。即使没有证据,但这事也明显的不能再明显,再说,组织要动他,也不会说这个理由,要说的理由多的是,只要他自己知道是这个原因理由,大家明白是这个理由就行了。”
  王稼祥连连点头说:“是啊,要是这样的话,新屏市又该暗潮涌动了。”

  华子建停顿了一下,接着说:“还有一种可能,就是省委不动他,这事虽然造成了一定的影响,但是并没既成实事。不过,省委会狠狠地批评他,这种批评可以不点名,只说事实,只说现象,只说危害性,可以叫你引以为戒。而这种指桑骂槐的批评是无法申辩的,尉迟书记自己知道自己事,也不可能申辩,这样会产生一种什么结果?以后,尉迟副书记将斗志消沉,他再不会得罪人,更不会像以前那么旗帜鲜明地支持我,也不会和我对立,他会小心的做人,小心的做事,这或者也是冀书记早就预计到的一种结果,也是冀书记希望的一种结果。”

  王稼祥咀嚼着华子建的话,说:“也就是说,不管出现哪一种结果,在新屏市,尉迟副书记都已经失去了他的价值。”
  “可以这样说吧。”
  “那么,华市长,现在你在面对冀书记和庄峰的时候,你也失去了绝对优势。”王稼祥忧心忡忡的说。
  华子建深深的看了一眼王稼祥,一点不错,王稼祥毕竟在官场的时间不短了,而且他也有足够的政治天赋,他看到了问题的关键,华子建也一直为这个结果在沮丧,他深刻的明白了目前自己面临的局面,自己已经不可能在成为新屏市三足鼎立中的一支力量了,自己必须做好准备,要么唯唯诺诺的低调做人,要么投靠庄峰或者冀良青。
  当然了,两害相权取其轻,自己恐怕只能跟随冀良青的脚步走了。
  这个时候,华子建也不得不佩服冀良青,几乎很多结果冀良青都已经预计进来了,他轻松的破除了自己和尉迟副书记对他形成的压力,让新屏市的政治生态又回到过去的状况下,姜还是老的辣啊。
  王稼祥看得懂华子建的焦虑,他轻声说:“那么华市长,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华子建茫然的摇摇头说:“我还没有看的太清楚,在等等看吧。”
  王稼祥端起了酒杯,说:“喝酒。”
  华子建就把杯里的酒喝了,王稼祥不禁吓了一跳,要知道,这大排档可没有那种大酒店喝酒的酒杯,用的是喝水的玻璃杯,这一杯至少三两酒,虽然喝了一些,华子建这一喝,却喝了大半杯。
  王稼祥想,华子建一定也头大的很,以后怎么样和冀良青,庄峰相处,是摆在华子建面前的头等大事了。
  这时候,江可蕊的电话打了进来,问华子建在哪?
  华子建说:“我在大排档,和稼祥喝酒。”
  江可蕊说:“怎么跑到那种地方?”
  华子建说:“不是贪这里炒的菜够味道嘛!”
  江可蕊说:“注意点啊,一个是卫不卫生呀?还有一个,形象问题啊。”
  华子建笑笑说:“没关系,不是喝酒嘛,酒能消毒,至于形象更不用怕了,我又没干坏事,对吧?”
  江可蕊话题一转,就问今天选举的事。华子建很惊讶,问:“这才多久的事?你那边也知道了?”

  江可蕊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我想,现在全市都在议论这件事了。”
  华子建摇摇头说:“可真够神速的!算了,这里说话不方便,你早点休息吧。”
  挂上了电话,华子建一点都没有轻松起来,以后该怎么走?这够让华子建琢磨好久的了。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有亮,冀良青就带着新屏市的组织部长一起去了省城。
  对这次选举所产生的后遗症,冀良青其实也有过预计和推演,总体来说,并没有和自己的大方略相差太远,只是华子建的行为让冀良青有点意外,但这不足以影响到整个趋势和大的结果,从此之后,新屏市的权利格局又可以回到自己预期的状态了。
  所以虽然说现在是到省委给王书记做检查,但冀良青心中并没有太过失落,他也明白,任何事情都不可能十全十美的,有得就有失,只是看你怎么权衡,怎么理解了。
  半道上,冀良青就给省委书记王封蕴的秘书张亚明挂了一个电话,说自己想见一见王书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