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276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几天,华子建一直都在思考这个问题,冀良青真的有如此大的胆子吗?他不是一个普通的人,更不是一个江湖上,社会上靠义气而生存的大侠,就算他真的帮着尉迟副书记击败了庄峰,对冀良青又有多大的好处呢?
  难道他不怕省委,省政府领导对他的怪罪?
  尉迟副书记操纵这场选举是情有可原的,他要拼一把,他已经让贪婪完全搞乱了心智,他用他的小聪明在发泄着他这些年来的不满,在报复这些年来省上对他的不公,但你冀良青会和他一起冒险吗?
  华子建的答案是否定的,这都是源于华子建对冀良青的了解和分析,所以就在昨天,他发出了一个两不想帮的指令,他要在看看,与其让冀良青对自己产生误解,也不能轻易的否定自己的推断,从来华子建都是一个很自信的人。
  华子建知道,这会儿,尉迟副书记心里一定得意得开了花,他的脸上也一定流溢出压抑不住的胜利者的微笑,华子建把目光投向了尉迟副书记,华子建立即看到了一副惊愕的表情,尉迟副书记茫然地瞪着主席台上那块统计板,仿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华子建想,想不到,你这尉迟副书记还挺会演戏的!你就演吧,你就装吧,你继续演继续装!
  华子建心里这么说着,把脸转了回来,就感觉到坐在身边军分区政委用手肘暗暗碰了他一下。
  军分区政委贴着他耳朵说:“好像不对劲!”
  华子建点点头,对他笑了一下,说:“你也看出来了?”
  那知,军分区政委愣了一下,就用一双迷惑的眼睛看着他,华子建心里一跳,想他怎么用这种眼神看自己?好像自己倒成幕后操手了。
  他的注意力又回到选举程序上,马上就明白了军分区政委为什么那么瞪着他了,形势并非像大家估计的那样,或许说,形势却是向着有利于庄峰的方向发展的,因为庄峰的票慢慢的多了起来,逐步超越了尉迟副书记。

  华子建只能紧紧瞪着那块统计板,一会儿看庄峰名单下那一连串的“正”字,一会儿又看尉迟副书记名单下的“正”字,两人你来我往,你一横,我一竖,你一个“正”字,我也一个“正”字。
  华子建的心都悬到了喉咙眼上。
  接下来,情况开始稳定了,庄峰的票数刷刷的涨了起来,很快就把尉迟副书记甩到了身后,会场上就变得鸦雀无声了,在一会,所有的票数念完,庄峰超过了尉迟副书记。
  选举终于尘埃落定,华子建叹口气,摇摇头,看来庄峰还是在基层的基础扎实啊。
  但情况有一次的让人们膛目结舌了,当统计数据出来时,鸦雀无声的会场一片哗然,庄峰虽然票数比尉迟副书记多,但依然没有获得通过,因为他的票数也没有过半数,这就是说,两人都没选上,两人还要进行一次选举。
  台上那位省组织部的处长早就吓得脸儿发青了,这边结果一出,竟忘了离开主席台,就急着用手机向上反映情况,结果折腾了好一会,也打不出去,像是新屏市的组织部长提醒了他一句,他才知道会场里没有手机信号,外面早就开来了一辆公丨安丨局的信号车,把这一块的信号屏蔽了,处长这才急急往会场外跑,下台阶时,脚软了一下,差点没跪在地上。

  新屏市的组织部长在主席台上宣布:“同志们,根据选举法的规定,此次选举还没有结束,大家可以走动一下,出去吸吸烟,上上厕所,十分钟后,再回到会场,宣布上级的有关指示精神。。。。。。”
  华子建傻傻的坐在那里好一会没有反应过来,他起初是很奇怪,为什么冀良青和尉迟副书记联手还拿不下庄峰呢?庄峰的票数怎么就比尉迟副书记多那么多呢?
  接着他听到庄峰的票数也没有过代表半数,华子建就彻底的惊呆了,他头上的汗水也一颗颗的滑落了下来。
  他明白了,这么多的弃权票并不是自己一家的,这里面还有很多是冀良青派系的人也在投弃权票,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呢?
  很快,华子建就恍然大悟了,情况已经很明确,这次的选举就是冀良青预谋了很久,设计了很长时间的一个陷阱,他和自己起初预料的一样,他绝不会自己操纵这场选举的,他不过是想让尉迟副书记和自己来对抗庄峰,他想看到因为是自己和尉迟副书记的联手操纵而让庄峰票数落后,那么,冀良青就能反戈一击,置自己和尉迟副书记于死地,
  冀良青精确的计算出了自己和尉迟副书记的实力,知道只要他的人马不动作,就算尉迟副书记加上自己团队的票数超过了庄峰,尉迟副书记依然也是过不了半数,依然还是需要通过第二次选举来完成,但那样的情况就很严重了,因为陪选人的票数超过了正选人,这还是会引起上面的关注,甚至是调查的,自己和尉迟副书记不仅最后不能得逞,还会很被动的接受惩罚。

  而在第二次选举的时候,冀良青的人肯定会老老实实的投庄峰的票,让你随便什么人也抓不住他的把柄的。
  想到这里,华子建真的开始后怕起来,冀良青的狠毒和阴险,让华子建有点毛骨悚然,老谋深算的冀良青在很久之前就开始为今天布局了,也许他想装进去的未必就是自己,可能性更大的是尉迟副书记,但这样的心机,这样的城府,确实骇人听闻。
  其实就在这一刻,庄峰和尉迟副书记还没有完全的理解冀良青的意图,因为他们的信息中缺少了一个华子建这一环的关键信息,所以他们还在茫然中。
  庄峰也在奇怪为什么冀良青和华子建没有帮尉迟副书记。
  尉迟副书记在奇怪,为什么冀良青按兵不动?难道冀良青非要等到下一轮选举才会出手吗?
  只有冀良青的心里是很清楚的,他第一次有了一种黯然伤神的感觉,因为华子建没有上当,这一点他也有过估计,但没有想到的是华子建竟然用了和自己相同的方式。
  这太让冀良青惊讶,华子建的谨慎和多虑,给冀良青上了生动的一课,说真的,冀良青不希望庄峰落选,他很明白这样一个道理,庄峰的选入这是省委和省政府的意图,自己不能违背这个意图,即使,让他当市长,再跟他斗个你死我活,自己也绝对不能违背这个意图。

  这是组织原则!在宦海多年的冀良青,他是很清楚什么叫组织原则的, 如果,庄峰不能选上市长,就会闹出大笑话,一个市委第一副书记的市长候选人竟然会落选,组织上一定会追查幕后操手,自己绝不能当那个幕后操手的!
  当然只要自己不参与,出现了问题那就是另外一说了,那个时候,冀良青想,在坐的大多代表都知道是谁和谁在操纵选举! 那时候自己稍微的加以利用,尉迟副书记和华子建,必定会有一个人倒霉,那么剩下的另一个人,也就不得不依靠自己来在新屏市立足了,因为他们两人和庄峰都有不可调节的仇恨,特别是选举之后,这个仇恨就更大了,想要在新屏市好好过下去,不来投靠自己?他还能靠谁呢?

  但问题是华子建又一次躲过了自己的陷阱,这的确让冀良青感到沮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