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80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答了一声:“是我”,走近了屋子,到了办公桌前。
  楚天齐之所以惊讶,是因为屋子里出现的人,完全在自己意料之外,是楚天齐根本没想到的。这个人是楚天齐的老熟人,原青牛峪乡常务副乡长温斌。
  “又见面了。”温斌缓缓说出了四个字,目光盯在楚天齐脸上。
  看到对方没有让座的意思,楚天齐自己坐到了椅子上,“温乡……温镇长,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一周。今天是第一天上班,没想到就遇到了你,看来咱俩真是缘份不浅那。”温斌的话不咸不淡。
  “是,是。”楚天齐多少有些尴尬,急忙转移了话题,“你到了城关镇,怎么没听到消息?怎么又会在丨党丨委这边办公?”

  “明天才会宣布。”温斌的话里带着一丝酸楚,亦或是讥讽,“两年没上班了,好不容易弄了个副书记兼常务副乡长,提前来积极一下。”
  “是吗?副书记兼常务呀?祝贺你。”楚天齐伸出了右手。
  温斌没有伸手,而是摇着头,有点凄凉的一笑:“有什么好祝贺的?比不上你,双料正科主任。真是世事无常啊!”
  楚天齐也多少能理解温斌的心情。对方一走就是两年,而且还是在边疆,期间的凄凉与辛苦可想而知。另外,当初两人还是在青牛峪彼此掐架的上下级,没想到今天又见面了,但两人身份已经都发生了变化,确实也怪不得温斌会感慨。
  楚天齐抽回右手,重新找了话题:“温……书记,你这两年都是在哪待的?”
  “能在哪?牲畜比人多的地方。”温斌脸上闪过一丝悲凉,转移了话题,“你来有事吗?”
  “哦,是这么回事……”楚天齐讲了来查阅档案的事,也讲了徐镇长让找温斌的事。
  温斌想了一下,给出了答复:“你春节后再来吧。”
  报复。这是楚天齐听完此话后的第一印象。
  “需要理由吗?”温斌接着说,“我明天才可以正式上任,再有三、四天就放假了。”
  楚天齐答了一声“好”,站了起来:“我春节后再来。”说完,向温斌点点头,走了出去。
  回到办公室,坐在椅子上,楚天齐想着刚才到城关镇的事。
  无论如何,楚天齐也没想到会遇见温斌。实际上在这两年里,他已很少想到这个人,尤其近期更是从没想过这个名字。
  可以看的出,温斌脸上写满了沧桑。想是在那样的环境,再加上心情不畅,人肯定要老的快。从现在的面相看,温斌比两年前至少要老了五岁以上。
  在青牛峪时,虽然是温斌挑衅,但后来想起,楚天齐也觉得自己当初有些意气用事。温斌被发配边疆,并非拜自己所赐,但当看到对方那满脸的沧桑时,楚天齐顿觉多少有些愧疚。
  有些事情,回头去看时,总会生出感慨:“何必呢”。但当再次面对时,依然会去较真,甚至斗个不可开交。这就是生活的无奈,也可能是人生的乐趣所在。
  正是有着一些感悟,因此在刚才对话时,即使听出温斌话中带有情绪,但楚天齐也没有接过话茬,而是选择了避开。
  温斌在回答“查阅档案”的问题时,把自己支到了年后,但对方给出的理由确实充分,自己没有不相信的道理。只是楚天齐有种预感,预感这事可能要有波折,同时联想到今后的合作也未必顺畅。
  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这样想着,楚天齐点上一支香烟,吸了起来。
  “笃笃”,敲门声响起。
  楚天齐看着门口,说道:“进来。”

  屋门“吱扭”一响,一个脑袋伸了进来,冲着楚天齐谄媚的笑了笑,整个身体才进了屋子,进来的人是庞大海。
  看到是庞大海,楚天齐收回目光,继续盯着桌上的资料。
  庞大海脚步很轻,慢慢走了过来,在离老板台还有一点儿距离的地方,收住了脚步。看到楚天齐没有抬头,庞大海也没有说话,就那样微哈着腰,垂首站立着。
  一分钟……
  两分钟……

  五分钟……
  庞大海就那样站着,始终面带微笑,似乎也没有着急和紧张的意思。
  虽然眼睛没离开纸面,但对方的神情,还是被楚天齐眼睛余光捕捉到了。见庞大海一副坦然自若的神情,楚天齐有些纳闷,纳闷此人的表现。楚天齐可是清楚记得,在会议室的时候,当自己质问对方时,对方当时连嘴唇都哆嗦的。虽然现在自己没有训斥对方,而只是晾了对方一会儿,但按照对方在会议室的表现,怎么也应该有些紧张才对呀。两次表现也太性格分裂了,到底哪次表现才是真实的,哪次才是装出来的?

  楚天齐抬起头,好像才发现对方似的:“有什么事?”
  庞大海点头哈腰满脸笑容:“主任,我来向你道歉。”
  “道歉?”楚天齐说完这两个字,便不再答话,而是看着对方。
  见楚天齐说了两个字就戛然而止,庞大海又是谄媚一笑:“主任,在开发区刚一成立的时候,我就来了,到现在已经四年。期间我经历了好多领导,包括主任、副主任,但您是我见过的最有魄力也最有能力的领导。您刚到开发区一个月,就让大家对您佩服的五体投地,紧密的团结在您的周围,这都是由于你的人格魅力所致。”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果然,楚天齐听到这些话后,脸上露出了笑容,只是这笑容里却是隐着冷笑。
  一看有了效果,庞大海继续说道:“以前没有接受过您的领导,但我对您的大名早有耳闻,对您的事迹也是如雷贯耳。您上班第一天就成功处理了上丨访丨,之后更是……”

  “这些不用你说,我比你清楚。”楚天齐打断了对方的话,“你就直接说事。”
  “是,是,我主要是对您太崇拜了,才忍不住讲到您的事迹。”庞大海拍了一句马屁,才又说,“那天在会议室,我说话不当,希望主任不要见怪。”
  “哦,说话不当?”楚天齐故意加重了那四个字的语气。
  “嗯,说话不当。不,不,是我说话太……太不得体,太过分。”庞大海急忙解释,“这主要是因为我少不更事,受了别人的蛊惑。”
  楚天齐面色一沉:“受蛊惑?你这是在推脱责任吧?”
  “真的,就是受蛊惑、被蒙蔽了。主要是王主任,不,王文祥让我们这么做的。要不我怎么会做出那糊涂事呢?我对您可是……”庞大海说的很肯定。
  楚天齐心中冷笑:受蛊惑、被蒙蔽?他打断了对方的话:“有事说事,少扯没用的。”
  “您看,这次蒙您不弃,我小庞感恩戴德,以后肯定唯您马首是瞻,您指到哪我就打到哪,绝无二心。”庞大海把手伸进衣服里,才拿出来时已多了一个信封,“主任,感谢您的关照,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说着,他把信封递了过去。
  楚天齐鼻子一“哼”,手一摆:“怎么,你想贿赂我?”

  “您说远了,就是让您买包烟。”庞大海不死心,又抛出了一句话,“徐县长经常和我妈提起您,我妈是徐县长的表姐。”
  日期:2016-11-22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