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365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至于责任问题,我们要以事实为依据。申厂长,今天我们大家能坐到一起,也是本着解决问题的出发点,我们既要考虑八一造纸厂的职工稳定,也要想想西京居民的生活环境。毕竟我们都是为人民服务的,不能将人民的利益置于脑后。申厂长,从你的身份来说,既是企业家,更是军人,以捍卫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为天职。你说说,是不是这个理?”乐功成不能当面训斥齐万年,只是看了他一眼,又开始与申奇钟理论。

  “乐厅长,我尊敬您是我老领导,才跟您说了这么多,您也知道,我这个厂长虽然是个副团级,但权力确实有限,有些事不是我能做主的,还要请示我的上级--省军区后勤部副部长楼天涯。”申奇钟坐直了身子,一板一眼地和乐功成诉苦。就连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包飞扬、萧明,也看出申奇钟这是要耍横了。
  “我还知道,您和楼参谋长是一个团出来的,又在一起共事多年,您何必要刁难我这个小兵,这件事您直接和楼参谋长说,让楼参谋长说一句话,不就一切完事了吗?再则,论职务和级别,我和您直接对话也有点失了您的身份,您现在贵为环保厅副厅长,这个职务放在部队应该属于大校军衔,我一个副团级,也跟您递不上话,您说是不是,乐厅长。”果然,申奇钟把楼天涯抬出来后,又开始将乐功成的军。

  西北省省军区后勤部副部长楼天涯和省环保厅厅长乐功成以前是战友,楼天涯是某团参谋长,乐功成是副团长,当初在楼天涯本来有希望成为团长,但是关键时刻上级任命下来团长的人选却是乐功成  。有人对楼天涯说是乐功成向上级告的黑状,两个人结下心结,这件事申奇钟当然知道。
  乐功成没有直接找楼天涯,而是委曲求全请申奇钟吃饭,就是想把事情解决在基层,却没想到一见面申奇钟竟然是软硬不吃,直接就掀开了盖子,撂给乐功成这么大一个难题。
  真是怕啥来啥,作为乐功成来说,他最害怕和楼天涯直接对面,担心楼天涯还揣着当初的心结,两人直接照上面,更不利于问题的解决。但是现在申奇钟把话说到这个份上,让乐功成无法再去避讳这个问题。看来自己打的这个走基层的算盘已经告吹。这不仅让乐功成大失所望。
  “哈哈哈,申厂长你这样说就是有点不给我老乐面子了。也好,既然你不敢承担这个责任,我就去找我的老战友楼副部长,不过呀,咱们今天到此为止,谁也不准再提八一造纸厂的事儿。老齐啊,你刚才说话有点重了,还不赶紧着给申厂长道歉!”乐功成能坐到今天的位置上,自然有其涵养和度量。他打了一个哈哈,把场面圆了过去,只是内心中隐约有中酸涩的感觉,也只有齐万年萧明这些老部下能够看得出来。

  乐功成发了话,齐万年即使心中再不舒服,也得照做。他让服务员拿酒杯来,满满的倒了一杯酒,大步走到申奇钟跟前,把手中的酒杯一举,说道:“申厂长,我刚才有点失礼,有怠慢的地方,还望申厂长大人大量,不要计较。”说完,他一仰脖,把杯中酒喝得涓滴不胜。
  申奇钟是军职干部,自然不怕和齐万年闹什么矛盾,即使当场翻脸也无所谓。但是乐功成毕竟还是军转干部出身,算起来也是他的老领导,虽然说有楼天涯的原因在,但是对于乐功成这个老领导的面子,申奇钟还是必须要给予相当程度的尊敬的,不然传回去会被自己的那些老战友戳脊梁骨的!他端着杯子,浅浅的饮了一口酒,说道:“齐总队长客气了,以后有什么事就直说吧,我可不喜欢藏着掖着的人。”说完这话,也没有再理会齐万年,只是忙着和乐功成聊部队当年的那些事。

  齐万年心里轻叹一声,今天经申奇钟这么一折腾,结果肯定会传到楼天涯耳朵里,那么楼天涯和乐功成之间这么大的裂痕,再也无法弥补了。
  再看看乐厅长尴尬的表情,齐万年也能猜到申奇钟气势汹汹的嚣张之下,藏着别的心机,心里想:要是真的见了楼天涯,乐厅长该怎么下台?
  申奇钟说要在最近两天,让楼参谋长一起出来坐坐,不知道他是故意掩饰,还是真有其事?
  申奇钟如此激进的样子,他背后不就是有楼天涯在搞鬼吗?
  齐万年一直都注意着申奇钟的反应,让从他的面目表情上找到点破绽。不过齐万年看得出,这个申奇钟的脸色还是静水一潭,没有丝毫的涟漪和波澜。
  萧明也急着想把乐功成从泥沼中拉出来,但他知道他所处的层次还不够,有些事情是他所看不透的,有些事情乐功成也不可能跟他透露什么,要把握好度,就要看他自己的悟性。
  齐万年喝下满杯白酒,也没脸再留下来,就像乐功成告了假,心里窝着火就出去了。
  包飞扬给申奇钟点名留下来,脸色也很难看,但他又不得不摆出笑脸来,有如给摆在火上烤,他知道申奇钟抽齐万年的脸,有替楼天涯报仇的因素在里面,也怕给自己一不小心再惹申奇钟发火,会让乐功成更加难堪,心里就有点惶惶难安的感觉。
  这顿饭开局就闹得这么不愉快,到头到尾,气氛都是极冷,谁都不怎么开口说话  。
  当然,乐功成心情不是很好,即使知道有些事是申奇钟故意做给她们看的,但也没有给他找到再次发飙的机会。

  申奇钟还像个没事人似的,照样咋咋呼呼和大家喝酒,乐功成因为心里不爽,对于你来我往的劝酒,也是疲于应付。
  包飞扬见有些冷场,硬着头皮,先把自己杯中酒喝完,起身说道:“厅长,既然申厂长有如此海量,我小包也就不敢再藏私了,这样吧,我敬申厂长一杯。”说罢,包飞扬抓过两只茶杯,拿来一瓶酒。
  眨眼间,一个空酒瓶就摆在了桌上,两只杯子已经装了慢慢一杯子的白酒了!
  “小包,你要干什么?”乐功成知道部队上喝酒的规矩,没有酒杯时就用茶缸来代替,那绿军用茶缸平时都是喝水用的,一瓶白酒倒进去,也就剩下二两的样子。今天包飞扬闷了半天,一说话就摆出一个拼酒的架势,把乐功成吓了一跳,他不知道包飞扬的酒量,害怕万一出了丑,环保厅这边又要撕下一层脸皮,所以就有点担心。
  “嘿!没看出来,环保厅还真有个爽快人,小包主任,你说这酒怎么个喝法?”申奇钟是部队上有名的酒缸子,刚才来来回回敬了几圈,也没喝下几杯,肚子里的酒虫早就馋得要命,见包飞扬要拼酒,心中暗喜,知道这是包飞扬要出鬼点子找回点面子,就自信地问他。
  “就按你们部队上的规矩,还是比谁先喝的快喝的多,当结束后酒瓶少的一方就是输!”包飞扬看着申奇钟,冷冷地开口说道。
  包飞扬原来虽然说是见酒就醉,可以当他离开天源市的时候,尚晓红悄悄给了他一个祖传的药方,他这才明白尚晓红那般海量虽然说是有先天遗传的原因,更主要还是靠这个祖传神奇解酒药方。包飞扬私下里用这个药方试验过几次,虽然他达不到尚晓红那样喝几斤白酒丝毫不醉的程度,但是基本上也能够做到喝两三瓶白酒当场不会醉倒的地步。
  申奇钟听完之后不由苦笑道:“不是吧小包?部队的老规矩啊,你没当过兵,这样我不是占你便宜了嘛!”
  “我也是想跟部队的同志学点本事!”包飞扬出一丝微笑,故意把本事两个字加重,还看着申奇钟打趣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