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364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乐功成呵呵一笑,一边整理桌面上的文件一边起身道:“敢情这个申奇钟还会算卦,未卜先知,知道今天晚上我要请吃饭啊?老齐,你说的好!天元楼就天元楼,我们堂堂的省环保厅,到天元楼吃顿饭,这个单还是买得起了!”
  **************************************
  天元楼大酒店,是西京少有的几家高档餐饮场所之一。
  门廊前的迎宾小姐看到齐万年他们是来用餐之后,说是两个穿迷彩服的同志在二楼等着,就直接送他们到二楼。
  申奇钟是一个五短身材的汉子,小平头、黑脸膛,说话嗡里嗡气,一看就像个当兵的人,和他一起前来的那位倒是个细皮嫩肉、看上去就没经历过田间劳动洗礼的人。申奇钟因为厂子里的事,原本就和齐万年认识,见一行四人进了包间,站起来却不握手,而是先说了一句让人很不舒服的话。“齐总队长,你带这几个人来是不是想找我拼酒哇。”
  “哈哈哈,申厂长是不是怕了?我今天还给你带来了一位重量级人物。来来来,我给申厂长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们厅乐功成乐厅长。”齐万年毕竟是场面上的人物,他没和大大咧咧的申奇钟一般见识,赶紧后退一步,闪到乐功成身后开始介绍。
  “首长好!”申奇钟不愧是当兵的,声如洪钟,先敬军礼,放下手后才往前一步和乐功成握手。

  “这位是我们办公室萧明秘书,乐厅长的专职秘书;这位是我们监察一室主任包飞扬。”齐万年介绍完毕,申奇钟也把身边的那个文绉绉的青年介绍了一下,这时候大家才知道的身份。原来,申奇钟知道环保厅开展百日攻坚行动后,专门向分管八一造纸厂的军区后勤部副参谋长楼天涯作了汇报,楼天涯也派自己的警卫员邵亮到造纸厂协同申奇钟处理此事,今天这个年轻人,就是楼天涯的警卫员邵亮。

  大家按照级别落座完毕,乐功成当然是被大家推到首席,申奇钟和齐万年分坐左右,然后是萧明、邵亮,最后才是包飞扬。
  从大厅进来。一直到包厢,没有遇到刘成器,包飞扬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他倒不是嫌自己和总队长、厅长一起过来吃饭显得张扬,而是担心今天这顿饭自己压根就没有说话的份儿,被他看见还以为自己吃了瘪,送给他一个小人物的把柄。
  可惜没等包飞扬暗自庆幸两分钟,服务员刚把两本菜单递过来。刘成器就推门进来,热情洋溢的跟包飞扬说道:“包老弟你过来吃饭,怎么不提前打电话吩咐一声,我帮你把包厢都安排好……”
  听了这话,齐万年、乐功成、萧明和申奇钟以及他带来的那个人都感到有些吃惊,最惊讶的还是申奇钟和邵亮,这个被齐万年吆来喝去的小年轻什么来头?竟让让一个五星级酒店的老板见了如此恭维。
  “今天是和几位领导吃饭,不用这么张扬。”包飞扬接过菜单交给申奇钟,看着刘成器一眼。淡淡的说道,“你有事先忙去吧,不用特意招呼我们……”
  “乔总队,你老兄手下可是藏龙卧虎啊,一个小主任,就能把这里的老板呼来唤去  。真是强将手下无弱兵啊。”
  “申厂长,这是人家小包的私事,我也不清楚到底咋回事。”齐万年说着。回头严肃地告诉包飞扬:“咱们说好了,今天这顿饭没你的事,别一会给我老齐办丢人。”
  “我听领导的。”包飞扬会心地一笑,回答道
  “好,既然齐总队长盛情款待,我想我老申也不是糊涂蛋,今天请我来,是不是为了我们厂排污超标的事情?”申奇钟此言一出,让环保厅的几个人为之一愣。
  乐功成见申奇钟单刀直入,直接把话题扯到了八一造纸厂的污染问题上。也不仅暗暗佩服申奇钟的爽快。“造纸厂的污染问题是历史欠账,也是实际困难,我想。作为一个新时代的领导者,我们要勇于承担责任,要将人民的利益放在先于一切、重于一切的高度去对待,彻底解决这个问题,绝对不能把这个难题留给后來人。以造纸厂六十年代的污水处理水平,排放的污水对城市的污染都记载在案。如今西京市要想打造宜居城,打造绿色粮食生产基地,就无法回避造纸厂污染的问题。”

  申奇钟叹口气:“是啊,经乐厅长这么一说,我们还真成历史的罪人了。不过我们的实际困难是不是也请环保厅的几位领导慎重考虑一下,造纸厂的污染问题,以往的几届政府都动过心思,只是污水处理厂耗资巨大,军区后勤不愿意花这笔钱,政府也没财力填这个窟窿,我们的效益本来就那么一点点,给职工发工资还不够,何来污水处理?这笔钱谁来出?难道是你们环保厅吗?”
  “华夏人民jiefangjujun环境保护条例第一章第二条说的很明确,军队环境保护工作是国家环境保护事业的组成部分,应当贯彻执行国家有关环境保护的方针、政策、法规和标准,接受国家和地方政府环境保护部门的指导和监督。这点,我想申厂长作为造纸业资深人士,应该早就明白。至于你们厂里的实际困难,我们也会考虑,guowu院征收排污费暂行办法也有规定:中央部属和省属排污单位的排污费,缴入省级财政,其他排污单位的排污费缴入当地地方财政。中央部属和省属企业集中的城市,经省人民政府批准,排污费可缴入当地地方财政。我想,既然八一造纸厂的困难很大,省市两级政府也不会袖手旁观的,只要是八一造纸厂能配合环保单位,将排污费和处罚手续履行完,环保厅会建议两级政府,从所缴纳的排污费中提取资金对你们厂排污治理工作进行补贴,这也是附和相关规定的。这样一来,你们上交的钱也就回到了八一厂的口袋里,再拿这笔钱作为环保设备资金,不是一举两得的事吗?”对付八一造纸厂,乐功成也真是下了不少功夫,环保法律法规条款都能一字不拉地背出来,这对他的记忆力还真是一个考验。

  “现在的关键问题在与我们根本拿不出这笔钱,我们的职工都是些军属和伤残军人,为祖国做出贡献的功臣,我们总不能眼看着这些家庭无衣无食,孩子没学上,大家没房住儿流浪街头吧?”申奇钟两手一摊,有点无奈、还带着点无赖的样子。
  乔万年见申奇钟急转直下,这么快就开始耍横,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就冷哼一声:“污水处理厂绝对不只是钱的事,而是造纸厂的领导,根本就沒有把老百姓的生命安全放在首位。造纸厂在市民比较聚集的生活区,我们应该想到对市民们的危害。”
  申奇钟看向乐功成:“乐厅长,您也是咱们这个战壕里的老人了,您看乐总队这话,直接将板子打在了造纸厂几个领导身上!这可不是我推脱,现实在这儿摆着,这事恐怕谁都无能为力。”
  乐功成没想到齐万年是根直肠子,自己好不容易才把申奇钟绕了进去,齐万年这一搭话,直接把责任推到了身为厂长的申奇钟身上,在心里也不禁有点埋怨乐齐万年没有眼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