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362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原来是这样,厅长,我看您就别去触那个霉头了,要不让环境监察总队那边想想办法?”
  “这是我的任务,还没有和申奇钟正面交锋,就丢盔弃甲逃跑?你叫其他同志怎么看我?”
  楼天涯乐功成两个人结下的心结,已经有十年之久,说是平时也就罢了,这种时候就是去负荆请罪,楼天涯也不可能给他这个冤家面子。军人出身的乐功成虽然直率了些,但他并不愚鲁,要是用他的面子去换回八一造纸厂的罚款,还真有点悬。
  申奇钟不是软柿子,知道乐功成和楼天涯有过节,就是乐功成到了八一造纸厂,他也会毫不客气地把乐功成推到楼天涯面前。到时候事办不成不说,乐功成铁定还得让楼天涯奚落一番。
  左思右想,乐功成还是一筹莫展。“小萧,你去把82版的和90版给我找一份,我看看有没有什么突破口。也只能以法律手段逼他们就犯了。”

  “好,我这就去。”萧明见乐功成情绪不高,也不敢再留下惹领导心烦,就退出厅长办公室,找资料去了。
  八一造纸厂门口竖着的一块木质牌子,牌子最上端是一颗红五星,下面写着八一造纸厂几个大字。
  厂区冷冷清清的,唯一的动静就是从一排红砖厂房里传出来的震耳欲聋的机器轰鸣声。在那排厂房的后面,有两股不同颜色的水流向院墙根处的一个出口处延伸。懂行的人一眼就能看出,瓦房里面就是造纸厂的车间,两股水流就是他们的排污河道,而在院墙的外面,就是柳浪河。
  “实际上,我们八一造纸厂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只要不好好解决排污问题,我们不但要背着污染环境、坑害百姓的骂名前行,同时还会损及我们职工自身的健康。”八一造纸厂工程师阎立本坐在厂长室,眉头紧锁,正在向厂长申奇钟发牢骚。
  申奇钟点点头:“老阎啊,我不是不知道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我不能按照你说的办,你说的这个问题需要钱、同志,是钱!不是西北风,我去哪里搞到那么多钱?你也知道,军区后勤部不会管我们,我们自己又没有资金,厂里排污不是放屁,一用劲就放了出去,我们需要的可都是真金白银!”

  造纸废水主要来自造纸工业生产中的制浆和抄纸两个生产过程。制浆是把植物原料中的纤维分离出来,制成浆料,再经漂白,这个过程会产生大量的造纸废水;抄纸是把浆料稀释、成型、压榨、烘干,制成纸张,这个过程也容易产生造纸废水。这两个程序,如果预先有相应的排污设备,对污水进行处理。不但可以减少污染,废水中所含的一些木纤维还能制作其他工业原料,但是,这批设备少说也得几百万,八一造纸厂现在连原料钱都还欠着,职工们才发80%的工资,别说是没资金。就是手头上有点闲钱,工人们也不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血汗钱用在污水处理上。

  所以,这些道理申奇钟都明白,他也不是不想配合环保厅进行污水处理,一切的焦点都在一个钱字上,所以这才是他最头疼的事儿  。
  随着夏天的来临,万物复苏,空气中的味道也丰富起來,那种让西京市民令人窒息的味道又回来了。就连申奇钟的办公室。也弥漫着一股怪味,这是八一造纸厂排出去的污水散发的味道!
  “老阎,你先回去,这件事我回头再向军区领导反映,你知道这也不是我能做了主的事儿。”申奇钟挠着头,下了逐客令。
  阎立本叹了口气。很是无奈地走了。
  华夏造纸术在千余年的变革中,不断融合了本地的特色,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纸品工艺。在西京毗邻的几个城市。遍地竹林,因而纸农把嫩竹“砍其麻,去其青,渍以灰,煮以火,洗以水,舂以臼,抄以帘,刷以壁”短短的二十四个字,概括了传统手工造纸的全过程。
  虽然传统造纸术。具有很高的观赏及研究价值,但也无法掩饰她的颓废与沒落,难以满足现代社会的需要。那规模小、产量低、劳动强度大、高污染的弊病也日渐凸现。
  在碧水蓝天的西京市,不少厂家利用“柳浪河”水作为水源,而八一造纸厂却将废水排进这些企业的生命河。一股股发黄的散发着刺鼻气味的废水直接流向柳浪河,下游水流进田地庄稼枯死,流进河池鱼虾也根本无法生存。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背后骂他申奇钟是个害人精,可是,他也是难为无米之炊。
  听说环保厅那边搞了个领导责任制,要对辖区的排污超标企业下猛药,这个阎立本恐怕就是听到这个风声,才跑来向自己汇报。申奇钟知道,阎立本也是无奈之举,如果八一造纸厂真的被环保厅查封,不仅仅是他这个厂长被动,就连主管技术的阎立本也脱不了干系。也难怪他事先给自己打预防针,不就是想推卸点责任吗。
  我这也是穷家难当啊。环保局、市政府都将矛头对准了这个小小的八一造纸厂,不死不休死缠烂打,最后不也是不了了之?现在环保厅又要开仗,可能也是柳浪河沿岸的那些厂家把八一造纸厂推向了风口浪尖,他们都在观望,只要八一造纸厂这边顶不住,他们也会乖乖地配合环保厅的整治工作。妈的,这些人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净看着老子干什么!
  几天前,西京市工业会议上,主管工业的副市长黄汉玲声明:“造纸厂的污染问题,是关系到西京市未来发展的大事。如今改革开放的春风已经成为西京市经济发展最强大的助推器,而老城这个污染源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解决,势必会影响到西京市的经济发展。”
  在人大政协会上,一些参加省两会的代表们也一直提议:造纸工业废水属于比较难处理的废水之一,而造纸工业废水中最难处理的废水是制浆废水。虽然没有明确点名,但参加会议的申奇钟也隐隐感觉到,现在的八一造纸厂已经成为西京工商民的众疾之的。
  在造纸厂,制浆废水是一种水量大、组份复杂的废水,水质变动范围大。废水经过预处理再排放可改善污水水质,同时便于根据不同的废水水质采取不同的预处理手段。在对制浆废水进行最终处理时,有机物的去除一般以生物法为主,对难于生物降解的制浆废水,采用厌氧好氧联合处理较为合适,对易于生物降解的制浆废水,可采用一段生物处理。色度的去除,一般以物理化学方法为主,对于规模大、处理水平高的工厂,可采用电解、化学絮凝、臭氧氧化等工艺。八一造纸厂的废水处理,远远低于国标。但是,八一造纸厂连这最基本的治理设备也没有。

  申奇钟也不敢落个对抗政府整治环境的罪名,反正他也是被分配这里的一把手,大事还得军区后勤部那边拿主意。这件事还是先汇报再说。
  按照西北省环保厅的领导分工,乐功成负责生态建设、环境法制、环保宣传、环境监测、污染源调查、城市环境管理。当然,省环境监察总队也归他直接管理,也就是说,环保厅的大部分冲锋陷阵又出力不讨好的事儿,全被乐功成搂进了篮子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