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361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次。军区要求全员额参与、全专业覆盖、各层次争夺,也就是说,这次大比武自始至终贯穿一个“全”字,不允许有一人当“看客”,不允许有一项科目被冷遇。团丨党丨委在出台的方案中着重强调:无论是强项弱项,好兵孬兵,都要在这次比武中拉出来遛遛。
  400米障碍赛场,各连队参赛选手正在一决高下。在低桩网处,铺设着布满荆棘的铁丝网,一名选手顾头不顾尾,把臀部撅得老高,裤子被铁丝网划出一条条口子,速度虽快,却被乐功成毫不客气地亮了黄牌。随地构设的铁丝网、地雷、独木桥、水泊,还有不时引爆的炸点和施放的烟雾,模拟比武现场,一处处逼真的设置,让人感觉犹如身临真实战场。几名四零火箭筒射手因为提前到场校准星和熟悉靶场环境,被乐功成狠狠批了一顿。即便是风平浪静的话务专业比武,他们也通过模拟手段营造出战场和各种复杂环境,让话务员在嘈杂的音响环境下辨音识人,听清号令。

  军交运输专业根据战场特点,设置岸滩路、错位巷道等11个课目,既有弹坑路、错位小巷等险要地方,又有“s”形路、双直角转弯等复杂路面  。
  乐功成一直现场组织,并吹毛求疵地要求各连队参赛选手精益求精。团部作战室,乐功成还亲手绘制了一张“训练成绩曲线图”,详细记录了每个队员和每项科目每天的训练进展情况。这是他们利用铅笔和直尺绘制的,通过这个曲线图,可以及时查看训练走势,分析查找原因,不断总结和改进训练方法,从而使参赛人员的训练成绩获得提升。
  想起当年沙场练兵的一幕,乐功成的嘴角透出一丝自豪的微笑。那时候,自己一心扑在训练上,天天跟一群年轻人较劲,每天都过得那么充实。
  他拿起桌上的一盒烟,抽出一支叼在嘴里。下意识地拿起打火机,砰地一声,火苗弹了起来。“年轻的生命像火,时时都有燃烧的勇气。”乐功成眼里闪烁着满足。
  “乐厅长,您的烟反了。”看到乐功成在回忆中如痴如醉的样子,萧明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进来给乐功成加水,见状忙提醒乐功成。

  “哦。”乐功成这才发现,手里的火苗马上就凑到了过滤嘴上,赶紧调换过头。
  那年,精确化训练让一大批 “枪王”、“技术能手”、“超级战士”脱颖而出,尤其在最后的角逐中。天天都有军区训练纪录被刷新:某型自动步枪分解结合,标准成绩是1分30秒,此次最好成绩是24秒,提高了1分零6秒;某型反坦克自行火炮抢修作业,最好成绩提高到45分钟,其中,拆卸诱导轮的单项成绩由过去的3人协同3分钟。刷新为1个人1分钟……
  乐功成抽着烟,如数家珍地向萧明讲起当年辉煌的成绩。
  “最后呢?最后军区比武成绩怎样?”萧明羡慕地问。
  “那还用说?十五个参赛战士,就拿了一个第三名、一个第二名。”乐功成喷出一口烟,有点如释负重的轻松感。
  “乐厅长,果然了不起,十五个战士参赛,就夺得一个第二名一个第三名,果然是强将手下无弱兵啊!”萧明嘴上拍着马屁,心中却有些不屑。派出去十五个人只拿一个第二名一个第三名还得瑟什么?乐厅长也真好意思拿出来炫耀啊!身为乐副厅长秘书的萧明有点虎头蛇尾,刚提起来劲儿等着听好消息的他顿时瘪了。
  “小鬼头,恐怕你说话口不对心吧?告诉你,剩下的全是冠军,够你惊掉大牙的吧!”乐功成突然站起身,伸出一只巴掌在空中滑了一下。做出了一个打人的姿势。

  “啊!厅长,您怎么来个大喘气。人家以为其余的全挂了呢!”萧明一缩脖子,装出一副可怜样儿。满腹委屈地说。他心里却很是高兴,知道成功的帮着乐功成走出刚才郁闷的情绪。因为乐功成只要一高兴,就会拿出当年在部队里的口吻,喊他“小鬼头”。
  “这个成绩让军区首长高兴得差点没蹦起来,军区打电话问我们团政委,这一段的训练谁抓的。政委当然不敢隐瞒了,就如实向上报告,没想到军区首长们一高兴,就为我们团颁发了一个集体二等功,我个人也被授予三等功。”
  “呀!这么说您要高升了?”萧明这才明白乐功成讲了半天话里的意思。在部队。立功者可以提前晋升,这点道理他还是明白的。
  “是啊,我高兴了。有人就生气了。”乐功成两只手指夹着烟,按住额头,一副苦瓜脸。“要不是因为那两个月的训练,楼参谋长很有可能升为团长,就因为我这块军功章,挡住了他的升迁之路,你说说,他能高兴吗?”
  “一个参谋长,不至于会因为这点小事耿耿于怀吧,还是不是男人?还是不是军人?大不了下次机会让给他  。这次是军区首长的意思,又不是你故意跟他过不去。”萧明听得明白,自然也为自家领导鸣不平。
  “老楼到没有那么小心眼,巧的是,就在我被军区政治部郊区谈话的那天,有人向军区政治部告了楼参谋长的黑状,说他在营连职干部的晋升上有吃拿卡要之嫌。当时我正在军区政治部,你说这个时候有人告状,明摆着就是挑拨离间吗。”乐功成脸上满是无奈和委屈。
  那次谈话后,乐功成顺利成章地登上了团军事主管的宝座。更让人不可置信的是,那个任命文件上,同时还有楼天涯调至省军区参谋处的任命。
  乐功成的升迁是有目共睹的成绩,那么楼天涯的调离呢?就有点耐人寻味了。在野战部队,除非犯了严重错误,否者是不会被调离原部队的。现在楼天涯从一个野战部队调到有职无权的部门,一定是那个小报告起了作用。
  本来乐功成还想过几天找个机会和楼天涯说道说道,把自己从打小报告的阴影中给摘出来,还自己一个清白,也让楼天涯把心结解开,可没想到军区首长竟然不合时宜地下了这个任命。
  你说这事儿搞的,乐功成想找个解释的机会也没有了,本来两个人就是竞争对手,现在一个晋升已成定局,一个却调离,还是个明升暗降。乐功成这是黄泥巴掉到裤裆里——不是屎也成屎了。
  “厅长,您这不已经转业了,还怕那个楼天涯做什么?”萧明见乐功成一脸沮丧,不解地问。
  “你小子,说你什么好呢,一会儿装疯卖傻,一会儿大智若愚。你知不知道,申奇钟的上级是谁?”乐功成苦笑着问。
  “他们是省军区后勤部的企业,当然他的上级就是军区后勤部了呗。”萧明确实不笨,看了一眼乐功成,突然想到了乐厅长说的那个任命,啊!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这个弯到底是转过来了“您说楼天涯在您今生的那天调至省军区参谋处,某非后来又到了后勤处?”
  “不但调到了军区后勤处,现在还是军区后勤处副处长,主管三产,你这下知道申奇钟为什么不阴不阳地说让我去见他了吧?”乐功成掐掉烟,萧明赶紧递过去一杯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