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606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还在去徐莹家路上的时候,张文定就接到姜慈的电话:“文定啊,省国库局那边,你有没有什么靠得住的关系?”
  在喝酒的时候,张文定确实想过明天请省国库局的副局长孔庄红出来的,但后来樊钱态度变了,他就没想那个事情了,而且现在毕竟还没喝醉,听到姜慈这个问话,一下就反应过来了,赶紧道:“国库局那边我真的没办法了,今天樊厅长都是武总的面子请出来的……”
  姜慈就叹息了一声,道:“那我再找找别的路子吧。”

  挂断电话后,张文定冷笑了一声,姜慈这时候居然还玩这种小手段,真是没意思。
  徐莹推了应酬,早早地在家等着,张文定进门后,她就泡了杯茶递到他手上,也不说话,只是靠坐在沙发上,饱含柔情地看着他。
  “怎么了,是不是觉得我比昨天又帅些了?”张文定捧着茶,没有急着喝,看着她轻笑着问道。
  “帅没帅我不知道,但你脸皮是越来越厚了。”徐莹笑着道,然后身体一歪,便轻轻地靠着张文定了。
  张文定就用一只手抱着她,另一只手将茶杯凑到了嘴边,还没来得及喝,手机便响了起来。
  他皱皱眉头,放下茶杯,摸出手机一看,来电话的居然是木槿花的秘书鲁颜玉。
  张文定是木槿花的得力干将,鲁颜玉是木槿花的秘书,别人可能会以为这二人关系有多亲近,可实际上这二人关系相当一般。
  这二人只是认识,见面后相互微笑点点头的交情,说得难听点,连朋友都算不上。
  “鲁科,有什么指示?”张文定接起电话,就笑着开口了。
  虽然他和鲁颜玉的关系不是特别好,但大家都是跟着同一个老板的,平时也没什么仇怨,适当的开一开玩笑,只有好处没坏处的。
  再得力的干将,终是不如老板的身边人那么跟老板亲近的。
  张文定是比鲁颜玉的级别高,可鲁颜玉是木槿花的身边人,他问一句“有什么指示?”的用意不仅仅只是在试探鲁颜玉是私人打这个电话,还是奉木槿花的命令打的,而且还能够拉近彼此的距离,又很给鲁颜玉的面子,可谓是一举三得。
  鲁颜玉的话答得很快,带着很浓的笑意道:“张县长你又调戏我。”
  又调戏你?张文定好悬没一口老血喷出来,靠,老子什么调戏过你啊!
  “鲁科,你可别冤枉我呀,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调戏你啊。”张文定心里郁闷,嘴上笑呵呵地说。

  “我就知道你眼里只有美女,像我们这种……你看都不多看的。”鲁颜玉依旧笑着说道,仿佛真的没什么事情,给张文定打这个电话就只是为了聊天似的。
  这种情况,张文定以前可是没在鲁颜玉身上遇到过。
  他心里的疑惑更重,这个鲁颜玉今天一反常态,是要搞什么名堂啊?
  带着这疑惑,张文定就说:“你可千万别这么说,我请你吃饭还不行么?”
  鲁颜玉顺着这话就道:“行啊,那你明天到市里来,请我吃饭。”
  张文定不知道鲁颜玉今天是怎么回事,索性不去多想,照实回答道:“明天不行,我在白漳呢。等我回来,第一时间请你,你定地方。”
  鲁颜玉道:“你说的啊,我可记到心里了。行,那你先忙,回来了打电话。”
  这个电话来得突然,挂断得也干脆。张文定把手机随手扔在茶几上,眼睛眯了眯,怎么都想不明白鲁颜玉这是要干什么。

  “怎么了?”徐莹看着张文定这痴呆样,挑着眉头问。
  “没事。”张文定摇摇头,用力抱了抱徐莹,刚决定把鲁颜玉打电话这事儿给抛到一边去,却又想到了一个问题,对徐莹道,“等下,我给白珊珊打个电话。”
  白珊珊的电话很快接通,张文定开口就问:“珊珊,到市委上班,感觉怎么样?”
  “诚惶诚恐啊局长。”白珊珊张口就道,“市委跟下面真的不一样,走路脚都不敢稍微重一点。”

  张文定被她这个话给逗笑了:“哈哈哈,你呀……工作方面,都还适应吗?”
  白珊珊道:“还好,正在努力学习。对了局长,你什么时候来市内?我请你吃饭。”
  “怎么想起请我吃饭了?”张文定笑问道。
  白珊珊就有了点撒娇的意思了:“很多东西不懂,还要你教我嘛……”
  张文定就有点郁闷了,她怎么越来越喜欢撒娇了啊?
  虽然他跟白珊珊之间没私情,可还是忍不住看了徐莹一眼,他怕徐莹误会什么,赶紧打断白珊珊的话道:“呵呵,见到木书记了吗?”

  这个话,直奔主题,不让白珊珊继续撒娇了。
  “还没。”白珊珊回答得有些无奈,又有些期待,“局长,要不你在木书记面前帮我讲几句好话呀。”
  “有机肯定会帮你说。”张文定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心想这个电话是白打了,白珊珊还才刚去市委办,怎么可能了解副书记秘书的动向?
  摇摇头,他问徐莹:“民政厅那边约了吗?”
  徐莹反问道:“你财政厅那边没事了?”

  张文定想了想道:“明天晚上还有点事,你看后天怎么样?要不明天中午也行。”
  “我问问。”徐莹说着就拿起了手机,很快翻出电话拨了过去,几句话的工夫,便约定了明天中午一起吃饭。
  等到徐莹挂断电话,张文定便在她脸上吻了一下,颇为动情道:“倩姐,你对我真好。”
  “别这么肉麻。”徐莹嘴里这么说着,心里却还是很舒服的,眼中情波流转。
  张文定调笑道:“没有肉麻,我这不是想报答你嘛。”
  “不会是以身相许吧?”徐莹呵呵笑了起来。
  “嗯嗯。”张文定伏在她耳边轻轻道,“今天晚上在沙发上好不好?”
  “就你名堂多。”
  第二天中午,张文定给徐莹打了个电话,便直奔吃饭的地方。
  今天请的人是民政厅社会事务处处长熊妙鸳,为的是他自己的政绩,当然得来早点。更何况,熊妙鸳本来就比他级别高,他有求于人,提前来也显得态度端正。
  张文定到的时候,徐莹还没来,他一个人坐在房间里喝着茶,颇有耐心地等着。昨天晚上徐莹就跟他讲了,熊妙鸳是个女人,年纪不大长得也不怎么漂亮,但却自以为自己花容月貌人见人爱。
  这个情况,张文定昨天晚上由于要和徐莹缠绵,所以没有多作思考,但今天他就不得不重视了。
  像这样的女人,恐怕不是那么容易讨好的吧?
  唉,基层工作就是不好做啊。跟省里这些个大小领导打交道,比起当初干招商引资可辛苦多了呀。

  殡葬改革这方面的工作,张文定还是很上心的。毕竟农林水这方面不容易出成绩,民政这一块同样不容易出成绩,而且还有许多包袱,如果把这个殡葬改革搞好了,那将会是他在安青工作上的一个亮点。
  日期:2016-11-22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