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604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是现在,国库局的人没来啊!
  张文定也没料到会是这种情况,他让武云帮忙请人,自然就不会自己再打电话约人。
  不过他倒是没什么好担心的,虽然说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可他在国库局也认识人,再找个机会把省国库局的副局长孔庄红约出来就是了。
  正经是这个樊副厅长是分管国库局的厅领导,先把她哄好了也是个好事情嘛。

  他相信,到现在为止孔庄红应该都还对他的身份相当好奇,而他去约孔副局长的话,只要人在白漳,想必不会拒绝。
  想着这些的时候,一行人便到了房间里。
  今天虽然是姜慈请客的,但坐主位的却是武云,若是让姜慈坐主位的话,恐怕樊副厅长心里会不痛快——你一个小小的县长,也有资格请我樊某人吃饭?
  樊钱自然是主宾位,别的人都依次而坐,服务员开酒上菜井然有序。
  “樊厅长,今天是我们第一次吃饭。你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非常感谢啊。我敬你,祝樊厅长永葆青春、前程似锦。”武云端着酒杯,站起身敬酒,话说得相当平常,虽然没有亲热到叫樊阿姨或者樊姐的地步,却也给足了樊钱面子。
  樊钱当然也不会坐着,轻笑着道:“武总客气了,早就想跟武总坐一坐的,一直没机会。我都是老婆子了,青春一去不复返呐......年轻真好呀。我也祝你事业顺利、万事如意。”
  二人碰了一下杯,第一口酒居然都干了。

  武云喝白酒是个海量,樊钱也是酒精考验的领导干部,二人这是第一次吃饭,第一杯酒自然不会只在唇上沾一下了事。
  等武云坐下,樊钱的酒杯中便又让服务员给满上了,站起来敬武云。
  樊副厅长是一口菜都没吃就回敬武云,这也是相当给武云面子的,随着樊钱一起来的两个人看向武云的目光就有了许多神采。他们不可能从樊钱嘴里知道武云的身份,但樊钱能够这么给武云面子,那就足以说明问题了。
  接下来,就是田九江和曾有为敬武云,武云对这二人也比较客气,并没有摆她大小姐的架子。
  等财政厅的两位敬过之后,才轮到姜慈和张文定敬酒,姜慈先敬樊钱:“樊厅长,很荣幸今天能够聆听您的指示……”
  樊钱马上就打断了他的话道:“姜县长,酒桌上没有指示,啊。”

  姜慈就被这个话给堵得欲仙欲死欲哭无泪,他以为樊钱肯出来吃饭,多少应该是对安青的工作会支持一些的,却不料就连敬个酒都敬不下去了。
  他自我审视,貌似刚才的话没什么不对啊,樊厅长您就不能有点厅级领导的矜持吗?
  不过,姜慈也不缺少跟厅级领导打交道的经验,他不明白樊钱为什么对他不满意,却也不去深想,马上就谄媚着接话道:“啊,是,是。樊厅长的指示很有道理,小姜我错了,自罚三杯。”
  你要面子,我就给你面子,姿态一低到底!
  姜慈也确实能屈能伸,一说完,直接就把手中那杯酒喝了,然后从服务员手中夺过酒瓶,自己给自己满上,又连干了两杯。
  樊钱看着姜慈,暗想这家伙倒也干脆。
  到了这种地步,她如果再摆架子就不好了。毕竟人是武云带过来的呢,她要是做得太过分,那就有打武云脸的嫌疑了。
  端起酒杯,樊钱脸上露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扫了姜慈一眼道:“姜县长好酒量啊。”
  这句话说完,她才把酒杯送到嘴边轻轻喝了一小口。
  姜慈心里总算好受了点了,若是樊钱刚才不喝一小口,那他都没台阶下了。不过通过这一出,他也明白了,这次到省城要钱,比想象中要难上许多啊。
  想到这儿,他情不自禁地就看了张文定一眼。
  张文定暗暗叫苦,轮到他敬酒了,可是看樊厅长这个搞法,恐怕自己在她前面也难讨好吧?
  带着这份郁闷,张文定端着酒杯起身,来到樊钱身边,举杯敬道:“樊厅长,我敬您,祝您万事如意心想事成。”
  由于前面姜慈一句聆听指示就被樊钱搞得差点下不了台,张文定在说话的时候就小心了许多,就用这个最平常也最万能的好话了,免得说别的又落到个跟姜慈一样的下场。
  他不是没想过武云可能把他和武家的关系告诉樊钱,但她觉得,以武云的性格,恐怕不会随便多嘴的。
  县长就把樊厅长惹得不高兴了,他这个副县长如果再让樊厅长厌恶,那这个酒还怎么喝饭还怎么吃?
  最重要的是,想办的事情,怎么办?
  “小张......年轻有为啊。”樊钱估计自从上了副厅之后就从来没有遇到过像张文定这么敬酒的,颇为意外地看了看张文定,坐着没站起来,端起酒杯,轻轻跟张文定碰了一下,看着张文定一口干了,她才把酒杯放到唇边轻轻润了一下。
  这个樊钱也挺有意思的,先给姜慈摆了脸色,但喝酒却小喝了一口;而对张文定说话客气一些,可喝酒的时候,却只在唇边沾了一下,舌头都没跟酒接触。
  光从她这个态度上,倒真不好说什么厚此薄彼。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樊厅长对安青县这两位,都不怎么感兴趣。
  张文定返回位子上,和姜慈对视了一眼,又看向武云,却没从武云脸上看出什么来。
  武云仿佛没看出来樊钱对姜慈和张文定不友善的态度似的,依旧和樊钱有说有笑,当然也没冷落姜慈和张文定,甚至连田九江和曾有为也照顾到了,大小姐的派头在她身上已然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商人的八面玲珑了。
  看着武云在酒桌上谈笑风生游刃有余,张文定只能暗叹人真的是会变的。谁能想到当初那个一言不合就喜欢用拳头讲道理的小丫头,不知不觉已经成长为一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企业高管了。
  酒桌上虽然时不时就会有欢声笑语,然而气氛却并不热烈。
  这主要还是因为樊钱的态度而造成的,纵然姜慈和张文定也试图改变这个局面,可樊钱还是那副要死不活的嘴脸,令安青来的二位心都凉了半截。
  当然了,不管心情怎么样,该说的事情还是要说。

  姜慈着重提了几句基层工作的困难和人民群众的需求,然后就感谢了上级部门的关怀与鼓励,这些上级中,财政厅自然是重点了。
  他这个话,没有直接问樊钱要钱,但意思表达得相当明白了,樊钱心里是明白的,也不好再摆什么冷脸,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嘛。姜慈的态度一直都是这么端正,她堂堂厅级领导,也不能表现得太没气量了。
  不过,樊钱也只是对安青的工作口头提了几句表扬,一个字都不提钱的事情。
  就仅仅今天这酒桌上的表现来看,樊副厅长跟她的名字倒是颇有点名符其实的意思了——烦钱嘛,所以提都不愿提。

  姜慈的一番努力没有达到想象中的目的,但也不能说毫无效果,至少樊副厅长的表情生动了许多,说话也不再像刚开始那般惜字如金。
  姜县长知道今天在这酒桌上,自己是属于人微言轻的那种,能够取得这个效果,那都是老天保佑了,所以,他再次看向了自己的副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