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80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走出副主任办公室,韩文心中暗叹:是呀,宁可得罪君子,不可得罪小子。更不可结交小人,尤其是那种两面三刀的小人。
  昨天上午会议一结束,韩文就在千方百计想办法。他先是去找王文祥,结果找了多次,都是屋门紧闭,手机也打不通。
  情急之下,只好给父亲打电话。韩文父亲也就是一个小副科,还曾经犯过大错误,有心无力,只好求爷爷告奶奶的拜托他人。
  晚上,韩文父亲拜托的人传回话来,说楚天齐答复了三个字“尽量吧”。韩文知道自己做法确实过分,楚天齐不会放过自己的,只要能按王文祥建议处理,已经烧高香了。此时,他把希望全寄托在了王文祥身上。

  一夜几乎没有合眼,最后韩文下定决心:去求楚天齐。
  早上,韩文没敢过早打扰楚天齐。在将近八点的时候,才去了主任室,敲门没人答声,门却开了。
  韩文小心走进办公室,连着喊了好几声“主任”,依然没人答声。他正准备走出屋子,却看到桌上放着一张纸,纸上文字是王文祥笔体,内容赫然就是处理建议:韩文降职半级并记大过一次,庞大海撤职并严重警告一次。
  韩文顿时心乱如麻,迅速走出主任办公室。准备在楚天齐回来时,再次来求楚天齐。
  可事有不巧,楚天齐是和王文祥、方宇一同回的主任办公室,后来又一同去了会议室。韩文只得在心中祈祷:上苍保佑。
  会后,第一时间找了王文祥,听到的最终结果和自己看到的没有什么差别,只不过是由招商股换到环保股而已。从结果看,楚天齐还是“尽量”了。
  慢慢走在楼道里,韩文心中充满恨意。但他只对楚天齐有一点点恨,更多的是恨王文祥,恨王文祥关键时刻给了自己一刀,而且还把自己当成了傻子。
  是啊,我就是个傻子,识人不清、交友不慎的傻子。这样想着,韩文拖着沉重的双腿向楼下走去。

  主任办公室。
  方宇站起身,郑重的说:“主任,我是搞专业出身,不谙官场门道,不会说话,也不会讨好领导。这不,到开发区四年,还是副主任,而且排名还越来越靠后,直至垫了底。虽然我平时只想着如何干好本职工作,但我也能分清好坏。感谢主任对我的信任,我一定尽心尽力做好本职工作,努力为主任分忧,还望主任能不吝赐教。”
  楚天齐一笑:“方主任,不必客气。我翻看过开发区好多资料、文档,知道你做工作很踏实,也坚持原则,还有朋友也对你评价很高。因此,让你多分担一些工作,是觉得你有这个能力,也是认可你的人品。同时,我发现咱们有相似之处,都是想实实在在做事的人。”
  “主任过奖了。我怎么能和你比?我只知道踏踏实实干活。”方宇真诚回答。
  知道对方在客气,也知道在抬举自己,但楚天齐总觉得这话有些别扭,一时还不好接话,楞在那里。
  看到对方表情,方宇也意识到自己话里语病,尴尬一笑:“主任,我就说我不会说话嘛!”说完,快步走出了屋了。

  屋门关上的一刻,楚天齐也笑了,觉得这个傻大姐挺有意思。当然“傻大姐”三字并不是贬义,而是他觉得她很朴实,朴实的很可爱。想到“可爱”这个词,楚天齐笑出了声,自己用来形容一个女下属,似乎多了暧昧的意味。
  身体靠在椅背上,楚天齐长嘘了一口气:“总算告一段落了。”
  从知道即将出任开发区主任那天起,楚天齐就一直在思考着工作切入点。他以前没做过一天行政一把手,但他知道踢开头三脚很重要。为此,他想了好几套应对方案。
  到任那天,感受着现实与想象的差距,楚天齐真正意识到,要想踢开头三脚,前提是必须把人理顺了。于是,他又重新策划了自己的方案。
  在对徐敏霞足够尊重前提下,在出色的处理上丨访丨事件后,尤其是请对方“帮忙”物色财务股长起,徐敏霞接受了楚天齐诚意,给予了楚天齐很大的帮助。她不仅直接帮助他,还帮他与相关领导进行沟通,最终促成了那几条重要决定。

  在掌握了主动权后,楚天齐对一些人采取了区别对待,成功小试了一把驭人之术。
  方宇是技术型干部,对自己不排斥,并适当对自己有过支持。她的特点是工作认真、做事诚实、原则性强。楚天齐就让她多干实际工作,并把纪检工作交给了她,这个工作容易得罪人,同时也权利不小,正好适合她的性格。
  姚志成更像是墙头草,楚天齐就利用各种机会,离间他和王文祥的关系,并不时对他进行小小敲打,同时也释放一些善意。尽量让他对自己敬畏,为己所用。
  王文祥相当于“擒贼先擒王”中的那个“王”,必须要坚决予以打击。因此在获得机会时,楚天齐豪不犹豫对他迅速出手。先是在现场办公会上,对王文祥进行蔑视,打击对方威信,并让对方向他自己手下兵开刀,拿出处理意见。今天更是把纪检工作从对方手中拿了出来。

  当然,在对待王文祥的策略上,楚天齐并没有完全“得理不让人”。而是把“审计”这个套子套到了王文祥脖子上,让他喘气不得均匀,却也还有气可喘,不至于逼的对方“狗急跳墙”、拼死一搏。
  在对待韩文和庞大海的问题上,楚天齐也适当进行了区别。韩文跳的最凶,而且还是建设股股长,必须把这小子从位置上拉下来。而庞大海基本属于“从犯”,可以适当放宽,要让对方看到出路。
  恰巧有人找到徐敏霞,给庞大海说情,楚天齐正好顺水推舟卖了徐副县长人情,保留了庞大海的职务。同时也给庞大海一个教训——留职查看一年并严重警告一次,这就是给庞大海套上了套子,而套子的绳头就抓在自己手里。
  韩文也找了关系,但那关系没法和徐敏霞相比。楚天齐还是拿下了韩文,同时为了便于副股长暂时领导招商股,把韩文调到了别的股室。在事后,楚天齐也和那个说情人变相讲了是“参照副主任建议”,对方也对自己能这样“尽量”,表示了感谢。
  冯志堂没有直接刺激自己,楚天齐暂时也没动对方,他可不想没事去惹冯志堂身后的人。至于其他那些人,以后根据情况再说。
  想着这一系列手段,楚天齐不禁为自己小试驭人之术而得意。
  一石激起千层浪,楚天齐被任命为双料主任的事,以核裂变的方式迅速传播开来,此间又衍生出好多版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