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271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牛厅长和庄峰此时正觉身躁心痒,见了如此佳丽,心情再难把持,只见厅长已顾不得许多,将那肥手揽了其中一个女子,顺势就坐到自己身旁,庄峰也依样画瓢,拉了个少女坐了。。。。。。

  牛厅长呆呆的看着这个女人,一张瓜子脸,脸上红扑扑的,眼睛很大,充满了惊讶,小小的鼻子,一张张成o形的湿润红唇,岁月好像对她的身体没有留下太多的痕迹,牛同志在心中暗说一声,好一个尤物。
  有如此的美人相伴,牛厅长根本就再也没有了跳舞,看热闹的雅兴了,他推说自己很累了,就带着女人离开了这里,回到了那个暖暖活活的房间......。
  这个夜晚对牛厅长和二公子来说当然是快乐的,不过庄峰却没有尝到一丝丝快乐的滋味,因为他努力了许多次,还是没有恢复到过去的状态,他无法再像过去那样发挥他的阳刚之气,那个春节的夜晚给他留下了太深的震撼,所以庄峰和牛厅长,二公子截然相反,庄峰整个晚上是痛苦的。
  五百九十章:叱咤风云
  第二天送走了牛厅长之后,庄峰立即开始了声言俱厉的工作布置,对相关部门的领导发出了指令,新屏市高速路拆迁工作迅如疾雷、暴风骤雨地深入开展起来。
  公路局的蔡局长和张副局长在庄峰的督促下,也是雷厉风行,通过各种渠道,把小组成员从单位,从闲散在外地,或猫在家里的都迅速召集齐全,大家碰头开了个严肃的会议,古话说:“大官日小官,小官日小民”,既然组长张副局长和蔡局长在庄峰那里挨了劈头盖脸的痛斥,为着转移疼痛和宣泄的需要,会议开始前,两人都阴了脸,点名批评了几个纪律相对涣散的工作组成员,重申了严肃 工作纪律的重要性,并声明要上报市里,与年终考核、奖金挂钩,把个参加会议人员唬得噤若寒蝉,战战兢兢,会议室内空气刹时冰了一般。

  接着蔡局长是及时传达庄峰对征地工作的新要求,按照昨夜酝酿好的工作方案,组长张副局长要求工作组迅速开 赴第一线,积极展开工作。
  第二天清晨,大家吃饱喝足,都憋够了劲,仿佛战士上战场一样,声势浩荡地开进黄次村,这也难怪,对付手无寸铁的百姓,哪个能不豪情顿生、谁人不英勇神武?
  到得村上,一些懒惰的村民还惬意地沉浸在睡梦中呢,倒有一些做村上买卖的勤快人,已经支好了专 卖给本村的豆腐、肉和蔬菜之类的摊架,见这些人来得蹊跷,行动诡秘,都好奇地伸了头打量,却也只能规矩地私下捉摸他们的来路和目的。
  而工作组也表现出很高的工作热情和效率,没多余地通知王村长,所有人员按照事先做好的拆迁规划,工作迅速有条不紊展开,画线的画线,贴签的贴签,书法好的几个人,就被安排在被划定拆迁的房墙上,用了粘性很好的油漆,打个圆圆的号,往里面写上大大 的“拆”字。
  这里,工作不到二三十分钟,进行得正欢呢,村民都纷纷起床了,推开自家院门,尚不得伸好懒腰呢,就看见政府的人这样明目张胆、毫无顾忌地毁损自家的房和地,哪有不急红眼的?几个健壮的村民立时 奔过来,有的论理、有的抢夺工作组手中的工作工具,场面突然混乱得被搅开了锅一般。

  听得声音嘈杂、场合混乱,村上更多的人也都起来了,大多壮年人、身体不至于颤颤抖抖的男人也加入了其中,王村长此时也起来了,一看阵势,就明白了怎样的状况,他的手心不觉沁出了凉汗,脑子一阵发蒙,不知怎样应对眼前的突发事件。
  工作组成员们平时颐指气使、养尊处优,哪里见过此等阵势,虽然平日里都是吆喝、指斥别人惯了,但哪和当前情况相同,不禁也慌了手脚,有些身弱体虚的同志就停止了和村民的对抗,靠拢到了张副局长身边,一时间形势强弱立现,眼见拆迁组这边就力量不敌,趋呈立马 溃败态势了。
  本来闲着背手,注视工作进展的蔡局长,看着身边这些刚才还生龙活虎、意气风发投入工作的手下人 员,此刻却不是衣裳散落、形象狼狈,就是脸青嘴紫、手上带伤的队员,当然气得浑身哆嗦。
  从事公务工作那么多年,哪里见过如此刁顽的民众,竟敢武力抗衡政府人员执行工作?这不明摆着是“严重妨碍公 务”么?他立即拿出高档手机,首先拨通了公丨安丨、法院、检察院等部门,要他们立即增派支援力量。

  接到电话这几家司法部门,听得如此叙说,不禁也是又愤怒、又新鲜,确实,好久没有这样刺激的事情发生了,大家都有种被考验的念头,于是很少有地迅速抽调了精干人员、呼啦啦地乘了警用车,风弛电掣般迅猛往黄次村直扑而去。
  用了不到半个时辰,增援力量百多号人就赶到了出事现场,领头的法院副院长、检察院副检查长黑了脸,与这边的蔡局长迅速沟通了情况,一个个就拿起将军派头,端正了心神,马上指挥属下人员平息事态。众人听得号令下达,不由分说,百多号人恶狠狠抢将出来,勇猛威武地直扑场面混乱中央,手脚并用地施展难得一展风采的武艺,采取几个人按住一个、夺回工作器具的办法投入了战斗。
  这场你来我往的身体接触和混战,情形再不似刚才那样温和与虚张声势,武力抵抗的村民们真正放到你死我活的场面较个高下,当然显得相形见拙、磕磕绊绊了,加之一来人少,二是精神防线脆弱,又兼了哪见过如此真枪实火、刀光剑影的阵仗?
  村民心早虚了,手脚软得不听了使唤,当然再难是对手,不多时,王姓家族以王忠林为首、外姓人家的十多个壮年男人已经被彻底制服,服服帖贴地被反扭了双手,垂头丧脑站立一旁。
  事态如愿平息,大家看那战场时,一片狼迹:长短不一的棍棒、断碎砖头零落散乱地丢在地上,争斗的双方衣扣不整,脸被抓伤的,手被打折的,间或腰疼背痛的,都在那里痛苦地哼着。
  在看远处,被武力双方耍弄过的地方,几个卖豆腐和肉的摊架统被掀翻,新鲜豆腐正泼在地上,汤汁往地下渗透;猪肉片也兀自滚落在地,翻露出了红的、花的、紫的颜色,在阳光下,明晃晃的,煞是壮观。
  张副局长身为工作组组长,见此时大功告成,便端正心神,恢复了往日神采,威严地召集了四周密密麻麻的围观人群聚拢,操着惯有的腔调很严肃地向大伙训话,不外乎是一些征地工作是市里出于发展经济、扩大城市规模、修建一条高速路,造福一方百姓的考虑而作出的重大决策之类,末尾自然是声色俱厉地要求群众听从政府安排,积极响应和遵照征地工作的各项要求,做好配合工作等。
  末了,他转过身,恭顺而谦卑地请蔡局长作最后重要指示,怎奈蔡局长不堪与品次低下、无职无位的平头村民讲话,左右摇头,硬是不允,事态如此,只好作罢。
  张副局长和蔡局长一商议,决定将被制服的刁顽民众押回城里,为安全和防止新一轮争乱的再次发生,留部分司法干警协助拆迁小组的工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