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359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邓公南巡之后,各地都将旧城改造工作当成一种政绩工程,还将城市规划列为刻不容缓的头等大事。有了这股东风,西京当然也不甘落后,早就提出一‘心’两‘翼’的结构框架发展,其中一‘心’指以老城区为依托的中心城区,老城区以商业金融和居住为主,新区以新的行政、商业文化中心及生活居住区为主。要是老城区中间有这么一条污水河,老城改造岂不是纸上谈兵么?”包飞扬眉头紧拧,有点忧心地叹息道。

  “是啊,亏得咱们还是环保工作者,看到这种局面,还真有点汗颜哪!我也认为,老城区的改造,首先就是柳浪河的治理。”一直没有说话的王涛声接过一句很有责任心的话,透出一股先天下之忧而忧的苍凉,大概他也想在涂小明面前露一鼻子。
  “也不尽然,旧城改造的关键问题还是老城区人口迁移和原区块功能转换等问题,老城改造应加强对老城区人口迁移走向和区块功能转换定位问题的研究分析。老城区特别是核心区1.6平方公里的土地上集聚了10.5万人,人口密度高,建筑密度高达68%,绿地率仅为1.3%,加上环境污染等旧疾,老城改造不能原拆原建,应采取‘人口疏散、交通疏散、功能疏散、环境集中整治’三散一集的原则,一方面加强对旧城区的改造,一方面加强旧城区工业作坊排污现状的治理,还西京市民一个碧水蓝天的生活,这才是旧城改造的目的。其具体措施为城市改造留出空间,将老城区的常住人口逐步迁移到新城区去,将老城区的行政办公、居民住宅、金融商贸、低段教育、卫生医疗等功能逐步转换到新城区来。留下的企业,加上引资兴建的新兴企业,形成一个工业集聚区,对原有的企业生产环境统一梳理,对个别污染严重的企业集中打击或者改造。在实施新老城区‘功能互补、区域互动、整体

  推进’的城市建设战略和环境治理原则前提下,把企业治理工作和招商引资工作同时随行,未必不是一条可行之路,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切实以解决好老城人口密度大受污染群体大等问题,才能贯彻落实好中央改革开放的中心思想。”包飞扬认为。现如今是改革开放时代,一切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是中央的工作思路,任何地方都要紧跟不能动摇,发展才是硬道理,不能将所有的企业都要一棒子打死。新区建成,还需要财政的支持,而任何一个地区,政府财政的大头还是要靠企业交税来承担。

  “旧城改造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没有足够的财力保障是不可能搞好旧城改造工作的。思路决定出路,思路决定财路。老城改造工作,一定要用市场经营的理念  。遵循市场规律,借助市场机制,实施市场运作,科学编制区块规划,精心包装各类项目,通过招商引资吸引民间资金投资城市基础设施项目。按照“谁投资、谁受益”的原则,在老城改造中实施拆迁地块公开出让、城市公用设施有偿使用等经营城市机制,鼓励老百姓根据规划投资沿街房屋立面改造,促进投资多元化、社会化,推动老城改造顺利实施。当然。有些项目市场运作是有困难的,只能依靠政府投入,比如“城市桥梁、市区道路、地下管线、公共绿化”等方面的项目。因此,在编制老城区控规和修规时,在研究分析区块功能定位时。应进行必要的经济效益分析,局部区块政府可以贴资建设,但老城改造项目总盘子应该有较好的经济效益,不然,政府无法承受也不应承受。”说起城区改造,包飞扬侃侃而谈,听得涂小明和包飞扬由衷的佩服。

  包飞扬调到西京才半个多月的时间,平时也没见他出门,竟然对西京城市发展说得头头是道,就连涂小明、王涛声这两个老西京,也不由得暗暗称赞。人常说,做事,谋定而后动方为大才,看来包飞扬这半个月把自己关在办公室,并不是只看些环境治理方面的材料,这西京的城市概貌他能了如指掌,也应该是下了一番苦工的。王涛声这时才想到,自己刚才那句感叹的话,和包飞扬这段西京发展规划比起来,真有点小巫见大巫了。

  “明哥、王哥,刚才冒黑水的河段,岸边应该是一家重污染企业,按理说早有人举报。咱们厅里又正在搞百日攻坚,这么大的事儿不会没人管吧?”
  “包主任你有所不知,刚才的那家排污严重的企业是家造纸厂,是省军区后勤部三产上的一家福利企业,主要吸纳一些伤残军人、军属……省军区后勤部为了创收,在西京市办了很多企业,这个八一造纸厂就是其中一家,由于其身份的特殊性,接了很多其他地方企业不敢接的电镀订单,不达标的污水都排放到柳浪河里,周围企业和居民意见很大。居民们也将此事反映到了环保部门,市环保局几次上门,都被人家赶了出来。刚才你说到咱厅里搞的百日攻坚战,不错。厅领导们都知道这是块难啃的骨头,谁也不想自找难堪。最后这个案子像一只皮球一样在环保厅滚来滚去……”涂小明在办公室,听到了不少小道消息,见包飞扬问起来,也就把自己知道的口无遮拦地往外倒。

  “那最后呢?不了了之了?”这年头,谁都不敢跟部队耍横,包飞扬也知道这件事确实难办,但他最关心的还是这个案子的归属问题。
  烫手山芋,谁来接?
  包飞扬打住了话题,开始沉思起来。
  “包主任,听说这个案子归乐厅长分管。”王涛声一边稳稳地踩住刹车,一边回头和包飞扬说话。

  “乐厅长?是不是因为他是军转干部,和部队接触有一定优势,这件事才分到了他的名下?”农家乐到了。包飞扬也看到一处篱笆墙上竖着一块招牌,上面写着三个红色大字,看那字也不是什么名家所写,也没有什么劲道,就是随笔而就的那种。
  “真没想到。颇有历史的柳浪河已不再有当初的美丽,清澈的河流成了一潭死水,恶臭熏天,下游还直接成了垃圾场。”有了刚才的话题,三个人没有刚才的兴致,就连涂小明也有点感叹起来。“河流的污染。世代相依的市民们已经坐不住了。一些本地在外经商的回家乡考察投资环境。发现自己童年游泳、母亲洗衣服的河流已面目全非,河水发黑发臭,河面上漂浮着大量的垃圾,也十分痛心。据说有一位老板还叫板西京市环保部门说:‘环保局长只要敢在河里游泳二十分钟,我就拿出十万元。’”是啊,作为一个有良心的生意人。对故乡的土地、河流、空气都是有感情的。涂晓明的这番话,也是对柳浪河的治理给予了厚望。

  改革开放的势头迅猛,许多人,包括政府都将眼光聚焦在了经济二字上。他们不顾生态环境,大肆破坏环境链,人们怨声载道  。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