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356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总队搞典型带动不假,那是因为厅里推出了一个‘百日攻坚’行动,要在年前集中精力将一些大案要案攻克,全厅的人都知道,这种典型的评选基础就是办案率,现在韩非云只能守着办公室整理案件,写写总结,办案的事几乎与他无缘,总队就是把打扫则所的李阿姨评为典型,这种好事也不会轮到他的头上。
  西北省环境监察总队是省环保厅下级单位,办公楼也和环保厅相连,属于环保厅办公大楼的东配楼。监察一室的办公室在三楼,上了楼梯,往左拐第一个门就是包飞扬的办公室,第三个房间是韩非云的办公室,王涛声因为隶属第一监察室主任直管,稽查中队又有九名队员,办公室也就安排在最左边的一间足有六十平米的大房间,不过,王涛声是队长,也是副科级待遇,享受着单间办公,也就是倒数第二个房间。

  三个人一起上楼,都要去自己的办公室,自然是包飞扬先到  。见包飞扬掏钥匙开门,王涛声也就没继续往前走,站在包飞扬身后等着他开完门后想进去坐一会儿。韩非云呢,见王涛声没走,也停在了那里,两个人都是副科,老严退休后,主任的位置空了下来,按理说两个人晋升正科的概率对等。
  既然有了竞争对手,两个人表现的就特别卖力,阎主任回家休息的那几个月里,监察一室的业务量高出了平常百分之二百五。不过监察室的人都知道,这是韩非云和王涛声较上了劲儿,本来韩非云是副主任,具体分工也不该管案件办理,但是为了体现出主持工作的优越性,他不但稽查中队的事事事过问,还整天跟着稽查队员们东奔西走,一起蹲点守候、采样取证、执法检查,他心里的那个小九九,门卫老王也看出来了。

  老阎退下来,让两个年富力强的副科长之一顶上去,也是很正常的。也难怪韩非云拼了命的表现,王涛声发疯似的干工作,原来两个人想到了一块儿,谁把谁干下去,谁扶正的几率就会越大。
  一个月,领导没有提监察室主任人选的事儿,两个月,领导们还是若无其事,把监察一室当成了二傻扔在了一边,俩人差点没有找到厅组织部去绑架秦新生。
  会由哪位副科长来接班呢?两位均非等闲之辈,不但都颇有能力,在总队也均有靠山。韩非云的舅舅是厅纪委书记,王涛声的姑父则是西京市副市长。论靠山论能力可谓旗鼓相当,谁是最后的赢家,谁心里也没个谱。随着日子的一天天流逝,两个人的竞争已趋于白热化,就差拎着刀剑去决斗了。
  直到半月前,包飞扬横手摘桃,两个人已经斗得伤痕累累的鸡才算退下阵来。
  “两位领导,进来坐坐吧,我屋里还有两包软中华,你俩平分秋色,也算我私下里贿赂贿赂两位老兄。”包飞扬开了门,径直来到办公桌后面,拉开抽屉,拿出两包软中华扔了过来。
  “这……”韩非云没想到包飞扬非但不怪罪自己在楼下那番阴阳怪气的话,反而笑呵呵地和他套近乎,一时间不知道包飞扬要干什么。

  倒是王涛声,和包飞扬出去了一上午,就对他的认识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他一边拆烟一边斜着眼问:“领导,你不会有什么阴谋吧?”
  “你别说,我还真有点事想跟你俩说道说道。”包飞扬坐到椅子上,指了指暖壶,“喝水自己倒,顺便给我也来一杯。”
  王涛声见愣在一边的韩非云,也没再去刺激他,把茶几上倒扣的茶杯翻过来,倒上了三杯水,端起一杯双手递给了包飞扬。
  “韩主任,坐吧。我这沙发可是早上刚擦过的。”
  韩非云这才想到,包飞扬有话跟自己说。
  “王队长,咱们今天上午办的案子已经基本定性,你看这样行不行,咱们监察一室现在就咱们三个领导,我也知道总队有规定,案件办结后,罚金这部分总队会留下百分之十作为奖励转发给咱们,我想把这笔钱当做奖金发下去,现在大家也需要鼓励一下气势。韩主任虽然没有参与行动,但在家坐镇,还要整理案件,履行手续,也是一项非常复杂的工作,咱们既然同在一个锅里吃饭,就应该不分彼此,这笔奖励你俩一人八百,队里的弟兄们加上监察室一般人员一人二百,你俩是老兄,看看兄弟的意见可行不?”

  “什么?我俩一人八百?这个案子可是咱俩去办的,再说我也没出什么力,你把大头给我俩,你呢?”王涛声一听,差点蹦了起来,这个包飞扬,脑袋大概被驴踢了。辛苦了半上午,才解决了一个案子,现在落点辛苦费,还一股脑的分给了大家,其他人跟着沾光也就算了,就这个等着看笑话的韩非云,凭啥就要把到手的桃子喂给他吃?
  “什么案子?包……包主任,我怎么就没听明白?”韩非云一头雾水,不知道包飞扬在说什么  。难道是天元楼大酒店的案子办结了?不可能啊,那可是坐山虎赵成斌的酒店,还有那个只会胡搅蛮缠的刘成器,西京市环保局一年时间都没办成的案子,这两个人只用了半上午时间?骗鬼了吧?
  包飞扬微微一笑,上半身往前探了一下,半趴在了办公桌上“天元楼的案子,韩主任你不知道吗?”
  “天元楼大酒店排污超标,你们这么快就……”韩非云也是有点匪夷所思。
  “韩主任,你早知道这个案子到了监察一室?”王涛声听到韩非云情急之下说的话,才恍悟。我说这个案子应该总队直接督办,怎么就无缘无故到了监察一室,敢情是这小子使的坏。
  “不不不,王队长,我也是听案件分理处的人说的……”韩非云连忙辩解。暗骂道,这张破嘴,怎么关键时候老掉链子,自己跟黄远洋是老乡,又是同学,有这层关系,三岁小孩也知道是自己从中作梗要给包飞扬送小鞋。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还是考虑一下我说的分‘赃’方案吧。我中午喝的有点多,想休息一会儿,你俩也该去哪去哪儿,我现在后悔让你俩讹我两包烟,正想着是不是还我点什么?”包飞扬身子一撤,双手捂住脸搓了几下,直接下了逐客令。

  “包主任,那我就不打搅了。”韩非云一脸窘红,连忙起身。
  “包主任。”还没等韩非云走出门,一个身影就拦在了门口。
  “刘总?您怎么这会儿来了?”包飞扬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身影,见是一脸惶恐的刘成器,麻利地起身出来和他握手。
  “我上午回家,正遇上我姐夫,被他恨恨地骂了一顿,他让我抓紧时间整改,还要以最快的速度交齐罚款,我寻思着今天是个周五,怕明天打搅您休息,是想把罚款赶紧交上。”刘成器像个做错事的孩子,细声细气地说。

  “哎呀,刘总,你这是何必呢,罚款迟两天再交也无所谓。不过我真是佩服赵市长这雷厉风行的办事作风,到底是党员干部,和一般人的觉悟就是不一样。”握着刘成器的手,说着恭维的话,包飞扬还没忘和王涛声交流一下眼神。
  “就是、就是,刘总你也太够意思了,刚才包主任还夸你懂经营、知规矩,没想到说曹操曹操到,看来咱弟兄们还真是有缘分。”有了刘成器这一搅和,王涛声也顾不上挤兑韩非云了,也上来和刘成器寒暄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