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354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算了,有些问题看不透就不能妄下结论,想不透就不能妄下断言。西北省一二把手之间的矛盾,还轮不到自己指手画脚,能安全度过这一劫,已经是烧了八辈子高香了。
  还是回去问一下包国强,他这个在涂家登堂入室的贵人是不是个靠谱儿的人吧  。万一这小子睁着眼睛说瞎话,也不把自己当棵葱,自己还得捏着卵子过日子,就等着伸头挨刀的那一天吧。
  赵成斌心情忐忑,生怕包飞扬闪了自己。到那时自己想哭也找不到坟头。
  这时,刘成器鬼鬼祟祟地走过来,细声细气地问:“姐夫,说的咋样了,柳老虎不会吃人了吧?”
  “滚一边去,不长眼的货色,别说是柳建功你惹不起,就连那个包飞扬,后面站的也是田建刚省长和包国强市长,无论拎起来哪一个,都能把你姐夫砸成肉饼,你弄了这么大一个萝卜给我坐,还口口声声喊着姐夫,我看你是想我早死,早点把这个酒店据为己有吧。”赵成斌憋了一肚子没地方发,看见刘成器过来,正好找了一个出气筒。
  被骂的狗血喷头的刘成器这时候才知道,包飞扬是了多么厉害的角色,不仅有柳建功、涂延安撑腰,还有田建刚、包国强做后台,要是早知道这么硬的岔子,就是借他一百个胆,也不敢在这太岁头上动土、老虎嘴里拔牙呀。
  “姐夫,我给你惹祸了,要不我去,就是给那姓包的磕上几个响头,也不能让他找你的麻烦。”这刘成器还真是个敢于服软的主儿,明知道去了也是白去,还装出一个一人做事一人当的好汉样子来。
  “就你那二两肉,够人家填牙缝不?算了,反正事儿也出来了,怕也不是个办法,好在包飞扬答应前去斡旋,我也得赶着去包国强那里多说几句好话,有包国强压着头,包飞扬也不敢真掉链子。你在这里盯着,看能不能单独和包飞扬接触接触,多说几句软话,哪怕是出点血,我看出来了,这一切都是他捣的鬼,只要他不予追究,柳老头和涂延安也不会抓住不放。你就好自为知吧。”赵成斌说完,钻进汽车,一溜烟奔市政府一号楼方向去了。

  包间里,包飞扬拿出一幅字,恭恭敬敬地放在了柳建功的面前。
  “飞扬,你这是干什么,你不知道你柳爷爷清白一生?从不收受他人的财物吗?”苏青梅见包飞扬递给柳建功一幅书画,心想这个做事稳重的小伙子,今天怎么也犯起了糊涂,竟敢那这种东西贿赂爸爸,于是她故作生气地呵斥了一下。
  “苏姨,您打开就知道了,这不是什么贵重物品,而是我为了表达对柳爷爷的尊重,自己涂鸦的一幅作品。”包飞扬笑嘻嘻地说道:“柳爷爷当年驰骋疆场,后又造福于民,一声兢兢业业,天下为公,是我们做后辈的楷模,想着柳爷爷年至古稀,对身外之物已经淡了兴致,唯有一颗雄心仍是澎湃不已,所以我就用了半夜时间,写了这幅《龟虽寿》,以表达我的崇拜之意。”
  “好字啊!真是好字。”诸人还在听包飞扬胡论八侃,浑然不知苏青梅早已将那幅字画打开,继而发出一声惊叹,这才将众人的眼光齐齐吸引过去。
  老爷子柳建功坐着没动,他这些年退出朝野,在家里没事也临摹起欧阳修的字帖来。虽然没有达到出神入化地步,但已经是有模有样,加上他的尊贵身份,也颇得周围人的称赞。苏青梅长期在他身边,对他的书法也略知一二,但从没这样失态地夸赞过,今天一向以稳重得名的女儿竟然惊呼出口,想必是包飞扬的字的确出众,所以也禁不住歪过头来,将目光投在那幅字画上。
  柳建功不看则已,一看之下也不禁咂舌。啧啧!这哪是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的手笔,分明是中华名家的力作嘛!整幅字形神兼备,功力不凡,就连他这个练了十几年的书法爱好者也忍不住大声叫好,并招呼在场的人也过来观字。
  “好字啊好字!你们来,你们都过来看看!”RS
  “飞扬的隶书,要比寻常隶书厚重深涩,写出《龟虽寿》,更能写出雄浑苍茫的意境”。柳老也兴致勃勃地评论起来,端详这肆意苍茫的隶书半晌,他才释怀地说道“我八十大寿得飞扬这副赠字足矣,其他礼物,也就不值一提了”
  《龟虽寿》为三国魏国丞相曹操做诗,在建安十三年一月北征乌桓获胜返邺县时,其时五十四岁。这正是南征孙权(赤壁之战)的前夕。此时的曹孟德雄心勃勃、意气风发,大有一扫天下之豪气。《龟虽寿》是首极富哲理意味的咏怀诗。诗中表现了乐观自信、顽强进取的精神,对后人有很大的激励作用。用此诗比喻柳建功现在,可谓是相当贴切。
  涂小明站在包飞扬身后,恨恨地在他肩头拍了一巴掌,伸出大拇指在他眼前晃了晃。苏青梅没忘看落款,见确实是包飞扬作,也不禁暗暗惊叹。刚才包飞扬在门外挤兑赵成斌的那一丝不快,也在这满堂喝彩中烟消云散了。
  看来这一宝,包飞扬押的恰到好处,效果也是十分明显。

  下午一点,柳建功看大家也已尽兴,就让苏青梅叫来司机,准备回去。当然,包飞扬也将与刘成器发生的不睦如实地说了出来,并及时承认错误,让柳老原谅。
  事情的本身,包飞扬没有一点错误。无非就是有点扯虎皮做大衣,拿着柳老爷子的面子压了刘成器一头。但念及他是为了工作,柳建功也没往心里去,反而说包飞扬鬼机灵,知道动脑子做工作,还让涂小明学着点儿。
  柳建功不生气。苏青梅也就没了生气的理由,事情说清楚了,包飞扬心底也就开朗了。倒是柳建功离席时,没有让苏青梅替他拿包飞扬送他的那幅字,而是自己紧紧抓在手中,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在涂小明和包飞扬的搀扶下离开了包间。
  将涂家人送上车,包飞扬这才叫上王涛声转身往自己的车边走。
  “包主任,我今天算是开眼了,就连柳老这样的顽固之人,在你面前也是兴致盎然,有点忘形了。”王涛声边走边由衷地佩服包飞扬。
  “你在这里干什么?某非是后悔了刚才的签字?”王涛声只顾得低头走路。猛然看见一人影挡住去路,本能地抬头,发现刘成器正微弯着腰、一团和气地站在面前,就忍不住问道。
  “我来跟包老弟道歉的。”刘成器见包飞扬走在后面,赶紧绕过王涛声,来到包飞扬面前,一躬到底:“兄弟  。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我在这里给您赔不是了。”
  “你不是已经道过谦了吗?我也没说揪住不放吧。倒是你这样穷追猛打的,还真让我怀疑你是不是真心的。”包飞扬知道这个道歉是赵成斌的授意,说不准现在那个赵市长还眼巴巴等着刘成器的回话呢,亏得自己没有痛打落水狗的心思,要不然就现在刘成斌这个熊样儿,上去赏他两个耳光,估计他也得忍着。
  “不是,我是说您在柳老面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