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352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苏大姐,这位是?”赵成斌不知道包飞扬是何方神圣,急于弄清他的身份,赶紧问。
  “怎么?你不知道小包?他叫包飞扬,我家小明的同事,他们很不错的朋友,我爸爸和我家老涂都非常欣赏的一个小伙子。”
  包飞扬?和涂小明关系很不错,柳老和涂延安非常欣赏!这语气分明是双重肯定了两家的关系。这种介绍,赵成斌如果听不出来包飞扬与涂家的渊源,那他这半辈子就是白活了。
  “哎呀!是飞扬啊!久闻大名了。小明侄儿一直称你为包神医,我还以为是个四五十岁的人,真想不到这么年轻就有那么好的医术,不知道飞扬现在哪里高就啊?”赵成斌是个什么人,沾上毛比猴子还精的人物,苏青梅的话音刚落,他就一个箭步走过来,两只大手抓起包飞扬的手,使劲地抖动开来。
  “赵市长言重了,神医这个称谓我可不敢当,我只不过是凑巧会治幻肢痛罢了。对了,赵市长,这个酒店是你内弟的吧?真不巧,我也是刚刚听人说破这层关系,上楼前还在门口和你内弟发生点不快,真不好意思啊。你看这……”包飞扬脸上挤出了点歉意,装出一种十分为难的样子,直接向赵成斌挑明。
  “没什么没什么,我刚也听成器说了,这件事要说也怪他,是他不长眼睛撞坏了柳老的生日蛋糕,你也是出于气氛……”赵成斌没想到包飞扬和他对话竟是绵里藏针,在自己脸上的笑容还正堆积如山时,就直接开火,第一时间给他一个下马威。也亏得赵成斌久历官场,已经把皮笑肉不笑的面部表演练到了炉火纯青,换做一般人,这种表情急转弯,还真得露馅不可。
  短短两句话,赵成斌就对包飞扬产生了第一印象:这小子比我还阴!。
  包飞扬知道赵成斌是在避重就轻,想以刘成器不小心撞掉蛋糕的结局糊弄苏青梅,以减轻柳老爷子对自己的怨气。

  包飞扬这时候出来是干什么来了,就是来杀杀赵成斌的锐气,让他在柳老面前不要胡说八道。如此轻描淡写的解释,到了柳老面前自己不就成了故意找茬?啊,人家不小心撞掉蛋糕,你就费了两个保镖的双臂,还逼着人家签下肆拾万元的罚款,这个逼装的也太大了吧,况且还有点仗势欺人之嫌。既然老子出来是要痛打落水狗,就不能给你反咬一口的机会,在门外就要先把你的气势压住,让你有口难辩,省得你在老头子面前诉苦耍委屈。心念已定,包飞扬也就不再客气。

  “哦,苏姨,看来赵市长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其实也没什么,要不是这个酒店排污不达标弄得怨声载道,老百姓们联名上告,要不是刘总撞掉柳爷爷的生日蛋糕还在上面踩了两脚,这事儿也不会发生,也是我太年轻气盛,为了维护柳爷爷的面子,竟然失去理智地和他们动了手,要不是他们人多,不知要闹出什么事,现在赵市长亲自来做说客,我也就不能再得理不让人了不是?今天是柳爷爷的大喜之日,我想赵市长也不会故意来触老爷子霉头,柳爷爷还在等,苏姨、赵市长,咱们一起进去吧?”

  包飞扬连珠炮似的话语,像一只重锤敲打着赵成斌的心  。什么排污不达标惹得老百姓联名上告,什么撞掉柳爷爷的生日蛋糕还在上面踩了两脚,这他妈都是你口吐莲花地侮蔑。本来想给老爷子解释清楚,现在经他这么一搅合,刘成器倒成了哑巴吃黄连的主儿,自己的人挨了打,又白损失了四十万,还不能有半点怨言。就这两条摆出来,他赵成斌就是天王老子,就是有百般委屈,此时要是再说自己的理由,也变成了一个无理纠缠的无赖。

  “赵市长,这是真的吗?”包飞扬刚说完,苏青梅的脸就刷的拉了下来,一脸愤怒的质问赵成斌。
  这是啥事儿,你就点怎样经营是你们自己的事儿,可竟敢将老爸的生日蛋糕踩在脚下,分明是不把涂家放在眼里。就刘成器这种货色,敢做出这种嚣张至极的事来,不还是因为有你赵成斌在后面撑腰吗?你赵成斌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就凭你也敢跟涂家较劲儿?还真不知道自己吃几碗干饭是吧?
  “苏大姐,苏大姐,您消消气,这事儿我还真不知道,我小舅子只是跟我说他惹了柳老让我过来道歉,我可是真不知道他狗胆包天,竟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来。您放心苏大姐,我这就把他叫来交您处置。”赵成斌哪里还敢往自己身上揽事,现在苏青梅已经温怒,自己再不长眼地去辩解,无意识火上浇油,还不如让刘成器跟包飞扬当面对质,也好把自己摘出来。可是,当他要喊刘成器近前解释时,走廊的尽头已经是人影皆无。

  也难怪,刘成器就是再不成器,也不会告诉赵成斌是自己约了几个公子哥儿,存心和环保厅过不去。最后还落了个偷鸡不成蚀把米的下场。他对姐夫说的话,一定是包飞扬故意挑衅,重伤保安,将蛋糕摔在地上,自己踩坏又赖到自己头上。这就是恶人先告状造成的先入为主印象。
  赵成斌是啥人,在西京也是跺跺脚地皮抖得晃三晃的人物,一个环境监察室的毛孩子,该这样骑在自己头上拉屎,是可忍孰不可忍。于是就二话不说带上刘成器兴师问罪来了。
  但到了现场,包飞扬的这番话却是和刘成器截然相反。怪不得这小舅子没敢上前。
  看来今天自己是难逃一劫了。
  “算了算了,赵市长既然有道歉之心,我想柳爷爷还是会大人大量的,放心吧赵市长,我会帮你度过这个难关的。”包飞扬说着,抱住赵成斌的胳膊,半拖半推地就往包间里走。
  苏青梅见包飞扬把赵成斌拖走,也不好意思穷追猛打问个清楚,只得跟在他俩身后走进包间。

  赵成斌感觉到脊梁上凉刷刷的,可能是刚才包飞扬的一番话让一向和蔼的苏青梅顿时拉下脸来,让他惊了个三魂出窍,浑身出了一身冷汗。包飞扬不容分说往包间里托,他脑子里已经是一片空白,生怕苏青梅按耐不住冲他发脾气。他本来是给柳建功道歉,并弄清刘成器这混蛋犯事儿的来龙去脉,没想到刚到饭店,就得罪了苏青梅。苏青梅是谁?涂延安的老婆,涂延安又是谁?西北省委书记,名符其实的一把手。如果说他赵成斌在西京还算个人物的话,那么在整个东北省,像他这种算个人物的人至少不下50个,但省委书记只有一个,而且这50多个还算人物的人,涂延安看不惯谁,只需呶呶嘴,这个人的下场就会比普通人还惨。他怎能不怕?自己的今天流了多少汗水;抛了多少钱财;当了多少次孙子;总不能因为一句话或是一件事给交代了吧?现在的他的恐惧不在柳建功那里,而是在西北省第一夫人苏青梅的那张脸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