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602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讲这个经过的时候,他没有明说是因为她武云他才和楚菲交锋的,但却说在一见到楚菲的时候,他就想到那次在狗肉店里楚菲那嚣张的样子,他就对楚菲相当不爽了。
  这么一来,武云直接就认为张文定相当够意思了。

  想了想,她扬了扬眉毛道:“我跟财政厅的人也不熟,这样,先帮你问问吧,明天中午还是晚上?”
  武云这个话说得相当痛快,张文定想了想道:“尽量晚上吧,如果晚上没时间,中午也行。”
  “嗯。”武云点点头,停顿了一下,又道,“现在你们应该要忙着准备换届了吧,还有精力跑到省里来要钱?”
  “乡镇都还没开始呢,急什么。”张文定嘴里这么说着,心中却在想,姜慈赶在这时候跑到省里要钱,如果真把钱顺利要回去了,而不是像往年那般一拖再拖,那对选举也是有好处的。

  只要不出什么特殊情况,姜慈只要保住屁股底下的位置就行了,他今年是没可能坐上县委书记的宝座的——姚雷才刚刚把屁股坐热呢。
  当然了,如果调到另一个县去当书记,说不定姜慈也是愿意的,虽说安青马上就要撤县建市了,比别的县都风光,而且县委书记是高配了市委常委的,可他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坐上县委书记的宝座——看姚雷那情形,干个五年再挪窝那也是非常可能的。
  与其在安青当二把手,倒不如去一个不如安青的地方当一把手了。
  宁为鸡首不为牛后的心态,许多人都有的。
  “这次换届,你有没有什么想法?”武云笑着问道,然后看着张文定。
  “县里情况很复杂,不比旅游局,我能有什么想法?”张文定笑着摇摇头道,“基层工作很锻炼人啊,我是打算沉下心踏踏实实干几年的。你别笑,我是认真的。真的。”

  武云摇摇头道:“我最佩服的就是你干工作的拼命劲。啧,我喜欢到山里玩,但不喜欢在山里生活……基层工作我没接触过,不过想也想得到,成绩不是那么容易出的,麻烦恐怕还不少,何必呢?反正你也当过副县长了,干脆调到省里算了。多轻松呀。”
  张文定撇撇嘴道:“乡下人,在大城市搞不习惯啊。”
  “哪那么多怪话,毛病。”武云道。
  其实话出口,张文定就有点后悔了,真是喝酒误事,酒喝多了情绪没来都容易说错话,难不成潜意识里还有点怨念么?
  “呵呵……”笑了笑,举了举杯子,张文定算是认了个错。
  武云心里并没有怪罪张文定的意思,也举起了杯,小喝了一口。二人再聊些无关紧要的话,坐了一会儿,便散了场。
  人都到白漳,张文定自然是免不了要去一趟徐莹那里,哪怕他在跟武云喝酒的时候心里觉得应该对武玲要忠心一点。

  听到张文定说这次过来是问财政厅要拨款的,徐莹就笑了:“你还真把财政厅当自家后院了呀。”
  “我哪有那个本事?都是被姜慈逼的。”张文定满脸无奈地说。
  徐莹道:“不管逼不逼,姜慈都找对人了。看你今天这样子应该喝了不少,一来就把财政厅的人请出来了?”
  “没呢,跟武云喝的,财政厅的人,明天她负责帮我请。”张文定随口答道,可话一出口,才发现有点不适合在她面前提起跟武玲相关的人,所以准备多说几句的,却也只好住嘴了。
  徐莹却没有什么吃醋的反应,而是点了点头:“有她出面就容易多了,要不你就算把财政厅的人请出来了,也开不了口。”
  张文定深以为然,点点头:“是啊,我刚刚才要了五百万下去,又跑上来要,自己都不好意思。”

  “不好意思你还来?”徐莹反问了一句,不等张文定回答,又带着点责备的语气道,“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这事儿都会答应。以前你挺有主见的呀。”
  这个挺有主见是比较好听的说法,实际上徐莹就是说张文定以前在开发区在市里的时候都挺横的,刚到安青县的时候也是得理不饶人的作风,怎么现在就被姜慈给逼到这种程度了呢?
  “唉,基层工作,想要干点实事,难度大啊。”张文定叹息了一声,但目光却相当坚定。
  徐莹就笑了起来:“哪里难度都大,不过看你最近跑白漳跑得这么频繁,你工作还是很积极呀。”
  “我工作一直都很积极。”张文定笑着道,“对了,民政厅那边,你看看什么时候方便?”
  民政厅那边,指的就是社会事务处的人了。

  徐莹点点头道:“明天你给我打电话,看你财政厅那边什么时候落实。”
  这话刚落音,张文定就接到了武云的电话,说是约好了财政厅樊副厅长,明天晚上吃饭。
  挂断电话后,张文定就有点奇怪,怎么武云约的不是娄玉青呢?至于说财政厅的一把手,张文定却是不敢奢望了。
  能够坐上财政厅厅长的位置,用脚后跟也能够想得到肯定是相当牛叉的人物了,等闲的副省长都不见得能够使唤得动,就别说武云这个副省长的女儿了。
  这么仓促之间能够请动一位副厅长,看来武云是下了大力气的,张文定已经相当满足了。许多县里的县长跑到省里要钱,别说见财政厅副厅长了,就算是见到个处长,那都算是相当有能量了的。

  这个情况一落实,张文定也没忙着催徐莹去约民政厅的人,而是当着徐莹的面给姜慈打了个电话,汇报了这一振奋人心的情况。
  这不是他不够稳重,而是他认为事情定下来了,可以汇报了。
  武云的消息,他是相信的,他更相信,那位樊副厅长不会也不敢放武云的鸽子——不答应没关系,但放鸽子的话,后果会非常严重。
  姜慈对于财政厅的事情相当上心,第二天中午就给张文定打了电话,二人共进午餐,这顿饭吃了两个小时,然后也没休息,早早地奔向了等下将要宴请樊厅长的地方,提前作些准备,也显得很重视。
  这个态度,还是相当端正的。
  张文定没有说武云是武贤齐的女儿,只说是紫霞会所的老总会一起来,但他却不确定姜慈是不是有别的渠道知道武云的身份。
  不过,财政厅副厅长这名头就足以让姜慈端正态度了。
  请财神爷吃饭,地方自然不能差了。

  姜慈还希望吃过饭之后再娱乐一下,当然了,姜大县长是有自知之明的,他没奢望能够在吃饭之后还有机会向樊副厅长单独汇报,但樊副厅长过来,总不会一个人吧?
  姜慈需要的,只是跟财政厅的处长副处长们把事情谈好,副厅长露露面就行了,不可能会明确指示什么的。姜慈选的地方是在白漳市里比较繁华的地段,但却是个闹中取静的好去处。
  张文定看着这从外观上看并不如何出彩但内里另有乾坤的地方,就在心里感慨,姜慈这个省管干部对省城还是比自己熟悉许多,很会找地方啊。既够档次,又不显眼,符合低调、方便和奢华这三个条件。
  他觉得,如果要自己想地方请客,恐怕是找不到这种地方的。老同志还是有许多地方值得学习的。
  姜慈看样子对这地方很熟悉,还和一个漂亮的女经理谈笑了好几句,听话语有点暧昧,但动作上并没有什么过火的地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