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393节

作者: 一念沧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让方逸有些意外的是,在餐厅里见到的一些人,都在前不久他的拜师仪式上出现过,国外遇故知会使人感觉更加亲切,一顿饭下来,那些比方逸大上个十几岁的玉石商们,相互之间都开始称兄道弟起来。
  到了第二天出现在公盘场馆里之后,和方逸打招呼的人也变得多了起来,这一天余宣仍然让方逸自己根据所学的知识找玉石去对比,而他则是继续帮陈凯挑选原石毛料,陈凯那厚厚的一叠标单已经有不少都填写了投标金额。
  “这里就是全赌原石毛料的区域?”
  余宣让方逸自由活动,正合了方逸的心思,围着整个场馆转了一大圈,方逸来到一处比较少人的所在,判断这里是全赌原石很简单,因为这个地方摆放的翡翠原石,全都是没有经过切割的。
  相比那些有着光滑切面的半赌料子,全赌的翡翠原石,看上去基本和石头没有什么两样,除了表皮粗糙一点之外,方逸完全看不出这些原石和普通石头之间的区别。

  而这里的人,也是整个场馆里最少的,在方逸来之前,只有那么三五个人在偌大的区域里面挑选着原石,其中有两个和方逸昨儿还一起吃过饭,看到他们都在专心致志的验看石头,方逸也没上去打招呼。
  “全赌的料子要比半赌的料子小一些啊……”
  全赌的翡翠原石并不是很多,整个场地内大概摆放了一千多块,相比外面那些动辄磨盘般大小的半赌料子,这里的原石却是要小很多,最小的甚至只是比拳头稍微大上那么一点点。
  “这么小的料子,居然这么贵啊?”
  方逸看了一下那块最小料子的标底,忍不住脱口喊出了声,就这么一块拳头大小的全赌料子,居然是一万美元的标底,价格之高堪比半赌料中的糯种翡翠了。

  “方老弟,翡翠的料子,可不是以体积大小来衡量价格的啊……”
  方逸的自语声惊动了他前面一个正在挑选毛料的人,抬头看到是方逸,那人不由笑着接了句话。
  “卢哥,这么巧,您也在啊……”方逸记得这人姓卢,名字好像叫卢国平,当下打了个招呼,走到了对方的身边。
  “老弟,第一次来缅甸公盘?”卢国平是参加过方逸拜师仪式的人,他知道方逸拜师不久,怕是也没从余宣身上学到多少本事。

  “是啊,卢哥,这次就是跟着老师来学习的……”方逸笑着说道:“我对这赌石真是两眼一抹黑,卢哥您要是有空,给我说说呗?”
  方逸来全赌原石这边,就是想用他的方式鉴别出一些好料子,但上千块的全赌毛料,却是让他有些头疼,且不说他的真元够不够用,就是两天的时间也来不及将这些原石全都甄选一遍啊。
  余宣不想方逸去赌全赌的料子,是以也没给他讲解全赌原石的一些知识,对翡翠已经有些了解的方逸,对全赌料子却是一窍不通。
  所以在见到卢国平之后,方逸就想从他身上学到一点东西,最起码也能剔除出去一些特征比较明显的石头,这样也能减少一些方逸接下来的工作量。
  卢国平也没废话,将那些大大小小有五六块的原石,又都给抱上了切石机,一一分解开来。
  但是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就在卢国平分解第四块差不多有三十多斤重的料子时,却是从里面切出了翡翠,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翡翠。
  卢国平开出来的这块翡翠,是一种极其少见,颜色近乎于紫罗兰紫翡翠,并且种水近乎达到了玻璃种的品质,重量足足有十多斤,可以打制出四五副镯子来。
  这一块翡翠开出来,满场皆惊,就算把紫罗兰的因素放在一边,近乎玻璃种的料子,那也是数年都难得一遇的,当时就有人给卢国平开出了三百万美金的价格,听得卖掉了料子的那人,差点就当场晕了过去。
  卢国平如果是初出茅庐的新手,或许当时就把料子给卖掉了,不过经历了那么多大风大浪的他,抵制住了这种诱惑,在分解完其他的废料之后,谁都没卖,收起了翡翠当天就离开了缅甸。
  这事儿并没有完,回到国内之后,卢国平靠着当年的关系,找了位大师级的雕工从那块翡翠里面掏出了四副手镯,剩下的料子则是打制成了一套极品的翡翠项链。
  这四副镯子,最后被卢国平两千万人民币一副,卖给了港岛的郑氏珠宝,而那条翡翠项链,更是卖出了三千万的高价,也就是说,卢国平买到的这块废料,给他创造出了上亿的财富。

  消息一经传出,整个玉石行包括古玩行为之轰动,卢国平的大名在那一年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而他的事迹也激励着无数原本是古玩行的人投身到了赌石的圈子里。
  可以说,缅甸公盘这几年每年成交额都近乎十倍增长的现象,绝对是和卢国平有脱不开的关系,这一刀暴富的神话,将赌石的热潮彻底的给带动了起来。
  反倒是经过此次大起大落的卢国平,却是看透了赌石的本质,不过他并没有退出这个圈子,接下来的两年包括现在这次,卢国平每年还都会到缅甸来参加公盘。
  但卢国平再也没有以前的大手笔了,每次只会缴纳五万块的抵押金,然后他所拍的原石总价也不会超过五万美金,颇有点玩票的性质了。

  虽然像那次惊心动魄的事情也再没有发生过,不过卢国平也不在意,他现在赌石就是图个乐子,每年扔个五万美金对于他现在的身家而言,那也就是九牛一毛,根本就不算个事儿。
  当然,方逸是不知道卢国平之前的这些光辉历史和惊人战绩的,不过他从卢国平的面相上能看得出来,这人财运极佳,一辈子都会衣食无忧,是以对卢国平的讲解,方逸听得也是极为上心的。
  “怎么老弟,明白了没有啊?”
  卢国平吐沫横飞的给方逸解说了好一阵,几乎将缅甸所有老坑种的出处都说了出来,而且还现场教学,每说一处老坑都会找出一块相同的料子拿给方逸去对比查看。
  卢国平的热情,让方逸都为之愣了好一会,因为就是昨儿老师给他讲解的时候都没有那么详细,这让方逸产生了一种错觉,祖国人民做雷锋的行为,已经延伸到了异国他乡。
  方逸哪里知道,卢国平现在来参加缅甸的翡翠公盘,压根就不是为了赌石来的。
  他这几年来缅甸,是为了享受那种被万众瞩目的幸福感的,自从赌出了天价翡翠之后,卢国平就已经成为了赌石圈的传奇人物,只要出现在赌石场所内,必定是会被人众人拥簇的。

  不过今年由于缅甸战乱的原因,职业赌石的人来的很少,失去了和小伙伴们谈天论地并且接受那种仰慕眼神的待遇,卢国平不禁有种淡淡的忧伤,所以方逸这一请教,正好挠到了卢国平的痒痒处,两人算是王八看绿豆,那是十分的对眼。
  “卢哥,这哪个老坑里面有翡翠的几率更大一点呢?”
  以方逸的记忆力,在听卢国平讲过一遍之后,基本上已经将各个坑矿原石料子的特征已经记住了,就像是摩西砂老坑多出白沙皮,开出极品翡翠的几率很大,而帕敢的料子则是以黄沙皮和黑沙皮居多,每个老坑料的特征都是不尽相同的。
  日期:2016-06-24 06:3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