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738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个老外跟屈胖三说了两句话,然后一人转身离开了去。
  我有些诧异,说到底什么情况?
  屈胖三耸了耸肩膀,说我们这是不告而来,两个洋鬼子做不了主,说要去里面找人问一下,看看能不能放我们进去。
  我说若是不放,我们岂不是进不去了?
  我朝着对面瞧去,却见这两人的身后一片迷蒙,能够感觉到那儿的空间十分开阔,但却给白色迷雾给笼罩住了,瞧得并不分明。
  屈胖三说看吧,一会儿忽悠一下看看。
  这个时候陆左突然走上前来,咳了咳,说天山神池宫里,我倒是认识一人,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我们耐着性子等待了一会儿,这时来了一个国人脸孔的中年男人,此人一身利落大半,腰间还别着利刃,一看就知道是手段高强之辈,他走到跟前来,隔着炁墙,拱手说道:“各位,你们并非熟人,是如何知道我们这儿的,而且还能够开启了雪山之门?”
  陆左上前,拱手行礼,说我们是雪峰未来主的朋友,受他邀约而来,希望能够见一面,还请帮忙通传一下。
  那人表面上客气,其实从他紧绷的身子来看,显然还是有几分戒备的,然而听到陆左的话语,下意识地一愣,人却放松了许多,说道:“你们认识阿木?”
  陆左点头,说几年前曾经并肩而战过。
  啊?
  那人更是惊讶,说那年的天山大战,你们也曾有参加?
  陆左说对,还望通传一二。
  男人从袖子里摸出了一只白色信鸽来,然后又拿出纸笔来,恭声问道:“不知道极为如何称呼。”
  陆左看了杂毛小道一眼,然后说道:“陆左、萧克明。”
  那人浑身一震,抬头望着陆左,然后目光转移,找到了杂毛小道这儿来,打量过后,方才惊讶地说道:“可是天下间威名赫赫的苗疆蛊王陆左、茅山宗掌教萧克明,左道两人?”

  陆左微笑,说正是。
  中年人写了纸条,然后拴在鸽子腿上,让它飞走,然后躬身说道:“两位威名,如雷贯耳,不过天山神池宫这儿也有规矩,需要上面的人同意,方才能够给诸位放行,还请见谅。”
  陆左显得和气,挥了挥手,说可以理解,规矩就是规矩,随意破了,又如何让人遵守和信服呢?
  中年人拱手,说在下景东,目前是神池宫的守门人之一,见过两位。
  他虽然没有当即开门放行,不过却做足了功夫,十分诚恳,倒也没有让人烦厌,几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差不多一刻钟不到,便有信鸽飞来,景东接了过来,解开纸条一看,连忙拱手说道:“阿木回话了,让诸位进来,他随后赶到。”
  说罢,他不动声色地打了一个手势,这空间突然为之一震,紧接着我感觉到跟前的炁墙顿时就为之一空。
  它不见了。
  与炁墙一同不见的还有他们身后的白色迷雾,随后我瞧见了一道裂开的山缝,而山缝后面,则是一片温暖昏黄的夕阳霞光。

  这霞光让人感觉无端温暖,与外面的雪山形成了鲜明对比。
  我有过东海蓬莱岛的经历,所以对于天山神池宫的种种神奇都有一些心理准备,景东给我们每人发了一个有数字编号的玉牌,然后带着我们越过山口,走过一条满是迷雾的山缝,突然间前面一片豁然开朗,我低头看了一眼那印着“1024”的玉牌,忽然前方一阵疾风狂起,却有一道矫健的黑影跨空而来。
  是一头凶猛的雪豹。
  这是袭击么?

  我心中警戒,下意识地将手探向了怀里,而这个时候,一只手却压在了我的肩膀上面。
  杂毛小道的声音传入耳中:“别紧张。”
  我身子僵直,往后而站,却见到这一头通体雪白,唯有足部黑色如铁的雪豹子,此物身体强健,宛如牛犊子一般,匀称而修长,肋下却是生出一对翅膀来,而鼻尖软肉处又有蠕动的触角,双眼宛如蓝宝石一般莹亮,透着一股无上的威严来。
  好一头神兽。
  我心中赞叹,而那雪豹之上却是骑着一个少年郎,他从上面翻下,迎了上来,朝着陆左和杂毛小道欣喜地喊道:“两位怎么来了,让我好是惊讶啊。”
  这少年郎英姿勃勃,眉宇之间颇有一股贵气,而人长得器宇轩昂,是很有味道的小帅哥。
  他走到跟前来,而陆左则微笑着回应道:“当日天山一别,历经数载,再一次见面,发现阿木你却是越发英姿焕发了,想必修为又多有精进。”

  这就是他们认识的雪峰未来主阿木?
  我打量着这少年,而阿木则与陆左、杂毛小道两人寒暄说话,如此聊了几句,陆左转过身来,给他介绍道:“阿木,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堂弟陆言,这是他朋友屈胖三,朵朵你是认识的……”
  简单说完,又给我们介绍这少年郎,说这一位,便是天山神池宫的宫主阿木,卫木。
  卫木赶忙摆手,说现在的宫主是我母亲,可不是我。
  杂毛小道伸手过来,揽着他的肩膀,说过些日子,还不就是你的么?
  如此聊了几句,卫木对守门人低声招呼两句,然后领着我们往里间走,前面雾气消散,却是露出了一条蜿蜒的河流来,这河算不得宽阔,也就五六米,而在河流对面,则是一大片苍翠的草地,再往远处看去,是生机勃勃的林子。
  而在正面不远处,草地一直蔓延到了很远的地方去,在那儿,有一片比之前博格达峰半山腰间天池还要广阔无数倍的大湖。
  大湖旁边,有一座城池。
  这城池好像是冰雪王国一般,从这边望过去,一片晶莹剔透,夕阳西下,温暖的阳光照在了那冰雕一般的建筑之上,让人凭空生出了几分莫名的感动来。
  “水晶……”
  旁边的朵朵说话了,我仔细观察,发现那些建筑大部分都是用水晶做的,虽然样式也是如同中国古代建筑一般雕龙画凤,亭台楼阁,但莫名之间就多出了几分宛如仙境一般的气质来。
  论气势,这天山神池宫可比东海蓬莱岛要阔上喜多。
  河流之上,有拱桥一座,卫木没有骑着那肋生双翅的雪豹,而是领着我们往前走,我瞧见桥跟前立着一块碧玉石碑,石碑之上写着三行字。
  止杀、公正、规则。
  卫木停在了石碑之上,对我们说道:“各位,虽然是老朋友,但有些事情我还是需要跟你们说清楚,天山神池宫中,最讲究的就是规则,其次是公正,在这里间行事,就得讲究神池宫的规矩,另外无论如何,都不得妄动刀兵,有事情,可以找神池宫的走马队解决,知道么?”
  陆左和杂毛小道都笑了,说入乡随俗,这规矩我们当然是懂的。

  卫木说对了,两位并不知道天山神池宫的入口,到底是怎么找过来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