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263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现在高速路也动不了,暂时搁浅,下面人看看实在没有办法,就只能找到华子建,看市里能不能采取一些行政措施。
  华子建作为主抓高速路修建的主要领导,就理所当然成为了第一责任人,也成为事件处理的最高领导者,对付这种**他当然也是有点办法的,华子建就先请示了庄峰和冀良青,不管是庄峰,还是冀良青,都态度明确的坚决支持华子建,冀良青说:“最近我在忙大宇县这面的事情,你就全权处理一下,相关部门是要涉及到出面的,你给我说,我来给他们下死命令。”
  庄峰也一样的,现在他自己心里都是七上八下的,生怕在因为高速路不顺利,引起了苏副省长的不快,那自己老账新帐加在一起就麻烦了,所以他也给华子建了坚定的支持,说万一那个部门不好好配合,让华子建不要客气。
  在取得了两位新屏市老大的授意后,华子建立即向有关部门下了两道指令:一是政府办公室组成一个精悍工作组,进村了解情况。主要是摸底,搞清闹事人员的基本情况,以及他们的想法和要求。
  二是土地、城市建设等部门要按照政府事先的征地规划,严格实施该方案要求,高度重视,一如既往地做好农村 房屋的拆迁与土地征用工作。
  总之,要确保协助,配合高速路建设的顺利进行。
  于是,一个规模宏大的土地征用工作组就迅速组成了,主要涉及的单位,按照华子建副市长的紧急严令,分毫不敢怠慢,抽调了工作作风泼辣的人员,按了领导的话,所抽调的工作组成员,都是“政治上靠得住、作风上信得过、纪律上不折扣”的人,工作组一成立,再无二话,首先就是要摸清“敌情”。
  所以刚成立第二天,工作组组长就决定要高效率、不折不扣、坚决完成领导交办的任务,工作组准备就绪,立即意气风发、斗志昂扬地开进了黄次村。
  时令正值春初,新屏市显出少有的暖意,风时时袭来,也不觉十分刺骨。
  工作组组长是公路局的一个副局长,这个副局长年方四十八,腰粗胳膊壮,当然是年富力强时候,接受任务时,心中多少有些别扭,感觉完全是“高射炮打蚊子”,他想,不就是对付几个刁民吗,这些年来,由于多和农村工作打交道,按照自己对农村工作的理解,象这个事,很好解决 嘛,不外乎“一压二哄三骗”,随便谁都分分钟搞定,何须劳动自己,

  要知道,这些憨厚质朴的农民,一见市里的领导的,那还不都是两腿发抖、战战兢兢?
  但组织的安排,却是没有折扣地执行的,再说,这样既没有压力也十分轻便的活,就当休闲一下吧,于是他率领一帮组员,当然里面还公丨安丨,司法系统的干将们,心情愉快地驱车来到黄次村。
  由于事先就接到电话通知,村长王大伟早早起床,穿戴笔挺、煞有介事地迎候在村道前,这个三十五岁的王大伟,是个退伍军人,早先也勤奋读书,无奈在领悟刻板的教科书上面,智力却并非上等,最终高考落了第,只有退而求其次,怏怏之余,只有报名参了军,却又幸生性与人随和,惯于见风使舵,善于察言观色,在部队时很受连长赏识,就这样,早在部队时就入了党。
  他在部队时自是刻苦努力,但遗憾的是终究没有能够提升为领导干部,而政策是比任何事物都变化更快的东西,因是农村户口,国家已经不象前些年那样,慷慨地能够安排退伍军人都能捧一份吃皇粮的那份衣食无忧的工作了,所以退伍时依然只能够失落地回到家乡。
  但是,总的说,他有了这份经历,始终是种无形而威力巨大的砝码,简单地说,在中国的任何集体和部门,如果你是非党群众,工作中即使你再努力、再能干,也都将白搭,就是只有两三个人的小团体,要选个头,当然都只会是党员。
  正是这样的资格与经历,加上略施展一些小计谋,使他能够如愿地干上了黄次村主任。

  这个村主任头衔,在农村改革已经几十载的现在,自然已经没有了以前高度集中与计划时代时的威风和派势了,但终究还是应了一句“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的,在讲究“官本位”的中国,做了官无论多小的官,那都是显亲扬祖的重要途径,自然更是自己活在当世最惬意的道路和方式,古说“礼不下庶人,刑 不上大夫”,连法律都会忌惮权势,个中优雅与尊贵,可见一般;至于物质回报,就更显而易见了,当了官,不单有丰厚的俸禄,捞钱更加容易,你听说谁向平民贿赂了?

  其实早在几千年时,就有圣人表述过了——《道德经》就说:“天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道,则不然,损不足而奉有余”。实在地说,老子真不愧是中国眼光最毒的人,能这样微言大义地看穿人道中蕴藏着的刻毒道理,这道理不但贯穿于人类社会的经济领域,在政治、文化 方面更概莫能外,人们应该很惊奇,一个绵绵延延的由最复杂生物组成的人类社会,看来是思想潮涌纷呈,矛盾交错激烈,事物跌宕难辨,却早在几千前,被这样一个睿智老人信手拈来的短短语句,就简洁清 晰地道出了人类社会的本质,所以人们尊称其圣人。

  可以设想,这个圣人其实并未走远,他现在依旧怡然站在祥瑞升起的某个云端,或者不被凡人所 感知的地方,似乎毫无表情,却又捋须而笑,目光爱怜地关注着我们今天的这个纷杂而显多变、混乱却也 绚丽、看来温和但又刀光剑影的社会!
  公路局的张副局长气宇轩昂、威势十足地下了车,居高临下地伸出手,村长王大伟慌忙伸过去,荣幸地同人家握了握,背后工作组的成员也一个个颐指气使、神气活现地跟着下了车,相互寒暄与插浑打科后,一行人鱼贯而入村长王大伟家高耸的三层砖房。
  所喜天色尚早,自然首先办正事,这王村长的婆娘很识时务地在桌前摆满了时令可以吃到的鲜果,农村人嘛,好客之外,也如城市里大多的中层市 侩人物一般,十分关注飘渺而虚无的自我价值,也学得很有显摆的意思哦,只见那婆娘,摆布整齐后,不忘谦虚却分明隐藏得意地说:“事起仓促,没有预备更多的东西,见笑了。 ”
  张副局长一行见惯不惊,漫不经心说:“哪里,哪里?”
  他们秩序不等却也疏密有序地抓了水果,得体地开吃。

  王村长那婆娘却也识趣,袅袅婷婷摆着丰臀,悄入厨房去了。
  烟铺路嘛,官场、民间很没两样,王大伟率先撕了一包桌上的“红河88”,一颗一颗恭敬地递到工作组成员手里。
  工作组这次来的唯一目的,是摸清闹事村民的底数,他们和许多部门现在流行的调研一样,这叫科学的工作方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