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350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柳老,我可是没敢去打听您的生日的事,是小明哥昨天去我办公室,无意中说这两天特忙,我寻思着能不能帮上点什么,就问他,刚开始小明哥死活不说,后来架不住我软磨硬泡才告诉了我。所以我就没有经过您老人家的允许,就厚着脸皮过来给您贺寿了!”包飞扬的这番话相当圆滑,让涂小明一直在旁边鄙夷的撇嘴,表示自己从来不认识包飞扬这个朋友。
  “飞扬啊,你柳爷爷知道你今天过来替他贺寿,可是开心极了,一直夸你懂事呢。”苏青梅在一旁接上了话,也不知道她这话里有多少水分,但一箭双雕的意图已经达到了。她这是给飞扬传递一个信号,意思也就是说虽然包飞扬参加寿宴的行为很突然,但是柳老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而且是非但不责怪,还高兴得直夸你呢。
  苏建梅的意思柳建功当然明白,女儿这是给爸爸做挡箭牌呢。不过他真的很高兴包飞扬能来,虽然说他以往过寿宴都只是家庭成员小范围内聚一聚,但是这次包飞扬忽然参加,还是让柳老非常高兴。
  包飞扬和李思瑶打了个招呼,又把王涛声介绍给大家,不过他声明,今天是件喜庆的事,喝酒是必须的,所以就带了个司机过来。这个解释除了涂小明外,估计在坐的涂家人没有一个怀疑的,大家反而感觉到包飞扬是少年老成、思维慎密,是怕自己喝酒开车危机人身安全,才特意带了一个司机过来。
  王涛声自然也得和大家一一客套,不过他的神情略带紧张,没有包飞扬的应付自如罢了。

  十二点十分,涂延安才匆匆赶来,他给柳老敬了一杯酒后,简单吃了几口菜,简单问了一下包飞扬在新单位的工作情况,包飞扬如实回答了他的问题,只是把今天办理天元楼大酒店案件的一幕给隐去了,涂延安没做评价,只说了一些鼓励的话,之后就又匆匆忙赶回省委接待外宾去了  。
  在官场混,最主要的是有双火眼金睛,识得对人。涂家现在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涂延安身为一方大员,其手下官员成千上万,他们都想找机会接近涂延安;柳建功虽然已经退休,可虎威仍在,其门生弟子还在其位,在位时提拔的人已遍布华夏,均为一方诸侯。在朝野,涂家的势力也是不可小觑,涂延安能走到今天,不单单是仰仗这位前朝大员的老丈人,最主要的还是朝中有人,具体是哪路神仙,暂时不可言表。

  目前的情况是,涂延安是一方大员、柳建功是虎威尚在,两个人又是这种翁婿关系,柳建功只有苏青梅这么一个宝贝女儿,他的有生之年恐怕是要紧紧地与涂家牵系在一起。也就是说,现实造就了涂延安、柳建功这两股势力合二为一的结局,二者其一就呼风唤雨,和到一起将会是什么样的效果,恐怕稍微有点头脑的人都不难明白这个道理。
  柳建功大寿,不应该是秘密,他的老部下、老同事都知道他的生日和年龄,特别是那些削尖了脑袋准备投机的人,不管是巴结涂延安也好、奉迎柳建功也罢,换做谁也绝不会放弃这个机会。包飞扬和涂小明在天源市时,涂小明曾经提起过这件事,一到外公的寿诞之日,省里那些厅局级领导、甚至一些副省级干部就会想着法子登门表示,虽然外公对送礼钻营之辈呲之以鼻,但拳不打笑脸的礼节还是要守的。人家大老远跑来问个好也是一片心意,柳建功不能板着脸呵斥,毕竟他已经下野,也是一个不理政事的人了。

  昨天下午包飞扬说要柳老到天元楼大酒店摆寿宴时,心情还是有些忐忑,虽然涂小明拿他当做兄弟,可在柳老眼里,自己毕竟是个外人,所以话一出口,他的担心也就接踵而来。他担心这件事情如果让那些钻营的人知道了,会不会趁机赶到天元楼大酒店来给柳老贺寿?以前柳老摆寿宴时都非常低调,没有人知道,但是今天自己却对刘成器和他那帮公子哥朋友说了出去,那么消息肯定会很快传出去。如果一些人闻风而来,会发生什么情况?无论是柳老,还是涂延安,以他们做派,肯定也不想落下一个借寿宴敛财的话柄。毕竟涂延安还身居要职,不能助长拉帮结派之风。但是,那些官员们各个都是沾上毛比猴还精的老油条,他们相处的道贺方法绝对不会让两个人找出拒绝的理由,他们每个人的理由都可以堂而皇之进到涂家的客厅里。这样一来,涂延安就是浑身长满嘴,也无法说清了。

  当官要有当官的清高,即使是背地里疯狂敛财,表面上也要拿出点清高的姿态来,谁会见过一个当官的在大街上高声叫卖乌纱帽的?不要说涂延安还有点原则,就是他昏庸到无法救药,也不会办出那种傻事。
  涂延安说是要回去招待外宾,其实不是他说的那样。
  岳父的寿宴定在五星级酒店,这让他本身就感到有点张扬,他打电话问过涂小明,想打探为什么忽然间把寿宴顶到了天元楼大酒店,可是涂小明哪里敢如实回答?只是说柳老忽然间想到吃一吃外面的菜,所以就把寿宴顶到了天元楼大酒店。这个谎话涂小明也不怕父亲去揭穿,因为他已经和外公柳建功串通好了说辞,绝对不会穿帮。
  涂延安怕遇到贺寿的西北省官员,早早地回去也是一个托词。他不知道老爷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竟然同意包飞扬出席家庭寿宴。虽然说他非常看重包飞扬,待包飞扬也如同子侄一般,但是包飞扬毕竟是西京市委书记包国强的侄子,中间有这么一层关系,纵然涂延安觉得两家不能走得太近,以免引起田刚强的误会。
  不过不管涂延安怎么想,包飞扬都顺利地实现了自己的计划,借着一个蛋糕摆平了刘成器,顺利完成到西北省环保厅环境监察总队后接手的第一单任务,还通过柳建功的寿宴,获得一些意想不到的收获。RS
  涂延安前脚刚离去,包间的门就被服务员给敲开了。
  “柳老,不好意思,门外有一个自称是您侄儿的人说要见您。您看……”服务员说话很有水准,没把话说完,可还是让在座的人都意会到了她下面的意思。
  “侄子?”柳建功还没回过神来,涂小明就低声说了一句。“问没问他姓什么?”
  “好像是姓赵,说是柳老老战友的儿子,叫赵成斌。”服务员急着接上了涂小明的话,也没看柳建功的脸色。
  看来刘成器真怕了,知道惹了柳老,自己有没胆气去摆平,只好给赵成斌打了电话。求姐夫出面来弥补自己犯下的不可饶恕的过错。赵成斌接知道刘成器为了对付省环保厅环境监察总队的检查,被别人设好圈套,还惹上了省委书记的老丈人,也是吓出一身冷汗,他不禁暗骂,这个不争气的小舅子的一贯作风是拉屎不会自己擦屁股……
  赵成斌接到电话,暴跳如雷,但静下来一想,知道这事还非得由他出面不可。在西京在一亩三分地上,谁不知道天元楼大酒店的老板刘成器是个头大无脑的酒囊饭袋?谁不知道这个只会找女人喝花酒的刘老板是他的小舅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