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346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今天,高成磊是跟着张锦化来的,他对西京市的太子帮还不算太了解,也不知道环保总队跟刘成器到底有什么恩怨,所以他只有跟着起哄的份儿。
  至于那几个穿着迷彩服的年轻人,则是天元楼的保安,其实说是保安,有的时候还起着刘成器私人保镖的作用。平日里刘成器待他们不薄,经常请他们吃个饭洗个澡什么的,用小恩小惠笼络住了这干人的心。
  这些人多为农村孩子,当了几年兵转业回家,除了孔武之力外,其他一无所长,但他们不想在田间地头受罪,只能来城里找份活儿。在这里当保安,刘成器待他们不错,他们就以为遇到了贵人,毕竟刘老板也是西京市的皇亲国戚,能鞍前马后的为刘成器卖命,说不定刘成器一高兴,让他姐夫给自己安排个工厂的工作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儿  。
  刘成器忽然间摔倒了,几个保安一时间也没有看太清楚,就以为是包飞扬动手打翻了刘成器,于是就扑上来准备收拾包飞扬。
  这一切早在包飞扬的预料之中,几个保安刚扑到他的面前,他随即将手中的蛋糕往地上一丢,暗自发力,施展出分筋错骨手,对着最前面两个人的胳膊就招呼上了。包飞扬双手死死扣在两个保镖的小臂上,把自己的两只胳膊弯曲成胳膊肘朝前,将自己的胳膊肘搭在两保镖的大臂与小臂连接处,使劲往下一压,只听“咯吱”“咯吱”两声闷响,等包飞扬松开手后,两个人的胳膊就自然垂了下来。

  这是为什么呢?这恐怕只有那两个保镖知道,因为他们的胳膊已经脱臼,其实这还是包飞扬手下留情,不然这两个保镖两臂在包飞扬错骨分筋手的手法挤压下,至少是当场骨折。直到包飞扬站稳身子,两个人才几乎同时发出一声“哎呀”的惨叫。
  在场的人谁也没看见包飞扬用了什么招式,但让他们不得不相信的是,两个五大三粗的壮汉顷刻间就成了胳膊就被废了。大家一时都怔立当场。
  两名保镖耷拉着手臂坐在台阶上痛苦地抽搐着,其他几名保镖挡在刘成器和另三个青年身前,不知该如何是好,有两个保镖回头看向刘成器,低着头的刘成器知道自己不可能再装着什么都没发生,他缓缓抬头,刚要说话,身边的一个青年站了出来。
  “打人?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在众目睽睽下如此嚣张……你们干什么的,知不知道这是省城……这是有王法的地方?!”衣着光鲜的青年相当的拽,昂着头,眯缝着眼睛,说话还打着官腔,不明就里的人还真能把他当成是某部委的年轻官员。要说这青年来头不算小,他就是老爸刚刚从市里调进省城的高成磊,老爸顶着副局长的头衔,况且马上就要扶正,作为大公子在下边的市里牛逼习惯了,到了藏龙卧虎的省城还觉得自己挺牛逼,把自己当成了顶级公子哥儿。

  “打人……怎么啦,你想怎么样?!”王涛声这时才从惊愕中回过神来,心中暗道主任啊主任,你到底是什么特殊材料制成的,怎么我还没看清楚,你就上手了,还是那样干净漂亮的就毁掉了两个生力军?但是在这种时候,他没时间去问包飞扬,只能先镇住剩下的几个人,于是他就双眼一瞪,扯着嗓子喊道。虽然打架他不在行,但是既然跟着主任过来,帮个人场壮一个声威还是可以坐到的。
  包飞扬没有理会王涛声,甚至都没正眼瞧他一下,他的目光正盯在被自己丢在刘成器脚下的那个蛋糕上。
  “哎呀,王涛声,这下麻烦大了,涂书记的岳父今天要过生日,让我提前把生日蛋糕拿过来,却不想被他们踩成泥巴了。”包飞扬故意将声音提高,好让全场的人都听见。
  “涂书记?”刘成器当时就懵了。在西北省,姓涂的书记恐怕找不出第二个人来,至于说涂书记的岳父,刘成器既然是副市长赵成斌的外甥,自然也知道市委书记涂延安的岳父就是大名鼎鼎的柳建功柳老,虽然早就从省委书记的位置上退下来了,但是他老人家的影响力却丝毫不曾减弱半分。涂延安能够出任西北省省委一把手的职务,和与他是柳建功的女婿的身份有相当大的关系。
  “你……开……开……什么……玩笑?”刘成器也顾不得趴在地上喊哎呦,他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强忍着脚脖子的疼痛,对包飞扬说道:“柳老的生……生日蛋糕,怎么会让你拿……拿着?”

  老天爷,倘若这真的是柳建功柳老的生日蛋糕,哪可就闯大祸了!RS
  “我呸!你以为你是涂小明吗?还柳老的生日蛋糕?想出这样吓唬人的招式,真他奶奶的是弱智!”连思文的父亲是西京市环保局局长,西京市环保局到天元楼大酒店数次执法都执行不下去,也与连思文有很大关系。他脑子最为灵活,又自诩知道很多高层内幕,这时候听包飞扬这样说,就连声抢白道。
  “对啊,柳老的生日蛋糕,要拿也是涂小明拿,你以为你是涂小明吗?”刘成器也是被吓了一跳,这时候听连思文这么一分析,心神大定,口齿重新变得流利起来。
  “呵呵,我不是涂小明,但是这个蛋糕确实是柳老的生日蛋糕。”包飞扬不理会连思文的挑衅,只是伸手把蛋糕上面的盒子掀开,用目光平静地望着刘成器,“你低头看一看蛋糕上面的字迹,看看上面写的什么?”
  听包飞扬这么说,连思文和刘成器等人都连忙低头去看蛋糕上的字,虽然蛋糕已经被那一脚踩的乱七八糟,但是上面大红色的“柳”和“功”两个字却依旧可以看得非常清楚。中间那个字虽然被踩掉了,但是从下面那个长长的尾巴来看,应就是“走之”底那一捺的尾巴。
  “难道……难道说我脚下的蛋糕,真,真的是柳老的生日蛋糕?你、你、你怎么和他……”刘成器瞠口结舌,内心的恐惧感又开始往上泛。
  “我和柳老什么关系你管不着。但是我提的确实是柳老的生日蛋糕。柳老的八十大寿寿宴今天中午也定在你们天元楼大酒店的芙蓉轩包间。”包飞扬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现在已经十点半了。还有一个小时,柳老他们就会过来了。”
  “你……你……吹……吹牛逼,骗……骗不了……不了老子!”刘成器狂笑着像给自己壮胆,想说包飞扬是个骗子。可是当他眼光扑捉到包飞扬眼里那一丝得意的冷笑时,他就知道包飞扬说的完全是真的,一时间他不由得脸色惨白,浑身发冷,像是数九寒天掉进了冰窟窿一样。

  “你以为是谁,你他妈的,瞎了你的狗眼……”王涛声像只要吃人的恶狼。脖子里的青筋蹦出来老高。他也算是环境监察总队的老人了。自然知道监察总队办公室副主任涂小明是省委书记涂延安的公子,而包飞扬虽然调到环保监察总队不久,但是所有人都看出来涂小明和包飞扬关系非常铁,加上昨天王涛声亲眼看到涂小明来第一监察室找过包飞扬。再加上地上的这个大蛋糕。这一切串联起来。他当然知道包飞扬说的不是假话,今天的确中午包飞扬的确是先带他过来给涂延安的岳父柳建功贺寿,等寿宴过后再办理天元楼大酒店的案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