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598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以,梅局长尽管只是用眼角的余光去扫张县长,但那余光的亲切与期盼,却是比直视显得更加狂热了。
  张文定在看农业局的报告,同时也在观察着梅林。
  现在回想起来,张文定对县长姜慈的感情真的是复杂得不得了。
  他刚到安青,姜慈扔给他一个烂摊子也就算了,分管的都是些没什么油水的部门也可以说是大家对待新同志的老规矩,可姜慈却没提醒他,在这些部门的一把手里,居然有一个县委副书记的亲戚和一个县委组织部长的亲戚。
  到现在,张文定都还清楚地记得刚到安青上任的时候,姜慈那温和的笑脸、浓烈地关怀背后所潜藏的阴毒和险恶。那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笑面虎,在跟高配了市委常委的县委书记争斗之中,能够让县委书记感觉到处处棘手,其政治手段可见一斑。
  不过,正是因为姜慈那让人找不出毛病的险恶安排,张文定也才能够迅速在安青扬名立万树立威信。
  在不知底细的情况下,一出手就搞得县委不得不免了民政局长的职,因此而得罪了县委组织部长,使得他所分管的部门都不敢再轻视他这个年轻的副县长,要不然的话,工作开展起来肯定会困难许多。
  从这方面来讲。姜慈的阴险倒还帮了他一把。
  想到这个,从小就接触道家文化的副县长同志也不禁要感慨古人的思想真的令人钦佩,果真是祸福相依啊!
  得罪了县委组织部长,又和县委政法委书记交恶,张文定自然不想再把别的实权人物都给得罪了,所以对农业局局长梅林,他还是比较客气的。
  当然了,这也跟梅林对他相当尊重有关,做领导的,对于非常尊重自己的下属,往往都会有一些照顾的,哪怕这个下属能力不是很强。当官想干实事实现自己的抱负是一方面,面子问题,也是相当重要的。
  关于苏河镇农业产业的调整,苏河镇也打了报告上来的,跟农业局的报告有很多东西是差不多的,但各有侧重点。
  这个也很好理解,苏河镇和农业局之前就这个问题接触过,大方向上统一了,但细节方面,肯定各有各的打算——牵涉到利益和政绩,谁都希望自己能够得到多一些。
  苏河镇有个村子享受了两年的扶贫帮助,扶贫单位是市公丨安丨局,前年扶贫结束,村里的变化是喜人的。

  在市公丨安丨局的帮助下,村里家家户户都通了路,修建了沼气池。虽然没有搞村办企业,但却在村里最大的两座山上都栽种了李子树,算下来每家每户都有地在那两座山上,好处算是实实在在地落到了村民头上。
  那李子林长得很快,两年挂果。去年那个村里的李子就丰收了,也卖出了好价钱,羡煞了附近几个村子。
  那几个村子村支两委的人想尽办法,却没能从上面找回来一个扶贫单位,就找到镇里,希望镇里往上打报告再申请一下,市里的单位不奢望了,县里随便来个单位也好嘛。
  镇里当然也希望年年上面都有单位到下面来扶贫,不过也知道这种好事只能想一想,所以就把下面的呼声改了改往上反应。这一改,就变成了以那个村子为契机,实行镇里统一指导,各村农业产业经营规模化、多元化、扩大化的思路。
  这个思路,简单来讲就是在县委县政府的正确领导下,在县农业局的具体指导下,苏河镇的每个村都要因地制宜搞规模种植,可以分类型分品种地搞,把苏河镇打造成全县乃至于全市的水果出产基地,同时还要推动镇里农林产品深加工企业的发展壮大……
  一句话,县农业局和苏河镇绘的蓝图还是很养眼的,可需要的资金也相当大。

  这几天,张县长从省财政厅弄了五百万下来的消息早就传得满天飞了,虽然五百万对安青这个马上就要变成县级市的县来说并不多,可对于各乡镇和张文定分管的各部门来讲,那都是相当值得下大力气去争取的。
  哪怕只争取到个几十万,也是不小的收获啊。
  安青不是旅游区,矿藏也不丰富,农村要发展,也只有养殖和种植两条路子可走了。
  对这个情况,张文定已经有了充分的认识,自然也就认同搞种植的思路了。
  想当初他刚上任的时候还觉得前任分管农林水的副县长徐波大搞养殖和种植太没新意,可后来他慢慢体会到了,干工作,并不是时时都能够创新的,能够把种植和养殖搞起来,那就相当了不起了。

  张文定还没有决定给苏河镇拨款子,农业局就打这个报告上来,希望能够由农业局主导苏河镇的这一场大动作。不仅仅只是技术上主导,还想由农业局来掌握县里拨款的具体支出情况。
  这些基层领导还真会想也真敢想!
  张文定看完了报告有点哭笑不得,就算是我答应了拨款子,也是给苏河镇,哪有给你农业局的道理?
  "这个思路是清晰的,对苏河镇种植方面的优势,分析得也有一定道理。"张文定看着梅林,先肯定了一句,紧接着就发出了质疑,"不过,这么大规模大范围地搞种植,也存在相当大的风险,市场是随时变化的。产销脱节……"
  话未说完,桌上的电话便响了起来。
  张文定看了看,接起来,里面传来常务副县长赵大龙的声音:"文定同志吗?我赵大龙。"

  “赵县长,你好。”张文定中规中矩的应了一声,扫了梅林一眼,没有再多说什么,等着赵大龙继续。
  赵大龙在电话那头就稍稍顿了顿,心说张文定这语气有点不对劲啊,他皱皱眉头,笑道:“你在办公室呢,有个事情……我过来一下吧。”
  这话说得相当有意思,明知道接电话的是张文定本人,却还要先来一句废话,然后说有个事情,却又不说有什么事情就马上说要过来一下。其实他应该说过去一下,张文定去他那儿,他用过来这个词就对了。
  当然了,每个人说话都有自己的习惯,他硬要把过去一下说成过来一下,那谁也不能讲他说得不对。

  不过,张文定还是听出了赵大龙这话里的味道,赶紧就说:“哪能让你过来,我马上过去。”
  这个态度是比较端正的了,不管怎么说,赵大龙是县政府的二把手,为人又比较和善,张文定对他还是比较尊重的。
  刚才他的语气很平淡,倒不是对赵大龙有什么不满,主要还是被梅林那个报告给弄得相当不爽所致。直到听赵大龙说要过来,这才警醒,赶紧端正态度。
  若是真让赵大龙来他的办公室谈事情,不到明天,恐怕县政府里就会传出张文定从财政厅要回来了点钱就目中无人之类的话了。
  他在初来安青的时候已经嚣张过了,也体会到了嚣张的害处。

  他现在需要的是低调,是同僚对他的认同,而不是那种大家都不敢得罪他也不愿亲近他的状态。
  身在官场,一个人能力再强,如果不能够跟同志们搞好团结,那也是干不成事的。
  梅林坐在那儿暗叹运气差,赵县长找张县长有事,那他的事情今天是谈不了了,至于会拖到什么时候,那就不是他能控制得了的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