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80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待着,就知道让我待着。这才一天就成了这样,要是我过年再去的话,还不得乱了套,恐怕连我的位置也没了。你到底管不管,到底让不让我回?你心里还有没有我?”女人的话很急也很冲。
  “又是这一套,烦不烦?要是能回的话,我还能拦着你?”王文祥很不耐烦,“等那事消停了,你再回,现在回的话,还不是自投罗网?”
  “我不管,反正遭殃也不是我一个,我要是好不了,别人也别想好。”女人说着,哭了起来,“那可是我用身体换来的呀,你不能不管我,不是你又看上那个娘们了吧?”

  王文祥“啪”的一下合上手机,骂道:“他*妈的,老子惹谁了,都想拿老子撒气。我他*妈的怎么这么悲催?”
  王文祥猜的不错,在他刚刚走出屋门后,一个女人从里屋走了出来,直接坐到窄脑门男人腿上。
  男人“嘿嘿”一笑,拢过女人肩头,在她双*唇上吸吮起来。同时,另一只手在女人圆*滚滚的屁*股上来回捏着。
  女人少有的推开了男人,从他腿上下来,坐到沙发上。她用手点指着他:“我可是听见了,有人说‘男人好色不是毛病’,这是不是在为他自己寻花问柳找遮羞布呀?”
  “嘿嘿,那不过是电视上听到的话,现学现卖而已。有你这大美人在身边,别的女人早就黯然失色了。”男人在女人脸上轻轻捏了一下。
  女人推开男人手,酸溜溜的说:“骗谁?我才不信呢。哎,不管啦,只要你身体受的了就行。”
  男人一疵牙:“还是你最了解我,知道我身体吃不消。”
  女人面色一整,转移了话题:“哎,我就奇怪了,刚才听着你俩说话,后来怎么感觉那个姓王的比你还牛呢?”

  男人叹了口气:“一言难尽呀,谁让我欠着人家半条命呢。”
  “什么?半条命?到底怎么回事?”女人好奇心顿起。
  “王文祥救过我。事情过去好多年了,不提也罢。”男人显然不愿多谈那件事,便转移了话题,“我可告诉你,近期没事别惹姓楚那小子了。”
  女人恨声道:“什么叫没事?就冲他那么不给我留情面,就凭他一个青瓜蛋子能够身兼数职,我就不服,就跟他没完。现在先让他狂几天,哪天把老娘逼急了,我叫他吃不了兜着走。”
  “你又要干什么?他现在风头正劲,千万别惹他,我的姑奶奶。”男人拍着女人大*腿,苦口婆心的劝解着。
  “别叫奶奶,叫老妹就行。”女人心情忽然不错,开了句玩笑,又说,“我也没说马上就找他麻烦,但我肯定不会跟他善罢甘休。”

  “哎,真拿你没办法。”男人摇摇头,“以后要干什么,千万提前商量一下,好好谋划谋划,再不能干那没把握的事了。”
  女人也叹了口气:“哎,你怎么现在越来越没火气了,你越怕失去什么,就越不容易得到。反而有些人什么都不怕,到头来却收获颇丰,姓楚那小子不就是个例子吗?”
  “看事情不能光看表面,哪有什么都不怕的人?有些人之所以给你这种印象,其实是一种假象,是人家的一种智慧。”男人耐心的说。
  “真没意思,一点共同语言都没有。”女人嘟囔着,起身进了里屋。
  男人一楞,旋即也站起身,奔里屋而去,边走边说:“谁说没有共同语言?一到床*上不就有了?”

  玉赤苑三号别墅。
  冯志国、冯俊飞爷俩,一同坐在三人沙发上。
  “大伯,不是我说,你们这些县委领导做决定也太随意了,竟然把那么两个重要职位都给了他,这恐怕要创造玉赤政坛历史吧。”冯俊飞很是不服,“他就那么优秀,就那么值得县委领导信任和重视?”
  “小飞,哪有下属指责上级的,还把所有县委领导都捎带上?”冯志国有些不悦,“就冲这句话,就说明你不成熟,很不成熟。”
  冯俊飞“嘿嘿”一笑:“这不是在家里吗?在外面我是绝不会说的。我就是觉得这决定欠考虑,太不慎重。”
  冯志国严肃的说:“县委做这种决定,自然有充足理由,岂是谁都能参透的?”
  “大伯,在家里就别打官腔了,还说的那么邪乎。”冯俊飞很是不屑,“谁不知道,还不是县里在抱市委书记粗腿,在变相讨好上级领导?你们还在自欺欺人,下面早就传开了,说‘县委书记在县里是老大,在市委书记面前就是这’。”说着,冯俊飞竖起了右手小拇指。
  “太不像话了,怎么能这么说话?”冯志国申斥道。

  冯俊飞大声辩解:“不是我要这么说的,是广大干部群众说的。你不是要我把下面的呼声反映给你,要听来自基层的直接声音吗?刚说了点不痛不痒的事,你就受不了了?”
  “你……你,小飞,你是故意要气我吗?”冯志国手指冯俊飞,“现在翅膀硬了,开始指责老子了。”
  冯俊飞很吃惊:“你说什么?”说着看了看左右。
  冯志国也意识到自己说走了嘴,叹了口气:“哎,你伯母不在。”

  虽然都心知肚明,但在冯志国真正自称“老子”时,二人还是觉出了不自在,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客厅里静了下来。
  过了好几分钟,冯志国才缓缓说道:“小飞,你专门赶回来,就是为这事?现在可是马上就要春节放假了,正是应该坚守岗位的时候,正是容不得出事的节骨眼。你做为一乡之长,怎么能随便擅离职守呢?”
  “哪是呢?”冯俊飞慌忙摇头,“今天正好有一份文件需要报到政府,我就自己送来了,问这事只是顺便。”
  知道冯俊飞所言非实,但冯志国没有继续深究,而是语重心长的说:“小飞,你到乡里将近一年,进步很大,尤其看问题的视野宽阔了许多,但还不够。还要继续潜心学习,不断积累政绩,不断增强各方面底蕴,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知道。”冯俊飞不以为然。
  “小飞,看别人要多看长处。这次双料主任能落到楚天齐身上,这是他的幸运,也是各方面机遇巧合的结果。但不可否认,他还是很有一套的,就冲这三次化解上丨访丨危机的能力,就值得你好好学习。”冯志国的话很真诚,“就是我这当了三十多年的官僚,也有需要向他学习的地方。”
  冯俊飞再次说了“知道”两字,站起了身:“大伯时间不早,你早点休息吧,我明天也要早起赶回乡里去,我回家了。”
  冯志国点点头:“小飞,路上开车慢点。”
  “嗯。”冯俊飞答应一声,走了出去。

  看着“侄儿”出了屋子,冯志国轻叹一声:“什么时候才能真正成熟,才能让人放心呀?”
  日期:2016-11-21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