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80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你是二次到开发区,但你也是那里的老人了,对那里的情况应该很清楚才对。可你连个老百姓都按不住,三番五次的到县里上丨访丨,这次还到了市里,把好端端的扶正机会给弄丢了。你不行,可人家姓楚的行,把你几年都没安抚住的老百姓,顺顺利利的给劝回了家。”男人叹了口气,“哎,你一直在县城,自以为了不起,瞧不上乡干部。可乡干部几乎个个都是处理老百姓上丨访丨的高手,光这一点你就差的很远。对不对?”

  王文祥急忙点着头:“对,对。您在乡里时,处理这些事太多了。”
  “不光是我,我是说大部分乡干部都有这个能耐。姓楚的在这方面,就比你强的多,你就得服人家。是不是?”男人说的语重心长。
  王文祥嘟囔了一句:“那还不是因为大鸭梨临时撤梯子?”
  男人被逗笑了:“你不服?你就不想想,为什么大鸭梨在姓楚的面前能撤梯子,为什么就不给你这个面子?你平时对大鸭梨那可是恭敬有加,都把人家敬上天了,可人家怎么就不卖你个人情?”
  “我……”王文祥脸色通红,只说了一个“我”字,就咽下了后面的话。
  “你别不服?咱们不说这事,再说别的。”“姓楚的刚到开发区才短短一个月,结果你就把人丢到姥姥家了。先是给人家当专职司机,让人家把你当跟班的使唤,都成了全县笑柄了,连我也觉得颜面无光。技不如人就要虚心学习,就要虑事周全,可你倒好,自命不凡,还说什么‘借力打力’,用几个小商贩替你出头。结果怎么样?你说。”
  “本来那天周云强他们在姓楚办公室正闹腾着,结果中途进来一个市政的傻*,傻*把开饭馆的一个胖娘们给弄走了,其他那些墙头草也就跟着一窝蜂散了。今天也是,周云强不光是找了那些同行,也找了几个社会的人,闯进了会议室。一开始的时候很顺利,把姓楚的逼的够呛,可中途出来一个挨*的,把周云强他们领出了会议室。她……”王文祥正找着客观理由,被对方打断了。

  “看看你自己的素质,脏话连篇的。你还说把姓楚的逼的够呛,那不过是人家装的而已。我就奇怪了,你找的都是什么人,一大堆人就让一个小丫头给忽悠走了?最后,竟然灰溜溜的滚蛋,还惹了一身臊。”男人手指着王文祥,“什么人找什么人,都没脑子。”
  王文祥还振振有词:“那小娘们确实狡猾,平时装的可仁义了,根本都没防着她,谁知道她这时候跳出来了。我听周云强打电话说,说是那个小娘们把他们领开后,就以‘财务重地,闭人免进’为由,要求对帐时只能进财务室一个人。
  就这样,对帐极其缓慢,而且又有那个‘墙头草’死老姚在屋子里,周云强他们一时也没能怎么样。正准备让社会人吓唬吓唬小娘们,结果审计的人来了。审计的人一到,直接就发现了财务上的两张**有问题,而**正是其中两个开饭馆人提供的,需要这两个人配合调查。这下谁还敢再在财务室待着,结果一下子全散了。”
  “说你没脑子,你还片片有理,你找的那两个什么狗屁*股长,不也是脑残吗?不但没把姓楚的弄臭,还让姓楚的给收拾的够呛,你还做了人家的帮凶。就你这样的人,谁以后还会跟着你?”男人的手指头都快直接点到王文祥脑门上了。

  “这我更冤枉了,还不是那个姓徐的娘们中途插一杠子?她早不来晚不来,偏偏那个节骨眼来。要是早来的话,我就不让人发难,自然也就没有后面那些事了。要是晚来的话,会已经开完,姓楚的早被弄臭,就是他想翻盘,效果也差多了。”王文祥叹了口气,“哎,最要命的还是审计的那帮家伙也正好来了,要是认真查的话,有些票可就麻烦了,不光是我,可能好多人都会受牵连。”
  男人一愕:“你什么意思?”他实际上已经听出了对方话中隐含的意思
  “我只是说的事实,事实就是这样的,我也不想结果那样啊!”王文祥双手一摊。
  男人摆了摆手:“你坐吧。”说着,还把一支香烟扔给了王文祥。

  王文祥接烟在手,点着,坐到了沙发上。
  “哎,事已至此,只能向前看了,但有些教训必须要总结,不能被一块石头多次绊倒。”男人语气缓和了好多,“你也是,有时候分不清轻重缓急,都什么时候了,大早上你的手机就关着,固定电话也没人接。我得到消息就给你打电话,打了十多遍也不通。原以为一会儿能打通,可你总是不开机,等我想直接去找你时,又发现徐副县长坐车出去了,我知道那时候也晚了。”
  王文祥吸了一口烟,说道:“事情就是这么不凑巧,我后来听审计局一个朋友说,其实徐娘们光在审计局就待了好长时间,要是那时候咱们能见上面,今天的事也就能避免了。”
  男人反问:“你是在赖我没有通知到你?”
  “不,我哪敢呢?”王文祥谄媚一笑,“我就是觉得今天这事时运不济,而且那小子太狂了。”

  “过去的已经过去了,还是想想以后怎么办吧,现在姓楚的大权在握,红的发紫,你可千万不能再惹他了。再说了,如果开发区真保住的话,那就是升格了,你也能跟着沾光。”男人显得很是无奈,“现在咱们斗不过他。”
  王文祥停顿了一下,忽然神秘的说:“不是传上面看他不上眼吗?难道是假的?”
  “不要随便猜测这些,记住:笑到最后,才是英雄。”男人顾左右而言其它,“还有你要谨记,男人好色不是毛病,但要分清轻重缓急。都什么时候了,还和女人鬼混,连手机都不开?要不是联系不上,能有这么多烂事吗?”
  “不是那么回事……”王文祥否定着。

  “行了,我还不知道你?你回吧。”男人挥了挥手,“千万记住,没事别惹他,即使有什么情况,一定要和我通话,不能再这么自以为是了。”
  “好的。”说着,王文祥站起身,走出了屋子。
  从楼里出来,王文祥回头看了看楼上的灯光,心说:别把自己说的那么正经,以为我不知道?你那娘们就在屋里呢,我俩只是前后脚而已。
  收回目光,走进沉沉夜色,王文祥奔向自己的私家车。私家车刚买了没几天,还没往单位开过呢。
  刚坐到车上,手机响了,王文祥拿出一看来电显示,不禁皱起了眉头。但还是接通了。
  一个女人的声音传了出来:“见了吗?怎么样?”

  王文祥长嘘了一口气:“还能怎么样?吃了一顿‘薰鸡’。”
  “那我的事呢?难道就让我这么待着?”女人的声音很急。
  “不待着还能怎样?”王文祥反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