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829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医生给我处理伤口。
  我这时候还在假装昏迷。
  贺兰婷问:“医生,他没事吧。”
  老医生说道:“脑子受了些震荡。”

  贺兰婷问:“那要不要送医院,做个ct,x光什么的。”
  是,最好顺道做个解剖啥的。
  老医生说道:“不用,没什么事的,处理一下,他一会就好。”
  我睁开了眼睛,对贺兰婷笑着。

  老医生说道:“你看,他醒了。”
  我对贺兰婷说道:“我还不知道,原来你那么关心我啊。”
  贺兰婷骂道:“耍我!”
  然后一拳砸在了我的**。
  我瞪大了眼睛,痛苦的捂着了,痛死老子了。
  我缩成了一团。
  老医生捂着嘴,一会儿说道:“小姑娘,你不能这么对你男朋友啊,这如果把握不好力度,很容易出事的,严重的可能造成他不举,甚至不孕不育。”

  贺兰婷说道:“那刚好了,就让他不孕不育了。”
  老医生呵呵了一声,问我道:“你没事吧。”
  我咬着牙:“没没事,一会儿就好。”
  老医生说道:“你先休息一下。”
  然后他出去了。
  我坐了起来,对贺兰婷说道:“一定要这么暴力,是吧。”
  贺兰婷说:“打死你都觉得不过分。”

  我说:“好吧,你厉害。你可以回去了,拜拜。”
  贺兰婷说道:“我还没和你把你这件事说完。”
  我说道:“有什么好说的,我的确做错了,还被人拍了,一人做事一人当,被开除我也没办法。”
  贺兰婷说:“你就这么没出息?”
  我说:“那我这么才能有出息。”
  贺兰婷说:“人家设计陷害你,你难道不会也把她们给设计了?”
  我说:“我倒是想。就是那邱红干的,但我不知道谁指使她的。”
  贺兰婷说道:“邱红是谁的人?”
  我说:“不知道,我准备抓了她来查了。”

  贺兰婷说道:“其实我不去查,我就可以猜到是谁指使她害你的。”
  贺兰婷说道:“你连这点你都猜不出来,你怎么跟人家斗!”
  我说:“我得罪的人太多了,况且,她是背后来的。我这么知道谁啊。我打算,抓了邱红来逼问,谁陷害我的。”
  贺兰婷说道:“因为你出了这事,上边不让你接了那工程,改让邱红接了那围栏工程。”
  我吃惊道:“是总监区长给她干的吗!”
  贺兰婷说:“总监区长报告上去了。上边已经同意。”
  我说道:“照这么说,可能就是总监区长陷害我的?为的就是想要把这工程拿下。”
  贺兰婷说:“是她。”
  我说:“好个总监区长,我不去惹她,她先来惹我了!”
  贺兰婷说道:“那你又能拿她怎么样呢。”
  我说道:“我能拿她怎么样?”

  贺兰婷说道:“找人打她?用黑社会的方式解决问题?有什么用。”
  我说:“那我怎么做,怎么除掉她?”
  贺兰婷说道:“等她把工程做了后,揭发这件事。”
  我问:“我来揭发?”

  贺兰婷说:“收集证据,她们到时候会报告说是重新开挖了重建,但只是加高和补漏。她们会和施工方造假,欺骗上面拿钱。你全程拍下,写报告,揭发她们就可以。”
  我说:“那我去哪儿揭发?”
  贺兰婷说:“管理局等部门,到时候我会教你怎么做。”
  我说:“你要是帮我在背后弄,那就成啊,我以为让我一个人自己去揭发,那我就是等着给他们搞死我呢。”
  贺兰婷说道:“你要用实名。”
  我说:“实名?万一到时候,总监区长收买了全部人,包括监狱长收买的,我去实名举报,那我不给她们弄死了。”
  贺兰婷说:“有我在,你怕什么。”

  我说:“你保得住我吗。”
  贺兰婷说:“我不保你,你早就不在监狱里了。”
  我问:“好吧,干就干吧。那,如果我捅上去这事,她们会怎么样。”
  贺兰婷说:“能整死多少个算多少个。”

  我问:“真的能整死总监区长?”
  贺兰婷说:“也许。”
  我说:“你不要这么不肯定,我都不敢去干。”
  贺兰婷说:“你能告诉我什么事都能保证百分百成功吗。”
  我说:“好吧。我懂怎么做了。”

  贺兰婷说:“别的人可能逃得过,但是总监区长,必须要整掉。总监区长以为有监狱长等人的保护,就能肆意妄为,等她做了这事,我让她玩完。”
  我说:“好吧,但愿我们能够成功。”
  贺兰婷转身走了出去。
  我坐在医务室里,抽了一支烟之后,奇怪了,贺兰婷出去不是去给我开医药费了吗,怎么不见人了。
  我下了病床,走出去了,那老医生跟上来,对我说我还没给医药费。

  我一边掏钱,一边看外面,哪里还有贺兰婷的影子,她的车也不在了,已经开走了。
  我问道:“那和我来的女的呢。”
  老医生说道:“她已经走了。”
  我骂道:“**!真没良心。”
  老医生说道:“这小姑娘,脾气不好,小伙子,我建议啊,分手算了。”
  我说:“是,是该分手了,回去马上甩了她。”
  老医生说道:“找对象啊,还是要找脾气好的,可以搭对着过日子的,长得漂亮啊什么的,都是虚的。”
  我说:“是是是,医生你说得对,好了谢谢你,我走了。”

  过了没到一个星期,监狱的关于加高监区围栏围墙的什么工程就开工了,但真如贺兰婷所说,她们就真的不挖了重建,而是在之前的工程基础上加固加高上漆而已。
  我拿着手表偷拍了这些场景。
  我在监狱里走动,偷拍,然后又让人帮我去各个角落去拍,包括到监区里的楼栋楼顶上,从上往下拍。
  办公室进来了一个人。
  朱丽花。
  我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继续闭目养神。
  谁让她进来的表情看上去非常的吊。

  朱丽花说道:“那工程开工了,怎么了,不是你监工的吗。”
  我说:“别取笑我好吧,本来就心情不好了这几天。”
  朱丽花说道:“你自己自作自受,让你行为不检点,终于被抓到了吧。”
  我说:“朱丽花,你有没有搞清楚,我是被人害的。你说说看,监狱里,哪来的拍摄的东西啊。还不是她们害我的。”

  朱丽花说道:“是吗?”
  朱丽花说:“那为什么别人能害到你。”
  我说道:“你别说什么因为我行为不检点,所以人家才搞死我之类的话,我告诉你朱丽花,当时的情况是,的确是那女犯自己主动的冲上来要亲我吻我,但那是她自己受人指使这么做的,我**就给推开了。”
  朱丽花说:“是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