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340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现在的社会讲究个门当户对,交朋友也是这样,官职差不多,身价对等的人们在一起,大家也就说不出什么,如果是一个职务差别明显、贫富差距较大的两个人坐在一起,就会引起人的遐想,会不由自主地想到低身份的人有什么非分之想。对于这点,韩非云深有体会。
  他一个监察室副主任,副科级职务。每次下去检查,人家拉出的后台都比他高出几级,也真让他有点别扭。本想着原监察一室的主任阎立本退休,自己三十年的媳妇熬成婆了,可没想到,阎立本那把椅子的温度还没降下来,包飞扬就空降而至。

  这他祖母不是让韩非云狗咬水泡——空欢喜一场!
  包飞扬被安排到监察一室,他只能在副主任的位置上继续熬。可包飞扬才20岁光景,比自己小了五六岁,要是按照人的正常寿命来算,先死的可能是自己。
  有了这个不愉快,韩非云和包飞扬不可能团结到一块去,这是世人皆知的事情,不足为奇。可是,上边偏偏又极其强调一定要团结,不能闹矛盾。这里的潜台词其实就是,私下里杀得刀刀见骨都没关系,表面上却要装出一团和气,否则就是破坏稳定的罪魁祸首。那样自己就成了作死、赶死,傻瓜才去干。
  领导重用,不见得下面就捧你的台。以韩非云在监察一室的资历,笼络几个人还是没问题的,包飞扬新官上任,一定急着要拉拢人,可是在环境监察这个行当,拉人要看本事,玩几次漂亮活,干几件漂亮事儿,才能让大家信服。不是红口白牙的指挥几句,大家就能乖乖地顺服的事儿。
  装个闷瓜,事事不往前站,就是对包飞扬最大的抵抗。只要包飞扬撞个头破血流,就会乖乖地求到自己脸上。那时候,自己不就……韩非云侧过头,对坐在身边的一个小伙子压低声音交代了几句,小伙子往包飞扬的方向望了一眼,点了点头……RS
  接下来,李东方用很大的篇幅,高度评价了包飞扬在天源市任上,为党和人民作出的巨大的贡献  。.

  会场上一片寂静,有些事先知道内情的人,倒没有多少惊讶。而另一拨不知底细的科级干部。则受到了极大的震撼,敢情坐在第一排位置上的小年轻,就是总队组织委员、第一监察室主任包飞扬。
  “万年同志,给大家讲几句吧?”一直沉默不语的秦新生,突然插话进来。
  既然知道了包飞扬是涂书记亲自点的将,环保厅谁不巴结三分。按照一般的规律,类似刚才那些赞美的话语,本应由秦新生出面说明,李东方只是宣布一下厅里的任命就可以了。没想到李东方不但宣布了任命,还捎带着把包飞扬的工作简历介绍了一番,难道是一向滑头的车李东方一时失误?还是他有意跟包飞扬套近乎,以示自己对包飞扬的亲近程度。不管怎样,今天李东方确实有点出了格,也就是有点越权。可是,秦新生却没有抢到这个风头,也不好拉下脸在主席台上就开始发问,怎能让他不怀恨在心。

  人家跑在了前面,自己再跟到后面说些不疼不痒的话,只会让下面的人看笑话,所以秦新生也没打算再出风头,就把话语权交给了总队长齐万年。
  “同志们,包飞扬同志年轻有为,充满活力,我们他的加入,必将对我们环保厅的工作注入新的活力。大家刚才也听到李部长刚才的溢美之词,但我要强调一点,飞扬同志的这些成绩才是冰山一角,据我说知……”齐万年活了小五十年,其他本事没有,这溜须拍马的本事还真不含糊。
  听着齐万年那肉麻的赞扬,包飞扬都不知道他那句“请包主任到台上和大家认识一下”之后,自己是不是有脸面再去台上跟大家见面。
  最具实权的监察一室主任这个肥差,在听到齐万年夸张式的介绍之后,大家还算能接受,但是李东方在宣布任命时,前面明明还带着总队党总支组织委员的头衔,这可是要以总队领导论处了,也就是说一般的总队下面五个监察室和五个稽查中队都要比这个总队组织委员矮上半截。
  “哗”尽管台下的众人已经有所准备,却还是禁不住一片大哗,有人心里暗道,“典型的火箭干部,官运可真是亨通呐!”
  会议还宣布了其他几个科室的人事变动情况,包飞扬知道,那些变动无疑是各科室、处室相互之间的平调,唯有对自己的任命,才是整个会议的**部分。
  大家有序地走出会议室,包飞扬自然也不甘落后,他怕自己走到最后落单,会被一些人上来讨酒喝。
  “包飞扬、韩非云,你俩一会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本想溜之大吉的包飞扬一回头,看见齐万年正面带桃花地盯着他。
  韩非云心里有一百二十个不愿意,可他没有一个说不去的胆儿。

  “……以后你俩要精诚团结,韩非云你是老人了,飞扬初来乍到,在业务上多帮帮飞扬。”齐万年心平气和的样子,是参加工作五年的韩非云第一次见到。
  齐万年亲自为监察一室分工,更让韩非云把包飞扬祖宗十八代都艹了个遍。他娘的,原来自己全面负责,罚多少交多少都是自己说了算,现在可好,让韩非云主管案件整理,怎能不让他七窍生烟。
  看来,任何一个单位,分工虽然是领导的事情。一般情况下领导为了平衡的关系,在分工问题上真可以说煞费苦心,会在综合考虑后让分管人员各有所得,现在倒好,齐万年直接来了个一边倒,把露脸光彩捞油水的活全给了包飞扬,他韩非云就一个出力不讨好的整理案件。也太欺负人了吧,自己这几年也没得罪过齐老虎,他凭什么给自己小鞋穿,不仅没有提拔,还连主管稽查队的权利也给收了去  。心里这股恶气实在难咽。

  看韩非云现在,真应了某位官场哲人说过的话“分工其实就是分赃”,动了谁的权益都不行。
  两个人从齐万年的办公室出来,韩非云的身子有点颤抖,黑着脸就钻进了总队长办公室对面的案件分理处。包飞扬想追上去给这位搭档解释,韩非云愣是没给他机会。望着韩副主任的背影,包飞扬知道今天这兄弟受打击太大,已经开始跟自己甩脸,不用说,梁子已经结下,能不能解开就看自己的造化了。不过现在包飞扬也确实没什么好招,只能是走一步说一步了。
  *********************************************************
  西北省环保厅环境监察总队第一监察室主任室,包飞扬正沉浸在书海中。说实在的,对于他这个陶瓷专业的学生来说,业务上和环境监察确实有点风马牛不相及。要说包飞扬对于环境监察是个门外汉,也确实有点言过其实,不说陶瓷专业对环境带来的污染,单说煤矿粉尘,也是环境监察的一项重头戏。
  但是,煤矿、陶瓷企业带来的污染都属于现场环境监理范畴,而现在从事专业的环境监察,所涉猎的范围就大了去了。这不但涉及西北省地市的排污费征收方面的一系列问题,还包括污染源的监督检查、排污口的规范整治、以及污染事故、纠纷和信访的调查处理工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