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336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市长,自从高峻岭垮台后,市里应该没有谁能够有这个实力吧?以他们的资历和能力,即使再对市长的位子感兴趣,也顶多是流流口水而已。”商山峦有些不屑的说道。
  钟严明淡淡地笑了一下,的确,就天源市范围来说,有实力有能力挑战他的对手还没有出现。更何况他现在和市委书记成平原的关系也异常融洽,市里即使有不知天高地厚的政治对手站出来,成平原也会和他站在一起把对手的苗头掐灭。
  可是钟严明担心的不是天源市,而是省里。自己能坐到天源市市长这个位置上,主要是靠原省长洪必成的赏识和提拔,现在洪必成调到江南省任省长去了,在省里一些人看来,自己的靠山没有了,屁股底下这个天源市市长的位置就成了香饽饽,总想抢过去自家坐上。据钟严明所知,省里某厅就有一位实力非常强大的对手正在大肆活动,想到天源市来担任市长,而且据说还得到了省里某位强力领导的支持。虽然钟严明对于自己还是很自信的,也知道到了这一级地方政府的主官不是说换就换的,但是省里高层领导变动那么大,谁敢担保没有一个意外?倘若他真的被省里那位实力强大的对手挤掉,天源市政府一把手易人,那么跟着自己这帮嫡系必将受到清洗。包飞扬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科级干部,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包飞扬是他钟严明的嫡系,自己倘若被挤走,包飞扬即使只是一个正科级干部,也一定会受到打压。包飞扬本来是一个很有潜力的苗子,又有巨大的年龄优势,将来的发展前途不可限量,钟严明可不想因为自己的私心而让包飞扬本可以很顺畅的仕途发生什么意外挫折。

  “老商,盯着市长位置的,可不仅仅是咱们天源市的人啊!”钟严明说道。
  “市长,您的意思是说省里也有人……”商山峦反应并不慢,立刻明白钟严明的意思。
  钟严明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说道:“老商,飞扬既然想去环保厅,就让他去吧。不过也不能这么随便就放他走,你对孟德海说,让他告诉包飞扬,只要包飞扬有办法解决旧河煤矿的瓦斯问题,就同意他到省环保厅去。”
  听钟严明这么说,商山峦不由得苦笑起来,望着钟严明道:“市长,您到底是同意包飞扬走,还是不同意包飞扬走啊?旧河煤矿的瓦斯,可是世界性难题啊!”
  “呵呵,”钟严明笑了起来,说道:“包飞扬不是福将嘛?有他出马无往不利,我不过是想再次验证一下这个定律而已。”
  “那如果包飞扬解决不了旧河煤矿的瓦斯问题呢?”商山峦小心翼翼地问道。
  “那他既别想到环保厅去,也别想留在矿务局,乖乖地调到我身边当秘书吧!”钟严明说道。
  “市长,敢情您说了半天,把包飞扬调到您身边当秘书才是你真正的算盘啊!”
  “废什么话!”钟严明笑骂了商山峦一句,“你马上打电话给孟德海,让他照着我刚才的意思做!”RS

  “为什么非要解决旧河煤矿的瓦斯问题?”包飞扬不解地问孟德海道,“咱们旧河煤矿和方夏陶瓷化工合资建设的方夏高岭土公司一年带来的利润,甚至比咱们整个矿务局的利润还要高几倍啊!”
  “方夏高岭土是方夏高岭土,旧河煤矿是旧河煤矿。”孟德海板着脸摆了摆手,不讲理地说道:“咱们矿务局煤炭可是主业,高岭土项目赚钱再多,也不能代替主业。我当初可是力排众议,把你放到旧河煤矿矿长的位置上,经过这么长时间,旧河煤矿的采煤量反而比你当矿长前下降了百分之八十,像话吗?”
  “局长,那还不是因为旧河煤矿那个世界性难题吸附性瓦斯的存在吗?如果还像以前那样开采,一定存在大量的安全隐患,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来个瓦斯大爆炸。”包飞扬说道,“现在开采量虽然下降了百分之八十,但是避免了安全隐患,再加上高岭土项目的投产,可以预见旧河煤矿全年的总利润可以轻松超越咱们天源矿务局其他四大煤矿的总和数倍啊!”
  “我现在跟你谈的是主业,你干什么非要跟我扯到副业上面?”孟德海敲了敲桌子,“正是因为你们旧河煤矿那个世界性难题吸附性瓦斯的存在,我才让你解决了这个问题再走啊?否则的话,岂不是证明我任命你当旧河煤矿矿长是个错误的决定?”

  “局长,我……”包飞扬还欲辩解。
  “好了好了,总之呢,一句话,”孟德海打断包飞扬的话说道:“要想调走的话,你必须把这个吸附性瓦斯的难题给解决掉。解决不好,你就一辈子窝在旧河煤矿当矿长吧!”
  离开了孟德海办公室,包飞扬不禁偷笑了起来。没有想到商山峦和孟德海这么阴险,竟然会拿吸附性瓦斯这个世界性难题为由来阻止他离开天源。幸亏他早有准备,不然肯定是被孟德海这个要求给难倒了,要不就乖乖留在旧河煤矿当矿长,要不就按照商山峦说的,调到市政府担任钟严明的秘书。
  当然,包飞扬这边也可以通过苏青梅让环保厅出面和天源市政府协调,或者直接把调令发过来,只是如此一来,难免会和钟严明、商山峦和孟德海闹得不愉快,这十个月来建立起来的亲密关系虽然说不至于烟消云散,但是也会产生较大隔阂,以后再也不能先现在这样亲密无间。
  现在呢,孟德海虽然提出了让他解决了世界性难题旧河煤矿吸附性瓦斯再走,想利用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来阻止包飞扬调到省环保厅,但是这对包飞扬来说,反而是一条不伤和气离开天源市的捷径。
  关于旧河煤矿吸附性瓦斯的问题,包飞扬一刻也没有停止过寻找解决的办法。因为包飞扬知道,煤炭行业虽然这几年不景气,几年后将会迎来一个黄金发展时期,到时候煤炭就会成为真正的黑金,带过来无尽的财富。原来被人看不起的煤黑子也会变成令人羡慕的煤老板。虽然包飞扬很厌恶二零零零年后那些到处挥舞着支票本买黄金买豪车买豪宅煤老板们哪一副暴发户的可恶嘴脸,但是他又不得不承认,也正是这些人敏锐地发现了煤炭行业蕴藏的巨大潜力,从而抢占了先机,在煤炭行业黄金时代到来后才会大发一笔横财。既然那些煤老板都可以做到这一点,包飞扬这个拥有重生记忆的人又怎么可能放弃这样绝佳的机会呢?尤其他现在还是一家拥有几十亿吨煤炭储量的煤矿矿长。在后世,煤炭储量最高的时候一吨甚至可以卖到两百元以上,现在看着一钱不值的旧河煤矿将来的价值将会达到上千亿元也不稀罕。

  正因为对煤炭发展趋势的了解,包飞扬才一直没有放松对旧河煤矿吸附性瓦斯的治理办法的寻找,国内几所知名矿业大学和几家煤炭研究所的教授专家更是旧河煤矿的常客,在包飞扬的高额研究费的诱惑下把旧河煤矿作为一个试点,研究吸附性瓦斯的处理办法  。同时包飞扬还订阅了国际科技期刊,时刻追踪着国际煤炭行业瓦斯治理的最新发现。
  大约在两个月之前,包飞扬在国际能源杂志上发现一片岛国专家写的文章,题目是《论甲烷水合物在煤层中生成的机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